對話大陸學者唐永紅:美台若簽訂FTA 大陸必強烈反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生效與實施十年大限將至,有關討論和爭議也此起彼伏。不少台灣學者雖然承認ECFA有利於台灣產業經濟發展,但仍在竭力呼籲台灣應爭取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FTA)。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唐永紅在接受《多維新聞》採訪時表示,美國目前與中國大陸保持着外交關係,也應該遵守中美建交時的承諾,但不排除美台鋌而走險簽訂FTA的可能性。但這一定會遭到中國大陸的強烈反制,美國及台灣將可能付出遠超過從美台FTA中所能獲得的收益的巨大代價。

多維:台灣雖然在2002年加入了世貿組織WTO,但是因為「地位特殊」,許多國家礙於中國的反應,而不願和台灣簽署FTA。有台灣學者認為,ECFA之外,台灣應該努力推動美台FTA,因為美國是唯一有可能不管大陸態度就跟台灣簽署的國家。美台簽署FTA,這可能嗎?

唐永紅:公權力層面的合作協議是建立在相互承認公權力(建立外交關係)的基礎上的。美國目前與中國大陸保持着外交關係,也應該遵守中美建交時的承諾,不得與台灣地區發展任何公權力層面的關係。建交以來,美國事實上也是如此行事的。當前美國對華政策雖然發生一些變化,但由於現實的中美關係利益遠遠超過與台灣建交所能獲得的利益,所以美國依然會維持與中國大陸的外交關係,並遵守建交承諾的。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唐永紅。(資料圖片)

多維:但會不會出現意外情況?雖然理性來講,如您所說,中美建交時也有承諾,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並不高,但鑑於台灣一方在竭力推動,美國又迫於選舉以及疫情的壓力,再加上特朗普本人的因素,會不會在各種因素的作用下最終促成美台FTA?如果這種意外發生,大陸會考慮和美國斷交嗎?在您看來最糟糕的局面會是什麼?

唐永紅:面對中國大陸的不斷崛起並有超越美國之勢,日益焦慮的美國近年來調整其對華戰略與政策,並利用各種機會與條件不斷強化對中國大陸的遏制,包括打「台灣牌」。與此同時,以民進黨為代表的綠營政治勢力及其執政當局,一直在尋求與創造美國願意支持台灣獨立的機會與條件,包括離間中美關係。在這種背景下,美台相互勾連、相互利用,比中美建交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有需求,也更加強勁。

因此,不排除美台鋌而走險簽訂FTA的可能性。但這一定會遭到中國大陸的強烈反制,美國及台灣將可能付出遠超過從美台FTA中所能獲得的收益的巨大代價。美國的代價可能不只會失去中美貿易協議的收益,台灣的代價可能不只失去兩岸經貿活動收益。鑑於代價過大,美台鋌而走險簽訂FTA的可能性很小。

多維:圍繞ECFA的存續還是終止,連日來兩岸有不少討論。您一直主張大陸應該終止該協議,是基於怎樣的考量?

唐永紅:國際上任何經貿合作協議都是建立在必要的政治共識與雙邊關係的正常發展的基礎之上的。「九二共識」或其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核心意涵,一開始就是兩岸公權力協商談判、簽訂23項協議包括ECFA的政治基礎和前提條件。一旦不承認「九二共識」或其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核心意涵,所有這些協議包括ECFA在政治與法理意義上當然也就失效了。

如果台灣方面不認同「九二共識」,大搞「台獨」分裂活動,ECFA還繼續運作,不僅會造成「政經分離」,台灣社會將更加沒有人認同「九二共識」了,將會有更多的人堅持「一中一台」的立場並拒絕統一,不利於反獨促統;而且,客觀上還造成兩岸合作甚至大陸讓利支持台灣經濟發展,而「台獨」勢力及民進黨當局則利用經濟發展的成果有機會繼續執政,並有實力大搞「台獨」分裂活動,包括有錢買武器抗拒統一,並且很可能會對大陸及大陸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帶來更大的威脅。

疫情對台灣經濟也造成了巨大沖擊。(多維新聞)

多維: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曾就此回應說,希望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這可能嗎?

唐永紅:ECFA當然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在兩岸關係問題上,怎麼可能「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當然,民間層面的交流合作,任何時候都宜鼓勵發展,以增強兩岸聯繫。但公權力層面的制度化合作交流,「政經」不宜分離。在沒有政治共識、政治基礎和政治前提條件下繼續運作ECFA,正是主張「政經分離」的台灣民進黨當局及許多台灣民眾所希望的,就會陷入到台灣當局的「一邊一國」或「一中一台」的政治框架之中,事實上也就把兩岸公權力層面的交流合作建立在「一邊一國」或「一中一台」的政治基礎之上了。

對大陸來說,要明確的是發展兩岸關係的目的是什麼,需要什麼樣的兩岸關係及其發展,以及該如何發展兩岸關係才能達成目的。顯然,絕不能只是為了和平發展而發展兩岸關係,更絕不能在「一邊一國」或「一中一台」的政治框架下去發展兩岸關係。否則,大陸大可接受台灣方面的「一邊一國」或「一中一台」的定位與「台獨」分裂主張。若那樣,兩岸關係雖然必將史無前例地和平發展,但那是在兩岸是兩個不同國家的定位基礎之上的和平發展。在這樣的和平發展過程中,台灣民眾關於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國家認同,在島內以民進黨為代表的綠營政治勢力的運作下,必將更加疏離。而這樣的和平發展不僅難為和平統一創造條件,而且更可能的是設置障礙。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資料圖片)

多維:但這會不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畢竟,ECFA整體上對兩岸經貿合作進而對兩岸民生經濟都有一定的好處,一旦終止了,勢必會對雙方都造成衝擊。

唐永紅:終止ECFA運行的確會對兩岸部分行業的利益及民眾的福祉產生一定的衝擊,但大陸是一個發展中的大型經濟體,當前兩岸經貿關係對大陸經濟發展的影響相當有限,而作為淺碟型的小型經濟體的台灣的民生經濟發展較之於大型經濟體的大陸更依賴於全球化運作,在當前大陸已經成為全球化的一個主要中心的時代,台灣經濟發展更依賴於兩岸經貿關係發展。而且,ECFA早期收穫清單的安排讓台灣方面受益更多,這種安排主要是在當年馬英九時期台灣當局認同「九二共識」基礎上依據「兄弟讓利說」的結果。在此背景下,ECFA一旦停止運作,對大陸方面的負面影響將相當有限,但對台灣的負面衝擊就會比較明顯。這種衝擊不僅將來源於早期收穫清單失效的直接影響方面,更將主要來源於台灣當局不能處理好兩岸關係而衝擊到台灣發展環境的間接影響方面。

多維:直接和間接影響具體是什麼?據台灣經濟部官員的說法,若該協議終止,影響台灣外貿金額將低於5%。也有觀點認為,終止ECFA運作會加速兩岸經濟脱鈎。

唐永紅:台灣經濟事務主管當局明顯低估了(甚至故意低估了)ECFA終止運作對台灣經濟發展的影響。終止ECFA運行對台灣民生經濟的直接影響在於,一方面台灣目前正在享受零關税的539項出口產品在大陸市場的價格競爭力將因大陸恢復WTO下的正常關税水平而會受到衝擊;另一方面,台灣從大陸零關税進口的267項產品將因台灣方面恢復WTO下的正常關税水平在台灣的銷售價格可能會有所提升。結果,這些產品的需求者的利益,包括需求這些產品的消費者的福利及需求這些產品的生產者的利潤,會有所損失。也就是說,不僅早期收穫清單中的行業企業以及在這些行業企業中就業的台灣民眾的利益會受到衝擊,而且更這些行業企業有着上下游關係的行業企業也會連帶受到衝擊。此外,早期收穫清單涉及的台灣服務貿易項目在進入大陸市場方面也會受到一定的負面衝擊。

而終止ECFA運行對台灣民生經濟的間接影響將遠比直接衝擊大得多。停止ECFA運作對台灣的發展環境,包括出口環境和投資環境,都會產生負面的衝擊。島內外的投資人會注意到,一方面台灣生產的產品在其主要市場(大陸)會面臨比較高的關税壁壘,另一方面兩岸關係在進一步惡化,台灣經濟體也更難於與其他經濟體簽訂FTA之類的經貿合作協議,在台灣的有賴於全球化運作的生產經營企業將因台灣更加邊緣化而更加難以有效地全球化運作。這會導致在台灣島內投資、生產經營的意願的進一步下降,從而更加不利於台灣島內產業經濟進而民生經濟的發展。

2019年10月31日,美國眾議院通過《台北法案》,大陸方面表示譴責。圖為蔡英文接見布魯金斯研究院台灣講座卜睿哲(Richard Bush)(左)表達感謝。(中央社)

此外,終止ECFA運作雖然不利於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但因台灣發展環境(包括出口環境與投資環境)的惡化反而會迫使島內出口生產企業的出走,包括西進大陸;迫使島內資本、人才的外移,包括赴大陸投資與發展;而在中國大陸維持經濟全球化中心的背景下,有賴於全球化運作的台灣經濟根本上無法脱鈎大陸,除非大陸經濟衰落,退出全球化中心(但這在可以預期的未來20年左右將是小概率事件),或者台灣當局寧願台灣經濟窒息也要在政策層面完全切斷兩岸經濟聯繫(但過去的經驗表明,即便台灣當局實行如此的隔離政策,也無法阻擋反而迫使島內台企前進大陸尋求發展,只是增加了它們流動成本而已)。

多維:兩岸經濟體同為WTO成員,從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角度來看,會如何影響該協議的存續問題?另外,如果終止ECFA運作,需要兩岸協商談判嗎?

唐永紅:ECFA及其早期收穫清單被WTO認定為邁向全面自由貿易的過渡性安排。根據WTO的有關規定,通常有10年期限的原則性慣例,其中包括10年內須完成90%以上的貨物實現零關税進出口。現在ECFA生效即將10年,也應該按照WTO規範要求對ECFA的何去何從進行檢討。事實上,ECFA所推進的貿易自由化90%目標顯然未達成。ECFA因此也需要考慮何去何從。事實上,ECFA的存廢問題與WTO的慣例規範要求關係不大,主要取決於中國大陸的考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