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海追殺留美異見人士 檔案史料揭國民黨情報系統如何勾結黑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84年10月,一名美國公民在美國加州大理市(Daly City)遭台灣竹聯幫槍擊的暗殺事件—「江南案」,嚴重衝擊了台美間的外交關係,經過台灣、美國、香港等地輿論的嚴厲抨擊下,台灣國際形象遭到重創,顯示在戒嚴時期國民黨政府如何聯合黑道,不惜跨海追殺當局眼中的「背黨叛國」者。當地時間2月20日下午,台灣「國史館」舉辦《江南案史料彙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屏東縣、花蓮縣)、《蔡寬裕先生訪談錄》新書發表會,揭露戰後台灣自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政府控制的國家機器如何侵害人權、影響民眾的人生際遇。

2021年2月20日,台「國史館」舉行《江南案史料彙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屏東縣、花蓮縣)、《蔡寬裕先生訪談錄》等新書發表會。「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表示,過去公布許多政治檔案、舉辦研討會、書寫相關論文,就是期望能把歷史真相一步步釐清。(許陳品/多維新聞)

整理編纂史料 釐清歷史真相

台灣國史館館長陳儀深指出,隨着檔案的徵集與陸續公布,才能向社會呈現相關重大敏感政治案件的史料彙編。如果能夠平心閲讀這些已經公開的檔案資料,1980年代政治敏感案件的輪廓也就會更清晰,除了仰賴政府機關、學界推動,以及政治受難者團體要求平反的運動才有此成績,也書寫了近年台灣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他強調,這些都使得「過去作為政治禁忌的『台獨』運動,如今已經是可以公開討論的話題,成為社會追求的目標」。過去「國史館」公布的政治檔案、舉辦學術研討會、書寫相關論文,就是期望能把歷史真相一步步釐清,也並非基於意識型態去認知這些歷史事件。

2021年2月20日,台「國史館」舉行《江南案史料彙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屏東縣、花蓮縣)、《蔡寬裕先生訪談錄》等新書發表會。台「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政治大學文學院院長薛化元表示,未來也會進行檔案的數字化,創建全文檢索對照系統,對研究二二八事件將會有不小的助益。(許陳品/多維新聞)

台灣「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政治大學文學院院長薛化元稱,過去以來,「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與「國史館」有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產出了為數可觀的《二二八事件史料彙編》系列叢書。然而如今基金會阮囊羞澀,期待台灣政府相關部會未來能有更多經費支援,後續的工作,可能不只有檔案出版,也會進行檔案的數字化,創建全文檢索對照系統,相信對二二八事件的研究進展會相當有幫助。

台「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表示,從2020年至今,「國家人權博物館」與「國史館」進行了三波史料彙編工作,體現了1979年美麗島事件後三個重要的歷史事件:林義雄宅血案(1980年)、陳文成案(1981年)、江南案(1984年)。陳俊宏指出,在2020年「國史館」舉辦的學術研討會,就已經包括江南案的相關檔案爬梳,藉此理解國民黨政府威權統治時期「國家暴力」運作的形式,特別是該案後蔣經國數次對外宣示「絕不會有蔣家的人來繼承我」,對台灣後來的民主化有非常深遠的關鍵影響。此外,「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園區目前尚存「汪希苓特區」,與江南案高度相關,代表了國家統治機器的荒謬性。

二二八事件後的台灣屏東與花蓮

台「國史館」纂修歐素瑛介紹,過去「國史館」已出版二二八事件相關的縣市檔案史料,包括台中縣(今屬台中市)、台北縣(今新北市)、台東縣、彰化市,此次出版的史料彙編第28、29冊(屏東縣、花蓮縣),內容選自台「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典藏檔案,並有向來備受矚目的屏東市參議會副議長、時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屏東分會副主委蔡秋木被指為「暴動主謀首犯」,在被憲兵捕獲的兩天後隨即遭到槍決;時任花蓮縣參議員、制憲國民大會代表的張七郎,與其長子張宗仁、三子張果仁因「與共黨有關,煽動高山族暴動」的罪名被捕,隔天就陳屍郊外公墓,當局稱「父子三人因拒捕被追擊斃」。以此窺見二二八事件在台灣南部、東部的面貌。

江南案:黨國情報系統與黑幫勾結

台「國史館」協修吳俊瑩說明,《戰後台灣政治檔案:江南案史料彙編》先以台「國安局」檔案呈現,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1932—1984年)與台灣情報部門長期以來的互動。像是在台「國安」駐外單位的眼中,劉宜良是一位抨擊國民黨政府、詆譭時任台灣總統的蔣經國(1975年出版《蔣經國傳》),與中共統戰系統接近、獲邀前往中國大陸訪問的負面人物。由於擔心劉宜良成為中共宣傳對台統戰工作成功的典型,台「國安局」駐美特派員甚至還曾建議:

在不妨我尊嚴情況下,擬多線運用關係,設法爭取劉逆(劉宜良)歸正。

然而劉宜良並未停筆,繼續在左派報章抨擊國民黨政府,使得1978年後「國安局」逐漸對爭取劉失去興趣,最終導致台國防部情報局(今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局長汪希苓吸收竹聯幫幫主陳啟禮,副局長鬍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居中協助、聯絡,指使竹聯幫成員專程赴美,於1984年10月15日槍殺劉宜良

1984年10月23日,蔣經國致電宋美齡首次提及劉宜良被刺,蔣經國稱:「劉近自雲南返美,準備寫作龍雲傳之際,忽遇刺,聞且有意排除財殺、情殺成份,此顯係共匪嫁禍伎倆,與陳文成案同一手法」,當外界將矛頭指向國民黨時,蔣經國堅稱真相「終必大白」,江南案是中共炮製、想要嫁禍給國民黨政府。但到了翌年1月13日,蔣發電給宋美齡時卻改稱:「汪希苓亦被株連,實令人駭異痛心……兒用人不當,致有此變故發生,實深內疚。」

吳俊瑩表示,該案發生之後,除了情報局遭蔣經國下令改組、職權範圍被限縮,與台灣情報系統貼近的蔣經國二子蔣孝武,亦被美、台媒體指為幕後黑手,讓蔣經國於1985年多次向外宣示,未來台灣不再由蔣家統治,終結了蔣家人政治接班的可能性。不過,吳俊瑩也強調,迄今該案最高層級只能追溯至汪希苓,與劉宜良相關的「三義專案」,以及台「國安局」主導「一清專案」(以打擊竹聯幫為主的掃黑行動)之行政作業文書,目前均未得見,也是本案失落的關鍵性環節,尚有待日後檔案出土才得以釐清。

泰源事件親歷者 活着說出真相

至於親歷1970年「泰源事件」的蔡寬裕,由陳儀深執筆寫成的《活着說出真相—蔡寬裕先生訪談錄》,記錄蔡寬裕於1950、1960年代兩度因政治異議入獄,坐監長達13年,實際參與謀劃「泰源事件」,成為「活着說出真相」的見證人。解嚴後,蔡寬裕積極推動政治受難者平反運動,又為台灣「轉型正義」立法努力奔走。該書不僅記述戒嚴時期台灣政治受難者的斑斑血淚,也訴說台灣推動「轉型正義」的歷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