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取消」風波背後 美朝談判大方向從未改變

撰文:吳迪 唐宇廉
出版:更新:

「基於你們在最近的聲明中展示了極大的憤怒和露骨的敵意,我認為現時不適合會晤。」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四(24日)致函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通知對方取消原定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的美朝峰會。此舉除了符合特朗普一貫「漫天開價」談判技巧的同時,也反應美朝峰會舉行的不易。

朝鮮第一副外相金桂冠數小時後在《朝中社》發表授權講話,在對美國的做法感到遺憾的同時,直言特朗普所謂朝鮮「極大憤怒和露骨的敵意」之表態,不過是朝鮮對美國逼迫朝鮮單方面棄核的正常反彈,並表示雖然美國取消峰會的做法讓朝鮮再次沉思自己一直以來所做的努力是否值得,但是朝鮮會繼續推動半島和平及世界安全,期待「特朗普方式」能同時化解雙方擔憂,「願意隨時以任何方式坐在一起解決問題」。

一對宿敵踏上對話之路時,出現波折在所難免。不過,從華府和平壤的表態可見,雙方其實從未把對話大門關上。峰會被美國單方取消後,特朗普第二天(25日)突然改變口風,在Twitter上表示:「收到來自朝鮮親切且具建設性的回應,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我們將會見到事情接下來的發展。」數小時後又指,正就重啓峰會與平壤作建設性磋商,「如果成事,峰會很可能按原定安排,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如有需要,峰會可能延長。」

特朗普在接回被朝鮮釋放的三位韓裔美籍人質,朝鮮炸毀豐西里核試驗基地之後,宣布取消美朝峰會,外界對此有觀點認為是特朗普「白賺一筆」(路透社)

既囂張、又有禮

《香港01》在特朗普宣布取消峰會數小時後,便刊發「特金會暫擱 金正恩再訪華? 習近平在朝鮮『5月質變』中的角色」一文,評論到「鑑於特朗普取得成績的急迫意願,以及朝鮮希望盡快搞掂政治問題,隨後發展經濟,兩國的談判不會就此『泡湯』;美朝之間的博弈也不會就此停止,雙方都試圖在談判前博取最大的籌碼」。如今特朗普回撥自己的立場,再令人確信這只是他爭取更多籌碼的伎倆。

5月24日發出、由特朗普署名的親筆信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極大憤怒」、「露骨的敵意」、「我們(美國)的核能力極具規模和強大」等煽情和威嚇性字眼,這些充滿挑釁意味的詞句符合外界對特朗普個人風格的認知。

然而與「特式」風格不同的是,相比之前貶稱金正恩為「小火箭人」,信件行文卻充滿禮節,出現「閣下」、「親愛的委員長」等正規字眼,這除了某程度上說明信件未必是特朗普一個人執筆,因此才會同時出現既囂張、又有禮的內容;同時也顯示美方不想令雙方關係鬧得太僵。

朝鮮方面金桂冠的授權發言,既展現金正恩在面臨特朗普「漫天要價」時的沉穩,也繼續釋放善意,為美朝峰會的順利舉行留有餘地。文中「特朗普方式」一詞也頗為有趣,顯示出朝鮮明白美國國內的勢力拉扯,在善意措辭背後,或有暗示特朗普「你最好證明你自己能夠做主」的意思。

5月26日(上周六),朝韓於板門店再次舉行首腦峰會,此次在朝鮮一側統一閣進行。外界普遍認為這次峰會是臨時召開,顯示兩國反應迅速的對接渠道(路透社)

另一邊廂,朝韓兩國領導人上周六(26日)突舉行第二次板門店峰會,且由朝鮮主動邀請,在朝方一側舉行。雙方皆表明希望美朝峰會順利舉行。不難看出,美朝兩國其實都沒有把路堵死,峰會即使出現風波,但也僅是風波而已,舉行的條件和意願從未改變。

儘管如此,新加坡峰會出現「取消」風波,一方面固然是因為美朝恩怨已久,難免出現分歧,另一方面更是特朗普和金正恩的談判技巧。而值得注意的是,平壤在5月期間一改從年初開始頻頻施展「微笑外交」的態度,變得頗為強硬,面對美國的尖銳表態,往往迅速回應。

5月初,朝鮮向外高調表示,自己願意舉行美朝峰會,是基於希望解決半島無核化的真誠意願,與特朗普所謂「最大壓力政策」奏效無關;15日,韓國統一部公布,將應朝鮮要求,於16日與朝鮮在板門店舉行朝韓高級別會談。然而到了第二天清晨,朝鮮卻突然以美韓軍演違反《宣言》為由,單方面取消當日的會談;之後當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和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等人發表對朝強硬的表態時,朝鮮也不再如過去數月那樣視而不見,而是有副外相崔英姬等人迅速以「若美國繼續肆意妄為,不排除以核相見」等詞句回話,態勢上毫不認輸。

上周的「特金會取消」風波,與美國副總統彭斯及國安顧問博爾頓(右)等人的強硬對朝言論相關(路透社)

收起「微笑」 轉趨強硬

從今年前4個月的溫和,到5月以來的強硬,到底發生了什麼讓金正恩有了這樣的轉變?5月7日金正恩急赴大連與習近平再度會晤,那次完全不符合常規的訪問,是明顯的轉折點。

金正恩3月底首度訪華並會晤習近平,接着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於4月中旬回訪朝鮮,之後朝韓「文金會」舉行,這都是常規安排。不過後來事情走向耐人尋味:朝韓峰會4月底舉行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5月2日至3日「急急腳」訪問平壤,金正恩則在緊接4天後前來大連會晤習近平,與上次訪華相隔只有44天。一般相信,中國可能對朝韓峰會的部分成果有所顧忌,故而派遣王毅前往詢問,金正恩後來尚嫌解釋不足,決定再度來華會晤習近平。

中國的顧忌可能源於兩方面:其一,朝鮮在美國沒有提出要求下,直接在「文金會」前表示,不會以駐韓美軍撤走為無核化談判前提。須知道,美軍派駐韓國根本不符合朝鮮乃至中國利益;其二,朝韓在《板門店宣言》中確認,「積極推動朝韓美三方會談或朝韓美中四方會談」。這句話被外界不少輿論理解為中國可能被排除在外,不利中國維持在區內的影響力。

金正恩急急奔赴大連,也是為了向習近平做出解釋,表示誠意。與此同時,習近平也許提點了金正恩,就如何更好地在滿足中朝共同利益的情況下推進半島無核化,並向金正恩提供了如何與美國談判的建議。

當時具體發生了什麼事,無人能知曉,但金正恩在二度訪華後態度出現轉變的確是事實,這亦是特朗普稱呼習近平為「世界級撲克玩家」的原因。

金正恩急急奔赴大連,也是為了向習近平做出解釋,表示誠意。
與此同時,習近平也許提點了金正恩,就如何更好地在滿足中朝共同利益的情況下推進半島無核化,並向金正恩提供了如何與美國談判的建議。

長期敵對 美朝欠互信 

對特朗普及其鷹派幕僚而言,朝鮮半島問題最好的解決方式,自然是「畢其功於一役」,最好自己還能夠少做一些付出,以「利比亞模式」一下子把朝核解決。問題是,「利比亞模式」的結果,是前領袖卡達菲(Muammar al-Gaddafi)死於非命、國家陷入戰亂、恐怖主義肆虐,這樣的下場是任何一個有理智的、對自己國家負責的領導人皆無法接受的。

此次特朗普揚言「取消」峰會,也是因為彭斯副總統揚言「利比亞模式」,惹來朝鮮的憤怒回應。照最近這樣的表態來看,金正恩或許還比特朗普更有解決半島核問題的誠意。

應該說,「特金會」雖然是最大的亮點,卻也不過只是半島問題解決過程中的一個階段而已。縱然當下美朝分歧猶在,但為了「特金會」,更為了半島無核化及長久和平,雙方都需要做出一定妥協,增加互信。

《金融時報》5月26日刊文表示,從這輪朝鮮炸毀核試驗基地、特朗普取消峰會、朝鮮溫和回應的風波來看,金正恩反而比特朗普展現出更多成熟感(視覺中國)

誠然,短期內增強互信確實比較困難,自韓戰以來,美朝兩國敵視接近70年,如果覺得歷史性的「特金會」能在毫無荊棘、沒有拉鋸的情況下順利舉行,無疑是過分樂觀。但兩國領袖並非沒有會晤的動機:對特朗普來說,解決朝核問題是外交一大功績,有利年底中期選舉以至2020年大選,他有盡快取得成績的急迫意願;對金正恩來說,與美國首腦坐而論道,是解決朝美多年糾葛、為朝鮮爭取正常國家的國際認可及發展經濟的機會之必經階段;而與往日不同,金正恩已經藉着核打擊能力這張「入門票」,贏來了與特朗普當面談判的資格。

「取消峰會」做法 貫徹特朗普作風

事實上,特朗普「取消」今次峰會的做法,與他早前處理中美貿易糾紛的方式如出一轍──獅子開大口、爭取更多優勢。不過,正如中美貿易分歧仍在,硝煙卻已暫熄一樣,人們應當看到美朝希望談判、問題急需解決的大趨勢。「特金會」當會順利在6月12日舉行,即便再次生變,也僅是暫時擱置。

與此同時,縱然兩國分歧巨大,兩國領導人也應當少弄一些這類的波折,休要因為自己的面子和政治考量,在談判時玩得「過火」,以致失去這次難得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