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專欄】盤點3種辦公室負能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辦公室有是非精、有惡霸、有毒瘤,但這些人的討厭指數不及「負能量散播者」。在辦公室,怎罪大惡極也有人同情,也有第二次機會,但負能量是例外。在辦公室散播負能量是死罪,一被認定為帶菌者,這些人即被孤立,因為負能量被視為極容易傳播的病毒。很多打工族眼中,負能量散播者衰過賊。

負能量殺傷力的確大,有些人終日抱怨,事無大小都在投訴,公司不好,隔籬部門縮骨,最初這些投訴得到些少共鳴,久而久之,所有同事敬而遠之。負能量散播者對任何事情,先看到壞的地方,先下手為強,把事情定性為壞事,其他人自然受影響,因為批評不完全是錯。事情不只一面,負能量散播者確保我們先看到壞的一面,並把這面放大,掩蓋其他面。

有些人在辦公室終日抱怨,事無大小都在投訴。(iStock)

抱怨是極壞的辦公室氣氛,但起碼有點聲音,比抱怨殺傷力更大的是冷淡。有些人只會冷嘲,熱諷欠奉,因為熱不起來,最嚴重是冷至無聲。這是一種經過考慮的消極,當事人的態度是,這件事我們細心想過,沒希望的,但受人錢財,我們會照做,雖然死路一條。當公司淪為一部冷淡機器,真的死路一條。負能量以不同方式打擊軍心,由一小撮人傳染出去,感染者最初或會奮力抵抗,但負能量逐漸戰勝正能量,畢竟公司事情的進度不會一帆風順,跌低時,負能量散播者飛撲出來贈興,或更壞的是,無言地射出最冷淡的眼神——我都話咗啦!

負能量的確具傳染能力,孤立不是辦法,管理層不能坐着不動,處理方法是先了解負能量的根源。負能量散播者各式各樣,我想討論其中三種,第一種無得救,第二和第三種有得救,並且需要救。

遇到困難時負能量同事會以「我都話咗啦」的冷淡眼神回應。(iStock) 

有些人像戰爭片中的老兵,老不代表年紀,這些軍人可能只有二十多歲,但經歷過最殘酷的戰役,見過最不忍睹的影像。親情友情對這些人沒意義,因為他們付出過,但上天把最寶貴的情感拿走,一個個戰友沒說再見便離去。老兵的眼神像告訴其他人,我們都見過,此刻無言,有命令會照做,其他不用多說。Team building?年底有花紅?哈……辦公室的戰爭片老兵,舉手投足,是「Been there done that」(過來人般)的尖叫。我們曾熱情,但結果非想像,夠了,我們不想再被騙,你話點就點。這種人很難溝通,負能量來自年月累積,問題一層層壓下去,深不見底。唯一處理方法是減少接觸,最好避開,因為在低沉時見到這種人,會聯想到將來自己的模樣,會唔開心。

第二種負能量散播者患的病情是短暫的,最常見是家裏發生事,影響工作心情。我們都遇過這些個案,或自己曾經是過來人,家人有事,例如患病,全家生活天翻地覆,忽然間壓力從四方八面湧來。短期內,這種人的行為改變,世界觀變得灰暗。我們需要做的,是先溝通,理解同事的情況,有些情況公司和同事可以幫助,有些情況只能等待,希望盡快過去。不理會這種人是最壞的處理方法,長期孤立無援,所有人都變成戰爭片中的老兵。

有時挫敗感是負能量的根源。(iStock)

第三種是不稱職的人,最常見例子是升職之後,同事性情大變,變成負能量散播者。挫敗感是負能量的根源,升職之後事事不順利,反而覺得自己不濟,累積的挫敗擊碎自信。很多企業不提供訓練,以為員工自自然然能勝任陌生工作,特別是升職者。管理層的心態,就是過往做得出色,升職者才得到新機會,因此過往的出色可以延續下去。然而,新崗位需要新技能,升職者最初不熟習,沒受訓練的話,難免頭頭碰着黑,負能量在挫敗感中爆發。溝通同樣是處理方法,升職者需要的,是管理層的諒解及不同類型的支援。負能量未必與性格有關,而是關於短期內的處事能力。

我接觸過不少所謂負能量散播者,姑勿論怎樣走到這裏,這些人也有可取的地方,我們應一問再問,或者有些人的批評,是合理的。

上文刊載於第13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15日)《辦公室負能量》,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蔡東豪《企管人文》專欄文章:

【蔡東豪專欄】夜收工 不怪公司怪自己?​
【蔡東豪專欄】打工族掌握熄機能力 日做夜做依然不會累?
【蔡東豪專欄】心放工,才是真放工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