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批判聲浪不止 被綁架的「方方日記」與撕裂的輿論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新冠肺炎「震央」武漢雖然已在上周三(4月8日)結束封城,但疫情給中國帶來的深層次影響,卻在社會治理、輿論場等領域持續震盪。目前,一場圍繞「方方日記」展開的輿論戰,便在內地上演。

本名汪芳的中國女作家方方,曾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長期生活在武漢,疫情爆發之時她正身在武漢,並經歷了76天的封城。

今年1月25日起,方方在新浪微博上每天撰寫「方方日記」,記錄她本人在疫情中的所聞所感,共持續60天,直至3月25日停止創作。上周三,「方方日記」的英文與德文版分別由美國哈珀柯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和德國霍夫曼坎普出版社(Hoffmann und Campe)發行,電子版預計在6月上市,目前已在網上預售。消息一出立即在內地網上引起熱議。

網民眼中的「三宗罪」

這場爭議被視為內地輿論場上「左右」兩派又一次論戰,支持者認為方方有良知,且敢於直言,批評者卻指摘她的日記內容是道聽途說,有「三宗罪」。

批評者認為,方方其「罪」之一,是曾經作為體制內作家協會主席的她,所寫的日記卻充滿了對政府的不信任,暴露政府的陰暗面,是「吃飯砸鍋」。例如在2月13日,方方發表「更讓人心碎的是我醫生朋友傳來一張照片,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手機,而他們的主人已化為灰燼」的內容,有網友要求方方公開「醫生朋友傳來的照片」,但方方並未公布相關圖片,網民質疑她是為了批判政府而捏造假新聞。

方方日記英文版已經開始預售。有網民因此指責方方抹黑中國抗疫工作。(網絡圖片)

《環球時報》英文版上周三引述「觀察者」稱,方方的日記「偏頗而且只暴露武漢的陰暗面,忽視當地民眾的努力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支持」。對於方方控訴「極左勢力」對她施加網絡暴力,微博評論區有網民留言諷刺道:「賣國就是獨立思考,愛國就是極左?!」也有人批評「方方日記」是「蘸着武漢人的人血饅頭」:「方方永遠只談社會的黑暗面,至於千千萬萬中國人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當然有說話的權利,但是她以體制內高官的身份,物質和榮耀都有了,然後又砸體制的鍋,簡直是一魚兩吃。」

在批評者眼中,方方的「第二宗罪」是「叛國」——就是在中美兩國結構性對抗的局勢下,給美帝國主義輸送彈藥、「遞刀子」。例如有內地網民直白地認為:「在國際形勢如此嚴峻的今天,西方污蔑我們,要聯合起來向我們索賠天價賠償。方方授人以柄,攻擊國家,嚴重危害到國家利益。」

再如《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稱,美國向中國「甩鍋」,一些精英人士甚至要求向中國索賠,「讓很多人聯想到庚子賠款」,而方方卻要在美國出書,中國人將會「用我們多那麼一分的利益損失,來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單」。他稱這本書在今天這個時間點上出版,「方方的確帶來了對公眾的一份刺痛」。

這種對美國人的擔心並非純為內地左派人士的擔憂,也是很多普通民眾的擔憂。畢竟中美貿易戰仍然未結束,美國政府時至今日亦借助疫情頻頻向中國施壓。很多人擔憂美國會否真的拿着「方方日記」作為證據,在國際法庭上指控中國違反《國際衞生條例》,要求中國賠償。

方方遭到批判的第三宗「罪」是對她私德的批判。方方在1月30日的日記透露其1月29日晚間在交通封鎖的情況下,利用個人關係,通過武漢市洪山區交管局,用一名肖姓輔警的私家車,將其新加坡籍侄女送至天河機場。方方因此被質疑「以權謀私」,因為當時武漢已經封城,很多武漢人想「逃離」武漢而不能,此時方方卻可以動用公權力,讓警官幫助她,讓很多人覺得方方口是心非。

方方日記的德文版。(網絡圖片)

對於種種批判和爭議,方方本人認為:「我相信一個強大的國家不會因為一本書的出版就坍塌掉。」而這條微博所連結的文章結尾,似乎是方方借他人之口,承認了英文與德文版將於今年出版的事實:「譯本是疫情緩解後出版社聯絡方方老師的,現在還在翻譯中;英文和德文版的封面和簡介沒有事先得到方方老師的過目和同意,方方老師已經讓他們去改了。」

支持者讚武漢的「良心」

方方當然不是沒有支持者。在方方的微博下有大量網民支持她,認為她的日記反映了疫情重災區武漢社會真實的一面,「是難得講真話的」,「方方日記」是武漢封城期間的「社會良心」。

面對這場因為自己而起的大爭論,方方本人一直強調要「獨立思考」—她引用了幾位名人的說話來夯實自己的堅持。其中一人是前總理朱鎔基,這位鐵腕總理當年在上海做自我介紹時說:「我的信條就是獨立思考。」另一人是內地作家姜弘,這位作家曾說:「我們的腦袋要長在自己的肩上。」還有一人是內地學者易中天,他曾說:「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都是容不得多樣的生態,只准世界上有一個聲音,一種腔調。」基於此,方方直言:「無論極左罵或者極右批,都不會改變我自己看這個世界的目光,也不會動搖我對社會和人性的思考。」

不間斷的左右大辯論

在內地網絡上,每每發生重大社會熱點事件時,以微博這個社交平台為中心,以及知乎、微信等不同形式的網絡發聲管道,常常會發生這種「左右大辯論」。

中國青年作家韓寒於2011年12月23日、24日、26日發表的《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一度引發互聯網時代的狂歡,三篇文章中,韓寒指出了這個國家各個不同階層之間的隔閡,階層訴求之間的巨大差異,以及看似永恆正義的詞語諸如「自由」、「民主」在不同人理念中的鴻溝。他還花了很多篇幅來表達他對國民素質的悲觀,諸如「最關鍵是就大部份中國人一副別人死絕不吭聲,只有吃虧到自己頭上才會嗷嗷叫的習性,一輩子都團結不起來」,以及「現今中國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國家,同時中國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國家。如果你硬要問我在中國,什麼時候是個革命的好時機,我只能說,當街上的人開車交會時都能關掉遠光燈了,就能放心革命了。而這樣的國家,也不需要革命了,國民素質和教育水準到了那個份上,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方方此前表示,「網管們」放縱這些網絡暴力。(網絡圖片)

自此,「公知」正式成為中國輿論場上活躍的群體。宣傳「自由、民主、人權、體制、憲政、選票、普世價值」成為當時民間輿論場的主流。隨後又接連發生方舟子與崔永元在轉基因問題上的論戰、中醫存廢之爭、「蛋糕論」即中國發展方向之辯,再到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接受公審時濟南中院微博直播。彷彿過去七十年的歷史重現一樣,內地的左派和右派在網絡輿論這個平台上不停「掐架」,互有勝負,直到政府「出手」。「管好互聯網這個陣地」成為過去幾年中國政府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曾經所謂的「輿論領袖」或者「意見領袖」作鳥獸散,韓寒開始拍電影,崔永元都開始去辦電商,「公知」也在內地成為一個「貶義詞」。

因此,對於一路從內地網絡初期走過來的人而言,「方方日記」好似歷史事件的不斷重複一般,並無太多新意。

若要真的下一個結論和判斷,從文體、嚴謹性等方面,儘管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方方日記」最大的價值,是給處於疫情漩渦中的武漢人民以一份溫暖(至少曾經溫暖過)和一個情緒宣洩口,也給所有經歷了這場重大疫情的人提了個醒,或者說敲響了警鐘。這不應該只是方方的「常識」,也應是一個人的基本「常識」。

不過,局勢不同,作家也不應任性—在西方陣營針對中國的輿論戰逐漸加碼的背景下,此時出版「方方日記」,多少有作家本人「任性」的一面,而如果「任性」的自由開始有脫離社會同理心的趨勢,意味着方方存在與「知識份子」漸行漸遠的危險,降級成為一個普通作家。

對方方個人來說,不能只停留在日記最後一篇「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的洋洋自得狀態中,應該有盡量不讓自己捲入國際角力的防備,保持不被大國博弈當作工具的警惕。

上文刊登於第20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4月14日)《批判聲浪濤濤不止 被綁架的「方方日記」與撕裂的輿論場》。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