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盛夏攀飛鵝西脊 走過慈觀古道

撰文:特約撰稿人
出版:更新:

香港群山中,以動物瑞獸賦名的山嶺眾多,當中屬禽鳥者亦為數不少。略舉數例,便有元朗的雞公嶺、清水灣的釣魚翁、大嶼山的鳳凰山,以及西貢的雞公山和鷓鴣山等。九龍半島一帶,則有飛鵝山。「飛鵝」一名,故令人困惑,其英語出處也耐人尋味。二十世紀初,英軍繪製的地圖曾標記此峰為「Chapmangliyang」。到底是以人物命名、以中譯英還是回譯,無可稽考。作為九龍群峰中海拔最高的山峰,現時飛鵝山被賦名「Kowloon Peak」(九龍峰),卻也合適。
撰文︰羅榮輝

飛鵝山名曰飛禽,意謂展翅,不過,橫豎觀之,皆不像飛鵝。朝北仰望山嶼,兩側企壁急瀉,呈三角之狀,倒像飛「蛾」匍伏。(資料圖片/林振華攝)

攀遊飛鵝山的路線甚多。除了於頂峰交會的東、南、西、北四脊路線以外,尚有棧道和險徑橫越鵝肚、急攀登頂。

樓宇建高了,景物轉變了,曾經的那個香港,也好像不再熟悉了。(資料圖片)

細數兩岸山峰,除了獅子山外,大多是依靠山巔的建築物來辨認,而非觀察個別山峰的山容輪廓。同時也悵然發現,現今多個山頭已被現代的建築物牢牢佔據。來日以原始山容面貌示人的山嶺,只怕愈見稀少。俯瞰下方的市區,高樓與森林的接壤處呈一弧線緊靠彼此。是包容自然生態的國際都會,被群山環抱;還是都市發展正向山進逼擴張,與之緊張並存?

上文節錄自第222期《香港01》周報(2020年7月13日)《夏攀飛鵝西脊》,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羅榮輝的文章:

【行山】自然環境遭破壞 山林美好不再?

【行山】要與環境共存 更要重視無痕山林

【行山】垃圾遍地人潮未減 「山野無痕」港人有責

【行山】盲目講求設施與享樂 源於對自然有誤解?

【行山】陰天山野之行 尋找女神山

【行山】走一條回家的路 在終點上平安再聚

【行山】山靜心不寧 心寬路則闊

【行山】走遍麥理浩徑 穿越山水間的點滴與想像

【行山】挑戰風雨交加的日本雪溪  眺望群山景致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222期《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第三波疫情非突如其來 防疫豈能有漏網之魚

【深度解讀】返深留港兩徬徨 跨境學童被遺忘

【其他精彩內容】

如何理解公務員「宣誓效忠」?

解封後人潮洶湧 英國酒吧文化:放縱背後的憂鬱

獨家專訪電影導演楊凡:追憶繼園臺的逝水年華

突破AI運算瓶頸 晶片研發競賽展開

推動社保新政 提升扶貧成效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