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返深留港兩徬徨 跨境學童被遺忘

撰文:黃舜煬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疫情反覆,莘莘學子備受影響。停課大半年,好不容易才於5月底分階段復課,但時隔個多月便因近日本地感染個案急升而要提早放暑假,當中最折騰的,莫過於全港2,500名直到6月9日才接獲復課通知的中三至中五級跨境學童。復課前,特區政府先後四度延期復課,令跨境家庭的生活開支大失預算;至復課後,當他們以為生活得以恢復常態,無論是有中學在復課次日出現「疑似」發燒個案,抑或近日源頭未明的社區爆發,有輿論把跨境學童當成「播毒群體」,要求政府立即停課、恢復封關—他們的孤立和脆弱,在疫情之下似乎一直被遺忘。

近日源頭未明的社區爆發,有輿論把跨境學童當成「播毒群體」,要求政府立即停課、恢復封關。(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自2月疫情爆發以來,教育局的復課安排直到6月10日前都未有定案,跨境學童復課時間與本地生是否一致?復課當日有什麼防疫安排?假如又有感染個案出現,會否再延期?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下稱「國際社」)從2006年開始派出社工及教師駐留深圳,為當地的跨境學童和家庭提供支援服務。其總監廖金鳳發現不少跨境學童家庭對政府「搖擺不定」的復課安排感到「無助」和「徬徨」。在這半年,不只是跨境學生家庭感到混亂,本地教師、學生家長亦不滿政府的復課安排。

廖總監稱,不論北區的家教會、校長會、國際社和跨境兒童,都要等到政府在6月10日公布,才知道復課詳情,此前一直被「蒙在鼓裏」。(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2月(實為1月25日)時說停課,說要停兩星期(2月16日),但停完後他們(跨境學生)回不回來?都是最後一刻(政府)才說再延長多幾個星期。」廖金鳳形容政府的復課安排倉卒而混亂,對跨境家庭來說,政府每次的復課「風聲」,都在打亂他們的復課計劃。「每個跨境家庭有很多事情要預備,學生幾點出門,在哪過關,要提前多久做檢疫,都要提早想辦法。」她續稱,「不是說法官大人你一話(復課),聽日(跨境家庭)就可以做。」

對跨境家庭來說,政府每次的復課「風聲」,都在打亂他們的復課計劃。(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付不起隔離費 滯留香港

跨境文憑試考生阿姚的父母在疫情期間失去穩定的收入,他考完DSE後也因為沒錢回深圳隔離,被迫「滯留」香港。「4月底(4月28日)看到新聞,說回深圳要指定隔離14天,每晚要付300元(人民幣)食宿費,14天就要四千多元,實在是不想花這筆錢。」

對於阿姚這類「滯留」在港的「雙非跨境學生」,很多時要靠「運氣」才能獲得支援—當時國際社的社工來到「考生營」做《公益金及時雨抗疫基金》宣傳,他才申請到幾千元的基金津貼,以用作離營後的生活開支。對於什麼時候能回深圳,他深感「無奈」。內地政府復恢通關遙遙無期,香港申請健康碼的費用昂貴。負責處理跨境考生的林社工說,「政府對跨境學生這類弱勢群體的付出和關注一直很少,最後就只靠他們自己解決,或是民間自發機構。」

現時「滯留」香港的阿姚表示,即使DSE放榜後,仍然沒錢返回深圳的家。(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檢疫措施 港深互相矛盾

這批跨境學童在疫情中似乎再被政府遺忘。自政府於1月25日首次宣布延遲復課安排以來,直到4月29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仍表示對於中、小學復課未有詳細安排,對跨境學童的復課安排也以「當我們落實復課安排的同時,會一併考慮跨境學童的安排」來回應。就跨境豁免檢測一事上,港府更在4月28日出台與深圳市政府互相矛盾的措施:港府宣布豁免頻繁往返陸港的跨境學童及商務人士的強制檢疫安排;同日,深圳市口岸辦公室發布消息,要求深圳口岸入境的普通入境旅客要集中14日「自費隔離」。這種制度性的缺失,既讓跨境考生的阿姚「滯留」香港,又讓生活在兩地夾縫中的跨境家庭在污名化下更加脆弱。

自政府於1月25日首次宣布延遲復課安排以來,直到4月29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仍表示對於中、小學復課未有詳細安排。(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上文節錄自第222期《香港01》周報(2020年7月13日)《返深留港兩徬徨 跨境學童被遺忘》。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相關文章︰

【新冠肺炎・深度】跨境人士未獲雙向豁免 「粵港聯防」如虛設?

新冠肺炎|新爆發收緊限聚令 市民稱自律更重要 有家長促再停課

粉嶺陳朱素華中學昨有跨境生發燒 無過境無返校 今日80多人缺席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222期《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第三波疫情非突如其來 防疫豈能有漏網之魚

【深度解讀】返深留港兩徬徨 跨境學童被遺忘

【其他精彩內容】

如何理解公務員「宣誓效忠」?

解封後人潮洶湧 英國酒吧文化:放縱背後的憂鬱

獨家專訪電影導演楊凡:追憶繼園臺的逝水年華

突破AI運算瓶頸 晶片研發競賽展開

推動社保新政 提升扶貧成效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