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延任】抗爭派籲泛民「總辭」 學者:不尊重選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區政府早前因應疫情,引用《緊急法》押後今年立法會選舉至明年9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日前就立法會「真空期」通過決定,延長現屆立法會任期,讓全體議員延任至下屆選舉為止。有抗爭派呼籲民主派議員集體辭職杯葛議會,但他們仍未就去留問題達成共識。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葉健民認為,「總辭」既令泛民失去掌握資源的機會,亦是不尊重選民的表現,等同剝奪了百萬計支持者目前僅有的政治權利。

政府宣布押後立法會選舉後,社會焦點一直落於四名早前在選舉提名期內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現任議員是否獲准延任,現在答案呼之欲出,惟民主派卻迎來另一難題——應寸土必爭履行議員責任,還是放棄議會戰線以示對港府押後選舉的不滿?在民主派初選中出線、原已報名參選的抗爭派認為,全體泛民議員總辭,既可否認「臨時立法會」的正當性,亦不用充當「政治花瓶」;不過,有學者提出,泛民在議會中佔24席,建制派擁有42席,如全數議員歸位,泛民仍可擁有關鍵否決權,留守崗位有更大的實際意義。

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葉健民坦言,作多方面考慮後,自己並不贊成總辭,因為這不僅將導致泛民失去掌握資源的機會,亦是對選民不尊重。他解釋,從較為務實層面出發,民主派議員在議會得到的資源,有助支持政黨發展、社區及社運工作;而對於一眾選民而言,「如果(泛民)那麼輕易總辭,很不尊重香港市民。」

葉健民坦言並不贊成總辭,因為這不僅將導致泛民失去掌握資源的機會,亦是對選民不尊重。(資料圖片)

剝奪僅有政治權利

「自從香港有直選開始,這個議會制度就是畸形的,難以發揮功能、不民主......但其實香港人從頭到尾都知情。」他解釋,多年來選民數目及投票意欲有增無減,反映市民即使知道手上一票未能強而有力制衡政府,仍希望自己聲音能被聽見,並由代議士提出問題、透過議會取得更多的資訊,令知情權受到尊重,「如果議員總辭、或以後不再參與,這是剝奪了數百萬香港選民很重要的權力——差不多是現在僅有、最重要的政治權利。」

他補充,即使政治環境越來越差,市民在過去幾十年投票意欲的躍升,反映他們珍惜參與的權利,情況就如每屆選舉也會出現鼓吹投白票的主張,但實質不為主流民意所接受。

市民在過去幾十年投票意欲的躍升,反映他們珍惜參與的權利。(資料圖片)

可自行演繹的「民意授權」?

有部分抗爭派人士質疑,現屆議員延任並未得到任何民意授權,委任如同招安,應該杯葛「不義」議會。但在葉健民眼中,這個說法放諸放諸四海皆準,因為「總辭」實質也缺乏一個很強的民意授權:「民意授權,這個字也是各取所需。」他說:「如果說整個制度失去正當性,是否你(議員)永遠都不回議會?這些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事實上,「議會無用」一說不時浮起水面,論者主張離開議會,不充「政治花瓶」。但葉健民卻認為議會有用與否事在人為。他提出,儘管過去二十年來立法會權力沒有增加,但不同議員會盡用議會賦予的權力,如黃毓民利用拉布牽制建制派、涂謹申促使法案委員會出現「雙胞」等,令《逃犯條例》審議一拖再拖,顯示議員在議會還有可發揮的功能:「簡單說一句無用很易,但從抗爭角度,現在(議員)沒有資格及空間去放棄任何一個抗爭方式。」

更多《香港01》深度報道文章:

立會延任|議員任期四年變五年 人大常委變相修改《基本法》?

立法會選舉延期︳議會任期是三年、四年、五年?草委是這樣考慮的

【新冠肺炎.深度】為什麼香港必須力爭「清零」?

【新冠肺炎.深度】中央援助後 為何全民檢測仍難落實?

【新冠肺炎.深度】當「反對內地醫護援港」 究竟「反對」什麼?

深度|近百建制落選人獲委任分區委員會席位 會否架空區議會?

新冠肺炎.深度|「疫情來自獲豁免人士?」—他們沒告訴你的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