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宮團隊重回專業 拜登外交的兩道主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二(11月24日),美國候任總統拜登正式公布了一系列內閣人選,六個主要職位全由奧巴馬舊部和拜登本人的親信擔當,各人豐富的傳統政治歷煉,顯見美國專業主義的回歸。

當中,2015至2017年擔任副國務卿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將執掌國務院,而2013至2014年作為副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沙利文(Jake Sullivan)則將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從這兩個外交團隊骨幹的主張來看,來屆政府有兩道外交主軸:一是有意識促成佔世界經濟產值過半的盟友圈,以共同行動達成共同目標;二是將美國國內經濟政策與外交政策合而為一。

除了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人選之外,這次公布的其餘四個要職包括:一是管理移民問題的國土安全部部長,由奧巴馬時代的古巴裔國土安全部副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擔任;二是掌控全國16個情報部門的國家情報總監,由奧巴馬時代中央情報局副局長海因斯(Avril Haines)出任,她將成為執掌該職位的首位女性;三是新增的總統氣候特使一職,由奧巴馬第二任期的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擔當;四是重新提升至內閣級別的駐聯合國大使,由在外交界打滾三十五年的非裔女性資深外交官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出任。

11月24日,美國候任總統拜登正式公布了一系列內閣人選,六個主要職位全由奧巴馬舊部和拜登本人的親信擔當。(美聯社)

重用資深外交家

相較於特朗普任命的官員在上述不少職位被批有欠專業或未經參院聽證會而長期署任,拜登團隊的陣容可算是難以挑剔,其重回專業的意願更突顯於外交層面之上。

自特朗普上任以來,曾經被他公開貼上「深層國家」(deep state)負面標籤的國務院,流失了近四分之一的資深外交職級官員。而且,不少要職也變成政治任命的「空降」人物,無端挑起不少外交風波—經常引起德國政壇嚴厲批評的前駐德國大使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就是其中的典型:這位毫無情報經驗的人物本年初更一度署任國家情報總監一職數月之久。相較之下,拜登做足了重建美國外交專業體系的功夫。例如任命最近曾經撰文論述如何拯救國務院、猛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托馬斯-格林菲爾德,就是明顯向專業外交人員招手的舉措,亦有意藉其對非洲外交的經驗,挽回特朗普任內幾乎漠視,甚至貶低非洲國家的情況。

非裔女性資深外交官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將出任駐聯合國大使。(美聯社)

另一方面,布林肯與沙利文的任命更突顯出拜登對外交專業的信任和器重。布林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就曾分別在國家安全委員會、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國務院等主要與外務相關的機構擔任要職;他本人出身外交世家,叔父輩皆曾任駐歐洲國家的大使,其作為納粹大屠殺倖存者的繼父更是美歐政界名人,與美法等國領袖為友。布林肯本人中學時代亦在巴黎就學,操流利法語,加上其親友的歐洲關係,可算是拜登重新修補美歐盟友關係的關鍵人物。

同時,布林肯本人自2002年拜登擔任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以來,便一直作為其左右手,兩人政治信念幾近相同,取態務實,言行舉止亦同樣溫和。由布林肯以專業主義領導的國務院將深得拜登信任。

至於定位更具智囊意味的國家安全顧問人選沙利文,他在奧巴馬首個任期內開始涉足外交事務,以時任國務卿希拉里的幕僚長身份到訪過百個國家。2013年起,他已是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他翌年重返耶魯學界,現為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拜登對他評價極高,稱他的才智「當世難得一遇」(once in a generation)。外界相信拜登對這個富有外交實務和政策研究經驗的智囊將甚為倚重。團隊領導層如此搭配,加上曾代表美國簽下《巴黎氣候協定》的克里負責歐盟國家愈加關注的氣候事務,這個團隊可算是美國外交專業的全面回歸。

2013至2014年作為副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沙利文(Jake Sullivan)則將擔任國家安全顧問。(美聯社)

中國挑戰定位有所改變

然而,回歸的是外交體系的運作模式,並未必是外交目標,或者外交政策。目標與政策的轉變取決於世局的轉變,以及人們對世局判斷的轉變。

過去四年,這個轉變明顯出現在各國對中國的定位之上:無論是從歐盟「系統性對手」(systemic rival)的定義,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將「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對立起來的說法來看,在人們眼中,中國崛起對於傳統西方陣營的挑戰,已不再僅限於實務(諸如經濟、軍事)的層面,而是已經上升到意識形態、管治體制的級數。

拜登日前公開第一批內閣名單,包括國務卿布林肯(右)等。(美聯社)

這種新認知從布林肯和沙利文近年有關中國的表述當中清楚可見。布林肯在2019年1月於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發表的一篇批評特朗普「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文章中,就未有點名地以「技術專權管治模式」去形容中國,指明這已成為一種「替代選項」(alternative),是對民主社群的主要威脅—此語與蓬佩奧將中國共產黨的行為形容為「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戰」幾乎不相伯仲。

相較於特朗普政府明顯強調的圍堵政策、蓬佩奧將中國的威脅形容為比「冷戰2.0」更嚴峻的定位,拜登團隊卻似乎有意擺脫冷戰思維……有關詳情請閱讀《香港01》周報電子刊全文。

上文節錄於第242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1月30日)《新白宮團隊重回專業 拜登外交的兩道主軸》。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2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施政報告》有心無力 339位「AO黨」該擔何責?

獨家專訪「金融沙皇」任志剛: 貨幣創造功能不應落在商業機構中

專訪港大新晉經濟學教授鄧希煒 赴美廿年初回流 寄望香港「再工業化」

劉鶴高調提「零容忍」 中國金融改革必動真格

疫情持續擾亂糧食供應鏈 復興本土農業提上日程

中國航天史上最具挑戰的月球探測任務 嫦娥五號升空:載人登月的超前預演

疫下迸發新創意 建築師玩轉空間

拍賣上線 槌聲不絕 世局動盪下之藝術巿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