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達文西 500 週年展》(上):畫家以外的科學家達文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採訪、撰文|唐晉濱

今年適逢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逝世五百週年,香港創新基金夥同到意大利國家級達文西博物館 Leonarodo3 博物館(L3)合作,一連三個月於奧海城舉辦《想・像達文西 500 週年展》。活動邀請到 L3 聯合創辦人及聯合科技總監馬里奧・塔戴博士(Dr. Mario Taddei)親臨香港策展並主持開幕儀式。馬里奧對達文西研究超過二十年,長期鑽研達文西浩瀚的手稿,稱得上是達文西研究的世界權威。在研究之餘,馬里奧與團隊走訪世界各地,舉辦達文西的展覽,旨在分享研究成果,並推廣達文西的創新精神。

達文西研究專家馬里奧・塔戴博士(Dr. Mario Taddei)

作為發明家的達文西?

一般我們都會視達文西為後期文藝復興三大藝術家之一,跟米開朗基羅、拉斐爾齊名。然而,是次展覽有別於一般的藝術史角度,介紹與分析達文西畫作中故事背景、成畫經過及象徵意義,L3 團隊特別著重表現(與再現)達文西作品的技術面向。

根據達文西各種機器的草圖,團隊不單將之變成電腦 3D 模型,實際上亦用木與金屬等物料重建了達文西的設計。達文西在手稿中畫出了人類史上最複雜與完整的飛行器,團隊在重建出機器後,馬里奧就曾親身測試,他的結論是達文西對於飛行原理的掌握很準確,只是在飛行動力的計算上出了問題,單憑人力無法推動它。

馬里奧與 L3 團隊根據達文西手稿重建的飛行器

出乎意料,馬里奧竟指達文西並不是100%的發明家——他手稿中的機器草圖,很多都非並他自己發明,只是出於旺盛的好奇心,驅使達文西勤奮學習前人成果,例如從古羅馬帝國與古中國中,他就抄寫了大量的機械技術。達文西並非只想當一個創新的發明家,他首先關心的,是自然科學的原理與機器(不論新舊)的可行性。

達文西是 STEAM 教育的始祖?

那麼我們是否應該說達文西兩個,一個是藝術家,另一個是科學家?這個說法在一方面是成立的,但馬里奧指作為科學家與工程師的達文西恐怕要比畫家的一面要重要得多。幾十年間達文西其實只留下了二十餘幅繪畫作品,在他六千頁的手稿之中,更多的卻是科學研究的手稿與檔案。由此可以說,我們對於作為科學家的達文西,認識遠遠不夠作為畫家的他。

展覽中展出的達文西手稿真跡

可是另一方面,我們其實根本沒必要區分兩個達文西。一直以來馬里奧都苦於嘗試為達文西的龐大檔案之間建立聯繫,他認為繪畫與科學研究這兩種志趣,於達文西身上是相輔相成的:他從老師身上學到繪畫的技巧,但他之所以能畫出如此動人的畫作,有賴於他對人體與臉相的研習;想要完善繪畫的欲望,亦驅使達文西進行各種,例如在解剖學還沒有建立的時代,他就自己搜集屍體剖開、仔細研究,才造就出他筆下人體結構精準的耶穌與天使。

現今教育界流行討論 STEA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the arts、mathematics),推行以一種結合科學與藝術的全方位教育,讓學童在學習能力上向多方發展。對繪畫與科學深有研究的達文西,現在被視為文理全科學習的的先驅。這背後的語境是我們習以為常的人文學科與自然科學的二分法。其實在思想界(例如上世紀的法國),哲學家一早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學科劃分的問題。傅柯(Michel Foucault)、巴修拉(Gaston Bachelard)與塞荷(Michel Serres)等哲學家,就指出兩個領域根本互相交纏,不應該予以硬性的劃分。這種傾向,可說於五百年前就體現在「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達文西身上。

《想・像達文西 500 週年展》現場

達文西創造的 VR 空間

是次展覽中的一部分使用到 VR 技術,讓觀眾重新體驗非常熟悉的《最後的晚餐》。不知道馬里奧對 VR / AR / MR 等技術又有何看法?他提醒我們《最後的晚餐》是恩寵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的一幅壁畫作品,教堂可惜於戰爭中被徹底破壞,只剩下耶穌於宴上說出門徒當中有反叛者的一幕。

《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

然而,達文西並非單純畫出《最後的晚餐》的畫面,他在教堂的其餘幾面內牆亦下過工夫。《最後的晚餐》畫中左右兩壁的長方形棕色格子,本來是藍色的直幡,只是現在已經褪色、損壞。教堂的兩壁畫著跟畫中一樣的直幡,達到延伸畫面到現實的效果;達文西亦在教堂的天花畫上星空。實際上,達文西試圖憑繪畫在教堂內創造出一個沈浸式的空間,由此馬里奧指這是人類最早的 VR 式體驗。馬里奧與團隊希望於展覽做到的,是以當今的電子 VR 技術,盡力重現達文西精心設計卻已永遠失去的 VR 經驗,觀眾於展覽現場可以全景地體驗教堂的本來面貌。

展覽中的《最後的晚餐》介紹、分析與 VR 體驗區

談到當今的技術時,馬里奧指若策展人只盲目使用 AR 等新技術來設展,對於觀眾是毫無助益的。他認為要使用這些科技來傳遞教育性的訊息,觀眾要從展覽中學到東西,才是最重要的。科技可以是非常危險的東西,馬里奧告誡我們要非常小心使用。

除了以上課題,馬里奧還為我們破除幾個圍繞達文西非常流行的神話:達文西真的如坊間所想總愛故作神秘嗎?他是否反戰的和平主義者?對達文西感興趣的讀者,請繼續留意下篇訪談。

《想・像達文西 500 週年展》(下):達文西沒有甚麼「密碼」

——————————

《想・像達文西 500 週年展》

開放日期:2019年12月9日至2020年2月16日

開放時間:12pm 至 9pm

地點:奧海城 2 期地下主題中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