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新書《電線大腦中的黑格爾》:後人類時代存在個體經驗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幾個月前,齊澤克(Slavoj Žižek)對於新冠病毒的見解被批評或取笑,他的新作《電線大腦中的黑格爾》(Hegel in A Wired Brain)在日前面世了。這書的寫成時間比近月的另外兩本《PANDEMIC! Covid-19 Shakes the World》與《A Left that Dares to Speak Its Name: 34 Untimely Interventions》更早,早在兩書出版之前已經接受預購。就如齊澤克現今被冷落的狀態,此書至今還沒引起過什麼討論,甚至沒有被注意到。

幻想與現實之間:我們要如何理解齊澤克論武漢肺炎的文章?

紀念黑格爾的年度「理論書」

齊澤克最近幾年的著作,在理論質量與受注目的程度都不如從前的《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The Sublime Object of Ideology)或《比無更少》(Less than Nothing),但一年至少出版一本「認真的理論書」(相對其餘理論性較輕的書)的習慣,依然未改(去年是《Sex and the Failed Absolute》)。

關於《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你想知道、但不敢問齊澤克的一切

今年適逢黑格爾冥誕250週年,齊澤克再度以黑格爾為題,交出《在電線腦中的黑格爾》。齊澤克老是重複自己的文字或說話,已是公認的事實,他本人也承認這是出於他論述不清的缺憾與一種停不下來的衝動,因此要不斷重複以不同的方式訴說同樣的事情。然而,齊澤克每次都會根據現實情況而有更新自己的論述,這次新書的主題除了(再次是)黑格爾外,就是未來的「電線大腦」(wired brain)科技。

從黑格爾到電線大腦

齊澤克這個從來不用社交媒體、只用一根手指頭在老舊的手提電腦上快速打字的老頭,似乎跟科技不太沾得上邊,這次他卻終於討論到後人類時代,當中他關於兩個尚未實現的技術。

第一是電線大腦(wired brain),即我們的心靈運作與數碼機器之間的直接連結,它容許我們只用思想就可以影響到物質世界的現實,也容許數碼機器控制我的思想。而另一技術是「奇點」(Singularity),在機器的幫助下,我們將可以直接與他人分享思想與經驗,而形成一個全世界所有人共享的心靈經驗領域,我的思想將會直接融入一體的思想領域。

齊澤克《電線大腦中的黑格爾》(Hegel in A Wired Brain)(Bloomsbury)

針對這兩項技術,齊澤克提出的問題是:電線大腦的現象,會怎樣影響我們對於作為自由的人類個體的自我經驗,同時影響自由的人類個體本身的意義?若我們真的正在進入後人類的時代(post-human era),那我們會怎樣重新感知作為人類(being-human)的本質?

黑格爾:《法哲學演講錄》導論

齊澤克認為現在是最適合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引用黑格爾《法哲學原理》中的名言:「密涅瓦的貓頭鷹要等到黃昏到來才會起飛」哲學作為有關世界的思想,要直到現實結束其形成過程並完成其自身之後,才會出現,因此無論如何哲學總是來得太遲。即使上述兩項技術還未成真,但我們已經開始感受到它們會為人類習以為常的主體經驗帶來威脅,而正是這時候,我們才感受到「作為人類」這現象最本質性的意義。

黑格爾:自由必須以異化為前提

綜合兩者,齊澤克指本書不是關於黑格爾本身,也不是關於電線大腦與人工智能本身,而是以黑格爾的觀點來審視尚未到來、但仍然被設想出來的電線大腦與奇點世界,將會引發出怎樣的哲學、宗教、科學與政治問題。

齊澤克新書《大流行病!》:疫情下的居家生活指南

_________________

+2

下載《香港01》App ,按「+」號加入《哲學》搶先看文章: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