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襲凸顯府院之爭 斯里蘭卡一帶一路的潛在風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當地時間4月28日,發生在斯里蘭卡的連環爆炸襲擊事件已告一段落。斯里蘭卡軍警已在此後的大搜捕中擊斃並逮捕了許多與襲擊者存在關聯的可疑人士。一個問題也隨之而來,當可倫坡(Colombo)各界人士強調「伊斯蘭國」等外部勢力的威脅時,斯里蘭卡的內部矛盾其實也同樣嚴重。

資料顯示,斯里蘭卡情報部門早在4月中旬就得到了恐怖分子的相關情報。但斯里蘭卡總統西裡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與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所屬黨團之間的嚴重矛盾已阻礙了政府機構的健康運轉

這種府院不和、機構失能的局面不僅讓「恐襲警報」無法在政府各部門間有效傳遞,還讓包括恐怖分子在內的外部勢力得以輕易滲透。

當本次恐襲揭開了斯里蘭卡政治混亂的一面時,包括中國在內,任何嘗試在該地展開經略的國家可能都要倒吸一口涼氣。分析人士一度以為斯里蘭卡有可能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成為「南亞乃至全球經濟中心」。而今,該國的現狀就告誡觀察家們,投資所在國政治環境的緊張程度,將嚴重影響中國在南亞乃至整個「一帶一路」倡議的收益大小。斯里蘭卡府院之爭帶來的隱患,也指出了中國未來在推行「一帶一路」倡議期間面臨的潛在風險。

斯里蘭卡連環爆炸:襲擊過後的聖塞巴斯蒂安教堂(St. Sebastian's Church)滿院狼藉,場景令人感到心酸。(美聯社)

府院不和 讓恐襲有機可乘

對分析人士來說,斯里蘭卡的爆炸事件固然可以簡單歸咎於「全國認主學大會組織」(NTJ)及其背後相關的「伊斯蘭國」(IS)等極端組織。斯里蘭卡當局也樂於向外界展示極端分子喪心病狂的一面:就在27日時,可倫坡當局還稱此案一名主犯在赴澳大利亞遊學後「受極端思想蠱惑」,以至鑄成大錯。但當外界紛紛指責恐怖分子時,斯里蘭卡當局無能的一面似乎就被遺忘了。

不可否認,斯里蘭卡軍警在恐襲爆發後的圍剿行動可圈可點,但隨後披露的情報就顯示可倫坡方面雖然早早從美國、印度的情報管道得到了NTJ組織謀劃「恐怖襲擊」的動向,但斯里蘭卡總統、總理之間的裂痕卻讓預警情報未獲重視。

斯里蘭卡多個政府部長已指出,以維克勒馬辛哈總理為首的該國內閣對其一無所知。內閣發言人亦強調,稱「自從2018年總理與總統西裡塞納產生分歧後」,總理便「不被允許接觸安全簡報」,而此次恐襲的情報亦在此列。相反,斯里蘭卡總統方面在得到情報後,就已確保「警告資訊在情報部門與員警之間準確傳播」。這背後的派系、門戶之爭已清晰可見。

斯里蘭卡總統西裡塞納(左)與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右)。兩人的不和讓恐襲主事者有機可乘。(路透社)

事實上,斯里蘭卡總統所在的「自由黨」和總理所在的「統一國民黨」之間的爭鬥已經有相當久遠的歷史。只不過可倫坡的政治鬥爭被長期掩蓋在與「猛虎組織」(Tamil Tigers)的內戰中。

在斯里蘭卡政府軍2009年擊敗反政府武裝,結束了長達30年的內戰後,兩黨之間的衝突就在此後的十年間逐漸激化,並在2018年演化成為一場不亞於內戰的複雜政治危機:西裡塞納突然宣佈罷免維克勒馬辛哈職務,並解散內閣。

雖然這場風波在斯里蘭卡最高法院為首的各方干預下告一段落,維克勒馬辛哈亦官復原職。但隨著斯里蘭卡新一屆總統大選即將在2019年12月7日展開,該國兩大政治集團在選舉季節繼續爭鬥將成為大概率現象。即便本次恐襲事件讓可倫坡的政要們大吃一驚,進而開始整頓吏治,指望斯里蘭卡在未來七、八個月裡改變此前七十多年的痼疾也是不現實的。

斯里蘭卡連環襲擊:恐怖組織ISIS在23日承認策動今次襲擊,並發放相片,照片中的8人相信就是連環爆炸的施襲者。(法新社)

來自斯里蘭卡的潛在風險

很顯然,斯里蘭卡兩大政治集團的爭鬥導致國內一片混亂的局面正在讓國際社會瞠目結舌。對於正在斯里蘭卡力推其「一帶一路」倡議的中國來說,這種政府空轉的局面是頗具諷刺意味的。雖然北京能確保「不論斯里蘭卡執政方是誰,中斯關係都保持良好發展」,但一個缺少執行力的政府顯然也不能期待過多。

就目前中國在斯里蘭卡的局面來說,北京已擁有8個10萬噸級泊位和2個2萬噸級泊位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的經營權,漢班托塔港周邊園區的開發也剛剛開始。北京計畫在「今後三五年內」,尋求「不少於50億美元」的投資,進而為斯里蘭卡創造10萬個就業機會,引領和帶動斯里蘭卡南部地區整體發展,重塑斯里蘭卡在海上絲綢之路中的重要地位。

但當北京試圖加速建設進程時,中國還是發現自己在斯里蘭卡被其體制與建設能力嚴重掣肘。

中國有份援助興建的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口,已被中資集團租用99年。(視覺中國)

就在2019年4月8日,由中國企業承建的斯里蘭卡南部鐵路延長線一期項目已宣佈通車,但這條早在2013年開工,全長僅26.75公里,設計時速120公里的鐵路還是讓不少津津樂道於「中國速度」的觀察家大驚失色。當外界得知斯里蘭卡方面「缺少鐵路建設經驗」的工程技術官員還頻頻對經驗豐富的中國鐵路建設人員指手畫腳時,該國的問題也一目了然。

更糟的是,斯里蘭卡背後還出現了印度等國勢力的陰影。印度媒體早在2015年就公開強調「印度利用其影響力促成了當時拉賈派克薩(Mahinda Rajapaksa)政府內的西裡塞納與當時的反對黨領袖維克勒馬辛哈的聯合,在大選中將拉賈派克薩擊敗」。

雖然西裡塞納和維克勒馬辛哈上台後,在國家債務危機及經濟發展的迫切需求面前,斯里蘭卡選擇繼續支持「一帶一路」。但該國政治的不穩定性也隨之越發突出。

印度加爾各答(Kolkata)一所大學內,有人點起燭火,以聲援受恐襲打擊的斯里蘭卡。(路透社)

而今,中國已成為斯里蘭卡最大貿易國。巨量中資繼續湧入斯里蘭卡,成為該國外資的最大來源。雖然有分析人士已經建議,中國或許可借「一帶一路」倡議,協助改善斯里蘭卡對相關地區的治理力度。但就目前情況來看,北京或許更應該認識到自身在相應區域所面臨的潛在風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