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示威者也「Be Water」 DQ參選人的策略性錯誤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由於不獲批准遊行,已進入第三週街頭運動的莫斯科示威者周六(8月2日)採取在市區林蔭環路「散步」的方式繼續抗議。由於環路全長9公里,佔地甚廣,到底誰是真心的散步者、誰是假裝散步的示威者,也難以確知。

不過,最後莫斯科警方還是在使用警棍等武力的情況下,大規模拘捕了至少600人,目前更以「造成大規模動盪」的罪名起訴其中10人。

簽名不合格的黑箱作業?

事件起因,源於莫斯科市議會將於9月8日舉行選舉。由於總統普京所屬的「統一俄羅斯」黨選擇不以政黨名義派出候選人參選,使得「獨立候選人」的身份問題成為焦點。

根據選舉規則,沒有政黨提名的獨立候選人要至少獲得個別選區的3%選民(大約4,500到5,000人)簽名支持,才能參加選舉。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醫生聲稱他被捕後遭政府落毒。(路透社)

對於背後沒有任何政黨組織的參選人而言,此標準本已甚高——部份選民出於對實名支持反對派人士的顧慮,並不樂於簽名支持——但是莫斯科市的選舉當局更為之加上嚴格規定:即使參選人已得到足夠簽名支持,如果超過10%的簽名被判定為「有錯誤」,其參選資格將被取消。

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的鼓吹下,不少反對派人士皆以獨立候選人身份收集簽名,希望一改市議會的政治勢力分佈。

然而,包括著名律師兼網絡紅人蘇布爾(Lyubov Sobol)在內的多位反對派參選人,在7月中都被告知因其所遞交的簽名「不可讀」、「地址不完整」等,因而被取消參選資格。由於簽名何以不合格的判斷全為選舉當局的幕後作業,惹起民眾對政府打壓政治自由的質疑。

網紅律師蘇布爾在本週六「散步」前被捕。奇怪的是,她在被捕後還在Twitter上發文、又拍得自己被警方拖行的影片,可以莫斯科警方幾乎全無公關意識。(路透社)

事件造成民情嚴重反彈,上週六(7月27日)莫斯科已有近2萬名市民不顧「非法集會」之危上街抗議。其後超過一千人被拘,而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此前也因呼籲民眾參加非法集會而被拘留入獄30日,期間更傳出納瓦爾尼被政府下毒的傳言。

無論政府動機如何 公關災難已成定局

其實,莫斯科議會選舉一直無人關注,而過去也未曾造成任何示威抗議衝突。而且,議會權力極小,除了沒有權力控制預算案外,也無權任命市政府的主要官員。因此,這次衝突是純粹的政治性事件,多於任何的實際影響。

無論莫斯科的選舉機關是否有意將反對派候選人排除在外——如果背後受「統一俄羅斯」支持的候選人最終失去議會多數,這當然是對總統普京的政治打擊——這種取消候選人資格的操作,也有嚴重的策略性錯誤。

面對群眾「散步」,莫斯科警方嚴陣以待。(路透社)

由於「要求民眾實名簽署支持」的參選條件,本身就是簽名者對候選人的個人投資,使他們對這個原來無人關注的選舉更有政治熱情。然而,累積了足夠簽名的反對派參選人,卻在選舉部門的閉門造車之下,突然被判因為「簽名不合格」這類技術性小錯誤而失去參選資格,並且沒有補救的機會。這就使把名字簽了下去的民眾,恍惚一時之間平白無故失去了自己的投資,當然會有感制度不公而上街抗爭。

其實,這種取消參選資格的標準,一定要開誠布公,將何謂合格的簽名等審核程序詳細公布,並給予參選者上訴機會。這樣才不會讓人有政府故意取消反對派人士參選資格之感。

缺少了公開的取消資格準則,無論選舉當局的背後動機若何,至少也是造成了一場公關大災難,讓一場原本不值一提的地方選舉,演變成民眾在街頭與政府的連場對抗。如今也不知要如何收拾局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