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反DQ示威續爆 要解民怨不得硬來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抗議反對派市議會選舉參選人被取消資格(DQ)的示威,連續第四周在莫斯科上演。周六(8月10日)經官方批准的示威,據主辦者統計,有超過5萬人參與,是2012年選舉期間的反對派活動和2015年紀念遇刺已故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集會以來的最大型群眾運動。

官方批准示威 和平參與者眾

據民間機構統計,周六被拘人數約100人,數字遠低於上週同類示威近千人——目前近月以來被拘捕示威者總數已超過2,400人——而且此次拘捕主要發生在部份人士在示威者於莫斯科總統行政總部前聚集,最後與前來制止的警方發生衝突之時。

這次示威人數甚多,卻明顯較為和平,其中原因是莫斯科政府批准示威進行,而非如上週六(8 月2日)般直接禁止,而迫使示威者採取「散步」方式抗議。這,可算是莫斯科政府的一個善意表現,也因此獲得一個良好的結果。

一位莫斯科示威者遭警員制服。(路透社)

一個月來的示威源自9月8日市議會選舉的獨立候選人資格的爭議。不少反對派參選人經重重困難籌集得約5,000個民眾簽名、越過參選門檻後,卻遭選舉當局以「簽名不清」、「簽名人地址不完整」等理由取消資格,惹來部份民眾不滿。

政府強硬 示威者也強硬

示威力爭良久未果,政府還將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著名律師兼網絡紅人蘇布爾(Lyubov Sobol)等人拘留,以免示威出現大台。

諸如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等政黨的全體候選人,皆已向選舉當局要求重新審核反對派參選人的民眾簽名,並准許他們參加選舉,卻未得回應。

示威結束後大批警員依然嚴陣以待。(路透社)

同時,莫斯科當局已向11位被捕人士起訴以可監禁15年的暴動罪,更向一對曾帶同一歲兒子參與非法集會的夫婦控以危害子女,或使後者失去撫養權;同時,除了大學出面呼籲學生不要參與示威外,一些被捕示威者的財務與服兵役狀況也被警方查問,或會用來作出其他檢控。

如此種種強硬做法,使得一些原本未有支持示威的網絡紅人也挺身而出,造成周六示威的聲勢比此前更浩大。而且示威也蔓延至諸如聖彼得堡等其他大城市,逐漸演變成爭取全國政治自由的運動,原本的市議會參選資格爭議,就逐漸成為示威的背景,而非主軸。

雖然目前官民形勢仍舊對立,可是莫斯科准許示威進行的這一步,卻為各方化解危機帶來啟示。

著名律師兼網絡紅人蘇布爾在其辦公室附近被帶走。(路透社)

各退一步的重要

如果官方只顧強硬壓制示威,甚至如俄國外交部般指責示威背後有德國、美國等「黑手」支持,於示威的起因卻置若罔聞,莫斯科的示威者只會與官方走上一個類似「膽小鬼遊戲」的困局,前者要求愈來愈多,甚至演變成對普京政府的整體挑戰,而後者的反制也只會愈來愈烈。最終,在俄國的政治形勢下,示威者當然不敵政權——畢竟民望下滑的普京仍有近七成民眾支持。

然而,這並非政府的勝利,因為示威者及其同情者的民怨未得解決,只被壓下,他朝若有機會,其爆發只會比今天更烈。

有了這次「准許示威卻使示威更和平」的事例,莫斯科政府應進一步認真處理示威的原初爭議——例如提供參選人民眾簽名格式的標準、容許參選人就其參選資格的判決上訴等——另外,為了恢復社會和睦,政府更應寬容對待和平參與非法集會的「散步」人士。

一名女示威者隻身手持國旗走到防暴警察面前。(路透社)

如果政府能做到這一點,示威者所代表的民怨將得以消減。而且,從策略上而言,莫斯科市議會根本沒有什麼實權,反對派參選資格的爭議,只是純粹政治性的意氣之爭而已。

然而,如果官方能做到善意讓步的這一點,示威者也應該「見好就收」,而非眼見有一點「勝算」,就「乘勝追擊」,將要求無限上綱至官方完全不能接受的地步。

畢竟,一國國民無論意見如何對立,也無可避免要生活在一起,其中的國內政治、政制爭議,最終也要不同的持份者互相理解、磨合去解決。如果只透過不同方式苦苦相逼,最終即使一方能短期得利,最遠只會惹來更大的對抗,於國於民亦無益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