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衝突】封禁抖音放行藥品 莫迪前線視察後的新常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月3日,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率印度國防參謀長拉瓦特(Bipin Rawat)、陸軍參謀長納拉瓦(M.N. Naravane)等一隊軍政高官,突然降落在拉達克,並展開視察。對逐漸淡忘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戰鬥的印度各界人士來說,這是個值得注意的信息。

一些印度政要伺機發聲,如印度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在拉達克的首腦就於同日發表講話,稱「印度該奪回阿克賽欽了」。可總的來說,在不斷肆虐的新冠疫情,以及席捲北印度五個邦,甚至已經殺入首都新德里的蝗災面前,加勒萬河谷的流血風波也難以再掀起什麼風浪了。印度的軍界、政界人士甚至有了共識:拉達克前沿的對峙應該變成一場「有限衝突」。

不過,新德里方面對中國還是要採取一些「反制」的。

從6月中旬以來,印度已開始在進出口、互聯網以及基建等領域採取行動,可與此同時,新德里當局也在同一天對來自中國的活性藥物成分(API)等關鍵物資採取了特批放行的政策,這其中的反差也折射出了中印此番流血衝突後,印度經濟、政治環境下的特殊新常態。

必須承認,在6月15日的衝突之後,中印之間的經濟環境逐漸從「桌子下面」的衝突上升到桌子上的具體措施。這其中最突出的表現莫過於印度當局在6月30日封禁了以抖音 (TikTok)、工廠俱樂部(Factory Club)、Shien等59種印度人常用的中國研發的手機應用軟件(APP)。《今日印度》等媒體當天還以「抖音安息」為主題,專門蒐集社交網絡上的印度網民言論,並據此得出「印度愛國民眾支持當局」的結論。

+3
+3
+3

但遺憾的是,當「抖音」的母公司抱怨經濟損失時,至少1.2億印度「抖音」用戶也怨聲載道。幾十萬以拍攝短視頻為生的印度團隊更遭遇生計無着。《電線報》(The Wire)認為,在印度封禁抖音不會影響中國,因為其他國家的用戶仍能使用它。

同理,新德里封禁工廠俱樂部及Shien等的行為也影響到了印度普通人的生活,這些平台主要經營均價在1,000印度盧比(約合103港元)以下的男女成衣、小家電等商品。它使得印度城市貧民可以花8至12天左右的時間,用一筆小錢改善自己的生活質量。而今,印方在封禁之後卻不能提供類似的服務。

事實上,在6月下旬,中、印之間當時最大的經貿風波,即貨品清關風波已經給印度相關產業人士帶來了不安。中印之間的行家們大都清楚,這場貨物清關遇阻的風波與6月15日的邊境衝突多少有些關聯。只不過,面對突如其來、緣由不明的清關中斷,最先遭到當頭一擊的,卻是印度本土製造業。

譬如印度首富安巴尼(Mukesh Ambani)旗下JIO電信公司從中國訂購的多個集裝箱的貨品都在金奈被扣。此後,印度各大藥廠從中國購買的API、關鍵起始成分(KSM)、藥物中間體等材料也因「疑似非法進口麻醉品」等原因被扣留了一到兩周不等。由於中印貿易的行規是印方先向中方匯入全部貨款後,中方企業才發貨,這讓印度商家頗為受傷。

說到底,一兩次戰鬥的結果對於中印間的大勢終究影響有限。北京與新德里之間的政治、經濟的緊密聯繫仍將讓局勢轉向可控與平穩。更不用說印度在原材料和成品供應方面對中國的依賴仍然太高。

印度約45%的電子產品、90%的手機零部件、65%至70%的成藥中間體、三分之一的機械和近五分之二的有機化學品進口自中國。根據印度政府的一份聲明,印度製藥商從中國進口了大約70%的散裝藥品。在2018至2019財政年度,印度企業從中國進口了價值24億美元的散裝藥品和中間體。

雖然印度可以在公路建設和鐵路建設等領域將中國排除在外,但這將帶來一定的代價,並可能危及印度的經濟增長。此外,印度各邦也可能不會團結一致地突然抵制中國的產品和投資。

對新德里當局來說,中印之間的主要問題與次要問題在當前全球新冠疫情、貿易戰、經濟增速放緩的大環境下已十分明顯。新德里在發展經濟等問題上的客觀要求仍是真實的。因此,新德里一側在邊境糾紛上的立場是不會輕易轉向激烈行動的。只不過操控民意、馭眾有術的莫迪當局終究需要採取一點措施,讓印度民眾的拳拳愛國之心也能得到一些回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