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香港全民檢測 美國助理國務卿純屬自取其辱

撰文:黃治金
出版:更新:

針對新冠病毒肺炎的全民檢測「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已經進入第四日。截至今早11時,全港共91.7萬人預約登記,累計52.1萬人已採樣,累計完成20.8萬核酸檢測。另外,內地的檢測支援隊在8月初到港,現時已有420名內地支援隊成員在香港。

全民檢測之初衷,在於全面排查隱患,倘若無法獲得足夠的檢測量,也就難以達到阻斷疫情社區傳播的效果。唯此,當下自願參與的方式,實有賴市民的參與。唯獨當下不少市民對「全面檢測反而會加大病毒擴散風險」的擔憂,乃至「擔心中共藉機收集港人信息」等疑問,都可能令此次全民檢測陷入得不償失的結果。

值此時,美國高階官員竟也就香港全民檢測表態了。當地時間9月2日,在美國國務院的記者會上,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R. Stilwell)選擇回答了記者就香港這些關切的提問。

會上記者接連提出兩個問題,一是關於中國8月28日調整《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當中牽涉人工智能相關技術出口限制的調整,對字節跳動向美國公司出售TikTok的可能影響;二則是對於香港全民檢測,美方是否存在和香港民主活動人士一樣的關切。

2020年9月1日,香港醫務人員在伊利沙伯體育館的臨時檢測現場為一名男子採集樣本。(AP)

史達偉先回答了第二個問題。他說:「我不能說香港全面檢測的目的為何。我知道大家都能想到香港民眾對此有憂慮。這兩個問題也是相關的,因為都涉及資訊和中國收集資訊的方式。對照來看,你可回溯到過往我們所關注的所謂職業培訓中心,也就是維吾爾拘禁營,也曾進行大規模的基因檢測,但這被(中國)掩飾為對維族人的健康檢查。他們以健康檢查的藉口收集維族人的DNA。所以,有此先例,我認為香港人確實應該感到憂慮」。

有什麼樣的上司,就有什麼樣的下屬。軍人出身的史達偉在國務院平台公開進行此番帶有明顯偏見的指控,符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領導的國務院當前推動的「反華反共」輿論戰。但從美國疫情防控的國內殘酷現實來看,史達偉這番指控在無形中打臉了特朗普政府。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依舊是全世界最嚴重的,感染人數已接近620萬,死亡近18萬,尚有400萬人尚未康復。美國總統特朗普過去半年多次遮掩、拖延疫情防控,並多次公開宣稱,美國確診病例增加都是檢測量多的緣故,吹噓美國檢測量「遠多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雖然特朗普這句話屬於故意製造政治盲區、誤導國內選民,但最起碼反映美國國內支持更多檢測的現實。

而史達偉在特朗普日日向國民吹噓美國檢測量之高,試圖藉此掩蓋美國政府防疫失敗的情況下,消極看待香港全民核酸檢測,以誤導性言論故意放大部分港人憂慮,再次凸顯了美國人評判中國話題時的雙重標準。

↓↓↓↓↓下圖為各國檢測規模及確診規模對比:綜合各國人口規模不同,美國每100萬人/2031次的檢測規模,相對較高,與俄羅斯、法國、澳洲等國持平,唯每日確診比例也屬偏高

就第一個關乎TikTok的問題,史達偉還指控中國以法治的外衣收集個人信息和監控個人,包括人臉識別和影響個人入學和就業的社會信用評分體系。他認為,這些都應該是香港民眾擔憂的理由。

這種說辭萬變不離其宗,就是將美國右翼宣傳的「中國威脅論」全盤套用,利用香港、台灣、新疆等中國內部問題,故技重施,在美國主導的對華輿論戰、意識形態戰爭中指鹿為馬,將疫情防控看做政治操控,將政治選舉凌駕於國民健康之上。

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近來加大關注香港和台灣事務。圖為2020年7月他和新上任的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合影。(Facebook@Taiwan in the US)

在這一過程中,史達偉這樣的政客基本上看不到自己的雙標和虛偽,看不到自己國家的事跡。譬如,在個人信息監控方面,美國「稜鏡門」事件中所反映出的美國國安局劣迹,可謂觸目驚心。美國監控的觸角不但涉及德國領導人默克爾(Angela Merkel)等外國個人和實體,更廣泛覆蓋美國公民個人。

不過,史達偉當下這種指鹿為馬的言辭,也符合美國政府現時內政外交基調。譬如,8月末結束的共和黨的黨代會,特朗普和蓬佩奧基本上描繪了脱離當下疫情現實的「另一個美國」,同時圍繞中國和國內民主黨製造各種陰謀論。可以說,現在的特朗普政府基本上是非顛倒、黑白不分。

而能夠處處將新冠肺炎病毒「政治化」到極致的,恐怕只有美國特朗普政府及其官員了。可以預料,只要國內疫情得不到緩解,只要特朗普選情難有起色,這批將病毒政治化的政客,短期內依然會針對中國話題不放,香港話題也會持續作為其着力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