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區主席被免職 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還有前途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支持獨立的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托拉(Quim Torra)周一(9月28日)被西班牙最高法院裁定違反法院命令,被判18個月內禁止擔任官職、罰款3萬歐元,將在法院正式接納判決後馬上生效。托拉表示將會在未來數月提前舉行地方選舉,聲言「我們需要一個轉捩點,需要一個新的公投去確定(2017年10月的獨立公投結果)」。

在托拉離職後,屬於另一「加獨」政黨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ERC)的自治區副主席阿拉岡尼斯(Pere Aragones)將接任主席職務,直至選舉塵埃落定為止。

目前,ERC正與對打擊加獨立場較為溫和的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談判支持後者預算案的問題,而此前桑切斯得以拜相也仰賴於ERC在其信任投票中棄權(而非反對),因此托拉預期會以ERC與西班牙中央政府「暗通款曲」、「出賣加獨大業」為說詞,在未來選舉中為其政黨「一起為加泰」(JuntsxCat)爭取獨立派選民支持。

根據近兩年來的民調,ERC穩定領先「一起為加泰」。而對於托拉提前大選的挑戰,桑切斯的工人社會黨(PSOE)也擺出「歡迎之至」的態度,表示選舉要儘快舉行以打破加泰羅尼亞的「政治僵局」。

托拉周一走出政府宮時獲得獨派民眾簇擁支持。(美聯社)

然而,這個政治僵局能夠被打破嗎?

獨派屢次「違法」給人口實

托拉之所以會被免職,其案情與此前其他加泰獨派領袖被判囚的事件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曾與2017年運用職權舉行「非法」獨立公投,以至後來參與宣布加泰獨立, 去年底,12位被控的加泰前官員中有9位被判煽動叛亂或不當挪用公款罪成,分別判囚9年至13年。

與公投情況相近,托拉一案也出於其違規「急獨」的行為。2019年4月,西班牙正舉行大選,托拉無視西班牙中央選舉委員會的指令,繼續在其政府宮門前掛上支持被判囚獨派人士的政治宣傳海報,似乎是利用公權力去推行政治主張,讓他自己「身陷法網」。

桑切斯的小數派政府權力極其不穩,特別需要各地方派系的支持。(美聯社)

當然,此等違規遠較硬推西班牙憲法法院判定違法的獨立公投為輕,可是這卻給予了部份支持強硬打壓加獨運動的西班牙政治人物口實。本年1月,由8位最高法院法官和5位政黨推薦專家組成的中央選舉委員會就以7票對6票的輕微差異,判定托拉須因此被免職,引發如今有可能上訴至憲法法院的司法爭議。

此次最高法院的裁決,與去年底的裁決一般,料將引發另一輪的獨派示威。

為獨而獨 毫無寸進

然而,獨派示威與提前大選似乎也無助打破加泰羅尼亞「獨與不獨」之間的僵局:加泰民眾在此的立場依然割裂分半。

根據7月底的民調,反對加泰獨立建國的加泰受訪者升至50.5%,6年來首次過半,而支持獨立的比例則只得42%;同時,在疫情影響之下,加泰與西班牙之間的關係已不再是民眾最關心的議題。

不過,根據9月初的地方選舉民調,ERC與「一起為加泰」等獨派政黨依然預計能奪得加泰議會多數。如此看來,選舉過後,僵局仍然難改。

加泰獨派示威中可見街頭着火燃燒的垃圾筒。(美聯社)

自2017年加泰自治政府奮力「急獨」公投之後,獨立運動未見寸進,反而有稍見後退之象。可是,反觀歐洲各國獨立運動的另一例子蘇格蘭卻似乎聲威愈發浩大。兩者差別究竟在何?蘇格蘭獨立運動又有否值得加泰參照之處?

蘇格蘭「慎獨」的教訓

自2014年「合法」的蘇格蘭獨立公投失敗之後,獨派沉寂良久,連2016年的脫歐公投也沒有長久撼動支持留歐的蘇格蘭民情——其獨立公投失敗的原因之一正是人們擔心蘇格蘭「脫英」後不能「入歐」——然而,在約翰遜2019年底帶領保守黨贏出大選、2020年初英國正式脫離歐盟之後,形勢漸有改變。新冠疫情更似乎成為了民情逆轉的關鍵。

雖然蘇格蘭與英格蘭的抗疫政策相近,可是支持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領袖、蘇格蘭首席部長施雅晴(Nicola Sturgeon)在抗疫宣傳上面訊息一致、表現專業負責,與表態變於朝夕的英國首相約翰遜相距甚遠。根據本年5月的一項民調,82%蘇格蘭民眾表示施雅晴抗疫表現甚佳,而對約翰遜持相同意見的只有30%。

施雅晴抗疫形象遠較約翰遜可靠穩重,間接增大了其蘇格蘭民族黨的獨立訴求聲勢。(GettyImages)

同時,自本年6月以來的7個民調也顯示支持蘇格蘭獨立的民意高於反對者,其比例更三度超越50%的半數門檻,為施雅晴爭取第二次獨立公投打響聲勢。

來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更將成為二次獨立公投的風向標。目前,蘇格蘭民族黨並未有議會多數席位,如果該黨在選舉中贏得多數議席,甚至奪得過半數選票的話,英國政府將極難忽視蘇格蘭的獨立民意。

如今,施雅晴已決定將在來年選舉之前公布推行二次獨立公投的法案;另一方面,在首相人選民調中與約翰遜叮噹馬頭的工黨黨魁施紀賢(Keir Starmer)也未有明顯否定來年蘇格蘭議會選舉後二次獨立公投的可能。

施紀賢近來在首相人選民調中多次超越約翰遜。(GettyImages)

相較於加泰獨立運動,蘇格蘭離獨立之夢似乎比以往都要來得接近。

蘇格蘭民族黨之成,固然是建基於英國脫歐與約翰遜政府的不濟,可是更重要的卻是民族黨團結大多數的謹慎溫和獨立路線,不像加泰政府一般在實力懸殊的形勢下作無謂的正面對抗,也不「為獨而獨」,而是一邊打着支持獨立的旗號去做好一個「類國家」政府的實事,去證明蘇格蘭政府的管治比英國政府更好。

如今這套策略已暫見成效。在抗疫一事之上,施雅晴已在人們的眼中留下了蘇格蘭人管治蘇格蘭比英格蘭人更佳的觀感——無論這是否與事實完全相符。

若果加泰獨立運動要走出當下的政治僵局的話,他們也許要將獨立當作是政治表態,而將精力放在管治實務之上。獨立需要一個理由,而這個理由不能是爭取獨立本身。這也許是加泰政客可在蘇格蘭經驗中學到的一堂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