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為何赦免戴罪親信?

撰文:于冉
出版:更新:

11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完全赦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此舉有濫用「赦免權」之嫌,因特朗普赦免了與自己利益密切相關的盟友;另外也表明特朗普在為下台做準備,一般而言美國總統在最後一個任期的最後階段會行使「豁免權」;再者說明特朗普在為自己找安全出口。為了避免了盟友被轉為污點證人進而連累到自己,他已經不在乎輿論和口碑。

弗林是退役的陸軍中將,曾在奧巴馬(Barack Obama)第二個任期時擔任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局長。弗林是特朗普2016年競選團隊的核心人員,特朗普執政後,任命弗林為國家安全顧問。由於在權力過渡期間涉嫌「通俄」,2017年2月被迫辭職,在任僅24天,後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調查,成為美國歷史上在任時間最短的國家安全顧問。

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示:「祝賀弗林將軍——美國愛國者當之無愧的一天。左翼分子在過去四年裏對他和他的家庭所做的事情絕不能再發生在美國。」

背後的政治交易

美國聯邦調查局在2017年1月對弗林展開調查,該案件主要由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負責。期間,弗林曾兩度承認,自己曾在有關與一名俄羅斯外交官談話的事件上向FBI撒謊。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由特朗普任命。在這其領導下,司法部一直試圖對弗林撤訴。2020年5月,在特朗普團隊開始其競選活動後,司法部突然決定撤銷對弗林的指控,並表示,檢方無法證明弗林有罪,支持弗林撤案訴求。

沒想到,負責該案件的法官沙利文(Emmet G. Sullivan)拒絕了司法部的撤訴動議,還任命了前聯邦法官格里森(John Gleeson)來專門處理此事。

「司法部對弗林特別照顧,而這正是特朗普想要的,」格里森曾說。此外,他敦促沙利文法官不要允許司法部門出於政治動機的干預。

弗林也曾要求立即撤銷他的案件。一開始,在2020年6月,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3名法官要求沙利文對弗林案批准撤訴和結案。但是在8月31日時,經該法院全聯法官小組投票決定,推翻之前3名法官的裁決,指沙利文有權抵制司法部要求撤訴的決定,並有資格繼續審理該案件。

格里森曾表示,沙利文應該對弗林先生作出判決,不然特朗普總統會赦免他。果然,特朗普在他任期倒計時兩個月的時候出手了。

消息一出,許多民主黨國會議員非常憤怒,他們譴責特朗普的做法是在濫用權力。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利福尼亞州聯邦眾議員希夫(Adam Schiff)說,「弗林在與俄羅斯的通信上向 FBI撒了謊——在俄羅斯因干涉我們的選舉而被制裁後,這些努力破壞了美國的外交政策。」。「弗林對這些謊言兩次認罪。不管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如何試圖提出不同的意見,特朗普的赦免並不能抹去這一事實。」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更是就此事發表聲明,說道,「這一赦免是不公正的、無原則的,是特朗普總統迅速減少的遺產上的又一個污點。」「特朗普總統在這個案子中赦免了一個可能牽連總統犯有刑事罪的人。在特朗普最終離任之前,我們可能還會再次看到這種情況。這些行動是濫用權力,從根本上破壞了法治。」

為自己找安全出口?

納德勒議員的話很可能一語成讖。特朗普的兩名前競選顧問蓋茨(Rick Gates)和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特朗普的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他的老朋友和顧問斯通(Roger J. Stone Jr.),以及他的前競選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都在「通俄門」調查中被定罪。

此外,特朗普還將赦免一些因非暴力毒品犯罪、郵件欺詐、洗錢等罪行被判刑的人。這也符合美國總統慣例——卸任前大赦罪犯。

根據美國司法部的統計,目前為止特朗普在任上赦免的人數是一個世紀以來最少的:截至11月25日,他只作出過45個赦免或減刑。奧巴馬在任內批准了212次赦免,1,715次減刑;小布殊(George W. Bush)總統分別批准了189次和11次赦免和減刑。最「寬容」的要數杜魯門(Harry S. Truman),分別批准了1,913次赦免和118次減刑。與特朗普最接近的是老布殊(George H.W. Bush)總統,但也比特朗普多,是74次赦免和3次減刑。

特朗普在其任上最後的階段赦免自己的盟友,這也暗示着特朗普已經為下台做好了準備。因為理論上美國總統的赦免對象,是除了被彈劾之人之外的任何違反美國聯邦法律的人,所以總統擁有「絕對的」赦免權。然而這也廣遭詬病,因為涉及到「濫用權力」之嫌。

克林頓(Bill Clinton)在任上的最後一天赦免了芝加哥富翁里奇(Mark Rich),後者被曝為克林頓作競選捐款,克林頓也因為這件事遭到批評。福特(Gerald Ford)總統赦免尼克遜(Richard Nixon)也廣受譴責。因此,總統一般會選擇在最後一個任期的最後階段頒佈特赦令,以免影響連任之路。

而特朗普此舉,已經不在乎自己能否留一個好名聲,而只是怕自己的盟友以後轉為污點證人,從而連累到自己。特朗普在為自己找一個安全的出口,這與媒體和輿論來比,更為重要。可以說,特朗普對弗林的赦免是「合法」,但「不合理」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