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強硬派料掌監管機構 華爾街惡夢重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18日,拜登團隊正式公布兩大金融監管機構掌門人提名,分別為將領導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根斯勒(Gary Gensler),以及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新局長喬普拉(Rohit Chopra),兩人皆為不憚於與華爾街對抗、主張加強規管的進步派,這體現了新政府監管資本、引導資本惠及而非剝削工薪階級的決心。

或因民主黨意外贏下佐治亞州兩席參議員補選而獲得參院控制權,拜登團隊終於擺脫中庸的選人風格,響應進步派呼聲,提名了兩位讓華爾街後背發涼、共和黨或齊聲反對的金融監管者。負責揭露政府和華爾街間利益輸送的「旋轉門項目」(Revolving Door Project)的主管豪瑟(Jeff Hauser)形容,那些因兩黨鬆於監管、靠矇騙民眾發了大財的金融機構或個人,正緊張與律師討論對策。那麼,根斯勒和喬普拉過去究竟有何等功績,讓華爾街如此聞風喪膽?

嚴厲執法聲名在外

先看根斯勒其人,他雖曾在高盛公司工作18年並位至金融部門共同負責人,但他投身政界後未為老東家謀福利,而是成了強硬監管者,並利用其豐富經驗對華爾街狠手整治。尤其是在金融海嘯後,他在2009年至2014年擔任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主席期間,幫助起草了自大蕭條以後最嚴厲監管金融體系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並成功爭取到更嚴苛版本的沃爾克規則(Volker rule)——該規則旨在阻止銀行使用儲戶的錢進行高風險投機行為,避免政府再不得不使用納稅人的錢為其兜底,是《多德-弗蘭克法案》的核心。

根斯勒同時強力整改了野蠻生長的場外衍生品交易市場,設立了逾60條規管標準,並成立「掉期交易機構」(Swap Execution Facility)電子平台,使衍生品交易市場與股票和期貨市場一樣價格透明化,大大提高了投資者知情度,同時能有效實時監控衍生品市場,避免其無序擴張、重演2008年危機。

他還以執法強硬聞名,CFTC本只對一些小魚小蝦開罰單,甚至一度可能被合併至證監會,但他上任後敢於對大銀行下刀,包括嚴查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操縱案,最終開出了17億美元的天價罰金,以及設定了不易被操縱的利率制定機制,使原本不起眼的CFTC名聲大噪。曾有共事者形容,根斯勒是奧巴馬政府最嚴格的監管者,有這樣一位洞悉華爾街門道、經驗豐富、殺伐果決的監管者掌管證監會,難怪華爾街會瑟瑟發抖了。

另一位將執掌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的喬普拉也是「惡名」在外,他是左翼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的門徒,在沃倫於金融危機後成立CFPB後便入職擔任學生貸款投訴專員,他常在公共場合言辭激烈地批評學生貸款公司的掠奪行為,並為違法放貸公司的受害者提供了追償工具。

喬普拉在2018年被任命至共和黨主導的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後,開始推動從嚴處罰違法公司,並多次抨擊FTC裁決過輕。例如FTC與Facebook於2019年就「劍橋分析」醜聞達成50億美元的和解金,喬普拉曾炮轟這讓Facebook交完罰金就可一走了之,沒能對該公司收割用戶數據的商業模式進行實質限制,也未能解決該公司侵犯用戶私隱的核心問題。在喬普拉有望領導CFPB之際,大公司們重溫這席話後可能會後背發涼。

消費者權利倡議者利特(Mike Litt)如此形容喬普拉:「他在擔任公職期間,使用了一切可用的政策工具來保護民眾不受大公司侵害,他是CFPB局長的合適人選。」

進步派此前熱傳沃倫或接任財長一職,雖然她最終只能繼續擔任參議員,不過包括喬普拉在內的數位沃倫親信也得到拜登重用。(GettyImages)

或加強環保及政治獻金規管

那麼,根斯勒和喬普拉走馬上任之後,會先在哪些方面開刀呢?首先無疑是扭轉特朗普政府期間放鬆的規管措施,加強對投資者和消費者的保護。以證監會為例,特朗普任命的主席克萊頓(Jay Clayton)放鬆了對於公司審計獨立性的規管,取消了對沖基金按季披露所持股權的規定,並消除了部分沃克爾規則的限制,以便為銀行釋放400億美元的流動性,而嚴格的沃克爾規則正是根斯勒當年的主要成就之一,他上任後想必會先收緊這些規管。

另外,在2014年卸任CFTC主席後進入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書、對加密貨幣有諸多研究的根斯勒,應也會針對比特幣等出台更多規管。

CFPB也是急需整改,該機構在過去四年執法鬆懈,成了「沒牙齒的老虎」,在其局長卡蘭寧格爾 (Kathy Kraninger)罰款力度最強的2019年,只與企業達成了7.83億美元的和解金,去年甚至對13家涉及欺騙行為的放貸公司和銀行僅罰款10美元以下,這遠遠不及CFPB在2015年一共讓違法企業吐出60億美元賠償消費者的成績。卡蘭寧格爾甚至從去年起允許工資日放貸者(payday lender)在不確認借貸者是否能承受高利貸的情況下放貸,大大削弱了對借貸者的保護。從主管學生貸款起就着力保障貸款人利益的喬普拉,無疑會對放貸者和追債公司等推出嚴厲規管政策。

除了加強規管和嚴厲執法外,兩人很可能會還配合民主黨其他方面的政策主張。例如在環保方面,證監會可以要求企業在放貸給化石燃料行業、以及水濱房產開發商等可能造成環境污染的項目時,必須予以公開披露,便於輿論監督和消費者抵制。同理,證監會也可在政治支出、員工組成和福利方面強制企業披露,要求企業在政治捐款方面公開透明,以及倒逼公司平衡員工構成的多樣性。

喬普拉則可能會在學生貸款問題上配合黨內進步派,近來不管是左翼進步派的沃倫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還是建制派的參院民主黨第一號人物舒默(Chuck Schumer),都呼籲拜登給每位借貸者一筆勾銷5萬美元的學貸,舒默還指出此舉可以通過簽署行政令完成,不過拜登此前則只承諾取消1萬美元的學貸。曾在CFPB擔任律師的莫蘭(Eamonn Moran)認為,學貸問題應該是新局長心中頭等大事。

整體而言,從根斯勒和喬普拉的提名來看,拜登政府深刻意識到約束資本的重要性。資本猶如一條洶湧的河流,可以通過水力發電而造福民眾,也可能洪水氾濫造成巨大傷害。白宮決心防止資本作惡的做法讓人叫好,不過踏出這步之後,如何將加強監管塑造成社會共識,將公司文化從對股東負責模式引至對利益相關者負責模式等等,以引導資本惠及而非剝削普通民眾,則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