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哈佛學者:世界正因美國衰退而調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Donald Trump)1月19日通過白宮官方渠道發佈離任視頻,雖然隻字未提拜登(Joe Biden),但還是祝「新政府」好運,經歷了本月初的國會暴力事件之後,特朗普作為總統的聲譽在離任前損耗殆盡,人們迫不及待期待一個「穩定的力量」。1月20日,拜登接掌白宮,從拜登的內閣成員組成可以看出,民族因素非常多元,或許這正是拜登嘗試彌合社會撕裂的第一道努力。

儘管沿用了部分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的老人,但過去幾年美國社會發生的變化,註定讓新政府無法完全復刻「前朝」,外界普遍關注,拜登上台之後,將會如何重塑美國的內政外交。為此,《香港01》採訪了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波士頓大學政治學教授陸伯彬(Robert Ross),討論以上問題,此為第一篇。

01:拜登已經公布了內閣官員人選,民族多元是一大特點,如何從拜登內閣官員任命的角度,解讀拜登未來的施政方向?此外,內閣官員人選中也有許多奧巴馬時期的面孔,拜登會在多大程度上延續奧巴馬時期的執政風格?

陸伯彬:這些年以來,美國社會發生了不少變化,國內議程已經變了。我們現在面臨着移民問題、健康問題等等許多新的議題。這個時候,國內政策更應該關注窮人,支持少數族裔。

可以看到,拜登的政策方向非常多元化,很多都偏自由主義,在未來的施政中,他會逐漸實施這些政策。

拜登團隊有很多奧巴馬時期的老面孔,國務卿布林肯更是與中國多次「交手」,點擊大圖瀏覽:

+2
+2
+2

01:拜登曾承諾,上台之後會重回特朗普退出的多邊組織,但也有觀點認為,特朗普的基本盤很龐大,拜登若想要修復社會的裂痕,就必須照顧這一部分人的感受,民粹主義在過去四年被特朗普充分調動,拜登想要回歸多邊,也只能迴歸一半,對此你怎麼看?

陸伯彬:首先,拜登贏得了選舉,這意味着,不認同特朗普的人很多更多,同時也意味着,拜登回歸多邊有一定的民意基礎。

第二,拜登上台之後的美國,要回歸多個多邊組織,如《巴黎氣候協定》、世衛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貿組織、北約以及修復韓美同盟等等。我認為拜登宣布要重新回歸這些組織,不需要太久的時間,如重振北約組織、撤銷對歐洲、日本韓國的一些經濟制裁等等。這些都不會花費太多時間,需要花時間的是重建盟友和全球對美國的信心。

整個世界都看到了,相對中國和歐洲而言,美國正在衰落,因此美國的領導力也相應地削弱。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無疑加速了整個過程,導致美國的信譽急速損耗,這個世界也在不斷調整。

問題其實並不在於美國採取怎樣的國內政策,而是美國在全球的地位,拜登能做的就是開始恢復美國的信譽,使美國繼續作為全球化的重要玩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