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疫苗危機|過度謹慎反造就疫苗懷疑論?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疫苗接種已成為全球抗退新冠病毒的唯一實際出路。而疫苗接種的兩大挑戰無庸置疑是各種疫苗懷疑論(Vaccine Skepticism),以及阻礙疫苗分配的疫苗民族主義(Vaccine Nationalism)。在疫情初期曾狠手封城、力主全球合作抗疫的歐盟,踏入2021年以來,卻屢次成為了應對疫情的反面教材。

阿斯利康與血栓生成難見相關

上周初,至少13個歐盟國家,包括德法意西等歐洲大國,都因為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疑似與血栓生成(venous thrombosis)有關,而暫停有關疫苗的接種。當時已支持繼續接種疫苗的歐洲藥品管理局(EMA)表示,在歐盟國家共500萬宗接種個案中,有近30宗血栓生成的例子,當中還有受接種者因此而死。

這種數字在不少專家的眼中幾乎是微不足道的。在美國,每年有近6至10萬人因血栓生成致死;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2007年的一項研究,每年每千人中就有一人會有血栓生成,此比例在45歲以上的人口(即較可能優先接種新冠疫苗者)中也有急速增長的情況。

假設上述數據為真(且不考慮年齡問題),再假設歐盟的500萬已接種者的數字由2月1日(歐盟在1月29日批准使用阿斯利康)至數字公布的3月17日累計而成(共45天),我們用最直接的方法簡單一算——(5,000,000 / 365 x 45) / 1000——可算出在這群人中理論上的血栓生成的案例數應為616人。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3月19日接種第一劑阿斯利康疫苗。(Getty)

由此可見,雖然血栓生成與阿斯利康疫苗之間有沒有因果關係當時並未被仔細查究,也可知貿然據歐洲藥品管理局的數字而暫停疫苗注射也許是過於謹慎——特別是在相關疫苗接種最廣的英國專業機構也表明會繼續接種之時——甚至會在民眾心中種下對阿斯利康疫苗安全性的懷疑。

更奇怪的是,如果一個人在疫情嚴重地區想要盡力避免血栓生成,打阿斯利康疫苗避免染上新冠肺炎而住院(根據其第三階段測試的分析,阿斯利康疫苗對防止染病住院的有效率為100%),可算是絕佳出路——根據去年11月的一項數據分析,因新冠肺炎而需進入深切治療部的病人中,出現血栓生成的比例為28%;而在不必進入深切治療部的住院者中,此比例則為10%。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一篇批評歐盟疫苗接種政策的文章更直指:「如果你住在歐洲,又擔心血栓生成,你應該馬上趕去打阿斯利康疫苗」

疑心種下 難以揮去

當然,隨着歐洲藥品管理局3月18日在進一步查究後表明阿斯利康疫苗與血栓形成風險「沒有相連關係」(not associated),指出疫苗好處大過風險,德法意西等歐盟國家又再次決定重啟阿斯利康疫苗接種。

其後,有潛力問鼎總理之位的德國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卻稱歐洲藥品管理局的分析證明其暫停接種的做法正確,強調在沒有這個資訊之前繼續接種疫苗是不負責任的。

德國衛生部長施潘稱歐洲藥品管理局的分析證明其暫停接種的做法正確,強調在沒有這個資訊之前繼續接種疫苗是不負責任的。(Getty)

然而,這種謹慎卻是極其短視的。一旦人們接收到對某種疫苗的懷疑態度,這種心理很多時候都會發展成難以根除的疫苗懷疑論。例如1998年刊登於《刺針》(Lancet)的問題論文指稱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MMR)混合疫苗會引發自閉症,其後論文被指出錯,其作者也被發現有利益衝突、操弄證據等問題,然而此論文至今也被為疫苗懷疑論者所引用,連特朗普也曾宣傳疫苗會造成自閉的虛假資訊。

又例如日本媒體在2013年曾對「人類乳頭瘤病毒」(HPV)疫苗的副作用傳聞作出廣泛報道,導致政府暫停主動建議民眾接種,其後日本當地研究都未有發現能支持相關報道內容的證據,2017年更有日本疫苗專業群體呼籲政府重新主動推廣HPV疫苗接種,而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有相關建議,但在媒體對這些正面資訊甚少關注的背景下,日本當局也沒有修改政策。

根據2020年4月在《探針》發表的研究,這可能導致5,000至5,700名在1994年至2007年期間出生的女性,因為原可避免的子宮頸癌而死。

出自歐洲的全球震盪

在歐洲,疫苗懷疑論本來已經禍根深種。根據本年2月發表在《自然》(Nature)的調查,對於「如果一種新冠疫苗證明安全有效,而且有供應,我將會接受注射」此一意見,歐盟三大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分別只有68.4%、58.9%、70.8%受訪者同意,而此數在中國、巴西、南非等都在80%以上(美國則為75.4%)。

根據歐洲新聞台(Euronews)2月25日至3月1日進行的調查,願意接種低價或免費新冠疫苗的法德意受訪者比例只得37%、63%和71%,遠低於英國的76%。而德意兩國都有一半左右的受訪者表示,即使疫苗已獲批准,他們接種哪一種依然重要。

歐洲多國這幾天暫停接種阿斯利康疫苗,使血栓生成與阿斯利康的疑似關連在各大媒體新聞頭條上面宣傳了好幾天,即使沒有進一步降低願意接種新冠疫苗民眾的比例,也至少會讓人們對阿斯利康疫苗更生疑慮——法國總統馬克龍此前毫無證據之下指阿斯利康疫苗對65歲以上人士「大概沒有效」(quasi-ineffective),已造成不少負面影響——而阿斯利康正是歐洲疫苗接種運動主要依賴的疫苗。

法國民調機構Elabe在3月16日公布的一項調查就顯示,只有20%的法國受訪者對阿斯利康疫苗有信心,而沒有信心的則高達58%。

圖為2021年3月5日,法國斯坦一間醫院的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路透社)

阿斯利康疫苗懷疑論所影響到的,更不止於歐洲。由於阿斯利康使用弱化腺病毒(adenovirus)作為引發免疫反應的棘突蛋白基因的戴體,不必超低溫保存(2至8攝氏度即可),而且價格較低,成為發展中國家的首選。然而,如今歐洲對於阿斯利康疫苗的暫停接種,卻有可能引起發展中國家民眾對他們唯一可接種的疫苗產出疑慮,進一步阻礙本來已困難重重的疫苗接種行動。

非洲疫苗分發聯盟(Africa Vaccine Delivery Alliance)的其中一位主席Ayoade Alakija醫生,就批評歐洲多國政府暫停接種阿斯利康疫苗的決定「不負責任」,指「疫苗信心已被破壞,而陰謀論瘋狂流傳」。

如果全球疫苗懷疑論(特別是針對阿斯利康)因為歐盟行動而上升,歐盟各國的暫停接種決定將是責無旁貸。

進一步而言,歐盟近月疫苗危機中的種種政策失誤,遠不止於助長陰謀論,其鼓動起疫苗民族主義的源由和影響將另文交代。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