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克里訪華看政治話語:誰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前國務卿、白宮氣候問題特使克里(John Kerry)4月14日至16日訪問上海,成為拜登(Joe Biden)政府官員訪華第一人。作為一位中國民眾熟知且和現任中國外交官打過交道的老熟人,克里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尋求在氣候問題上同中國的合作。在中美緊張關係尚未緩和、多領域持續對抗之際,克里此訪算是一種「緩衝」。

那麼,考慮到他在奧巴馬執政後期中美競合關係中擔任主要角色,尤其是他擔任國會參議員期間的對華立場,以及此次想要通過氣候談判樹立的歷史地位,克里算不算是,或者説會不會是中國政府以前常講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呢?

在中國政治話語當中,「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算是一種很高的評價,專指那些就對華友好並在溝通中國與外界方面做出積極貢獻的個人。他們橫跨政商及文化和體育各界,包括前任或現任外國元首和首腦、政府要員、知名國際組織負責人和記者等等。

在美國,被中國政府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國人包括前任總統、國務卿和國安顧問以及部分親華的國會議員以及在華專家。比如,前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福特(Gerald Ford)、卡特(Jimmy Carter)、老布殊(George H. W. Bush)和克林頓(Bill Clinton)、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黑格(Alexander Haig)和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以及年初故去的傅高義等。

他們之所以被中國政府和官媒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就是因為他們在中美建交和關係發展過程中扮演了積極角色。進入21世紀,除了這些已確認的「老朋友」以外,中國政府在界定新的「老朋友」方面次數有所減少。

2015年6月23日,第七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美國國務院舉行。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時任國務卿克里和時任中國副總理汪洋(左一)出席。(AFP)

其實,中美建交後的40年裏,雙方的確是在「交朋友」。這是交朋友的一個過程,也是中國和平持續崛起的過程。按照貢獻值,前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也配得上這一稱謂,尤其是他在任內爭取中國合作反恐、最後排除萬難出席北京奧運會,給中國民眾留下了積極的印象。只是這個稱呼也要有一定的時間跨度和歷史底藴。這樣的話,奧巴馬及其同期幕僚克里等人並沒有被界定為「老朋友」。

但是,回顧本世紀初20年來的中美關係發展,克里應該是最近一位、或者最有可能擔得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稱謂的美國人。

從美國國內看,克里的官階雖然比美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低,但政治資格卻比布林肯高。布林肯曾是克里擔任國務卿時的副手。而且,克里資質和拜登相當。克里只比拜登小1歲,曾是小布殊的競選對手、民主黨總統提名人,擔任過國務卿和參議院外委會主席,和拜登共事多年,算得上拜登的政治盟友。擔任氣候特使後,克里被拜登賦予特殊的權力地位,屬於內閣級官員,也是國安會成員。

在國際層面,在奧巴馬的主導下,克里擔任國務卿期間也一直積極強調中國角色,和中國外交官交情深厚。無論是巴黎氣候協定談判,還是伊朗核全面協議談判,包括化解敍利亞化武危機,克里都非常重視和中國的合作。此次挑起氣候問題談判的大任,克里也希望能夠藉助在中國的人脈,提出一些要求,尋找合作空間。而且,氣候問題談判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如果克里能夠發揮積極角色,完全有可能樹立自己的歷史地位。

2016年6月7日,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北京閉幕。時任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和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在閉幕式上交談。(VCG)

就對華關係而言,在國會期間,克里曾支持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擔任國務卿期間,克里也主張強化同中國的雙邊及多邊合作。2014年,他曾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演講時同意駐美大使崔天凱將中美關係形容為最重要、最敏感、最全面、最複雜和最具挑戰性,在此基礎上,他又強調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most consequential)的雙邊關係,極大決定了21世紀的重塑。

他此次訪問上海的目的就是和中國氣候問題特使謝振華舉行會晤,也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舉行了視像會面,和中國尋找共識,為接下來美國主導的氣候問題峰會做準備。這體現了拜登之前所說的「在可以合作的領域開展合作」。但在推出基建和加稅舉措後才派克里出訪,拜登也是有意將氣候變化議題也和內政議題相掛鈎。所以,出於服務國內政治的需要,克里強調,自己不會向北京讓步,而且要讓北京承擔責任(make accountable)。

2020年11月24日,拜登提名克里擔任氣候變化問題。(AP)

這也符合當前拜登政府的對華強硬姿態。隨着中美博弈環境和性質的變化,美國誰對中國更強硬,誰就會在國內博得輿論好評和優勢地位。從奧巴馬民主黨政府調整戰略、圍堵中國的行為,到右翼特朗普政府時期升級對抗,再到拜登政府開展全面對抗,中美很難再像過去那樣以合作伙伴或朋友的方式開展接觸。

可以説,克里是最後一位見證和主導中美良好「競合關係」的美國政界人物。在他離任國務卿以後,對華友好不再是主題,中美競合關係也不復存在,兩國關係包含對抗、敵對、極端競爭和有限合作。現在,克里以氣候特使的身份和中國接觸,就是開展這種有限合作。雖然克里和中國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很低,但他算是中國政府和拜登政府打交道時的一個突破方向,或者一位積極的外交對象。

所以,即便克里稱得上中國的「老朋友」,北京也不太可能這樣講,因為對美博弈性質和應對策略早已發生了大的變化。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