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風雲|烏東棋局 美俄的大博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月上旬起,烏克蘭東部的衝突態勢便持續升級,基輔當局忽然加大了對當地兩大獨立政治實體:「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的交戰力道。

事態惡化不僅引來俄羅斯陳兵邊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亦連連出訪、高調表態欲加入北約,顯然有意藉此引入歐美勢力,增添自身底氣。

而細究此次烏東衝突緣起,導火線雖是澤連斯基炒作民粹等內政因素,但真正的對峙結構早在7年前便已成形。2014年烏克蘭親歐派發起反政府示威,罷免了親俄派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美國NGO與媒體又在此過程中「搖旗吶喊」,遂讓莫斯科繼2004年烏克蘭顏色革命後,再次感受到了地緣上的危機感,認為烏克蘭的反俄親歐已成主流,背後更有美國煽動,加入北約或許僅是時間問題。

在此氛圍下,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下令出兵接管克里米亞,並將其併入俄羅斯版圖;與此同時,烏東的親俄州亦組織民間武裝,與烏克蘭政府軍爆發了頓巴斯戰爭(Donbas war)。雙方纏鬥多時未果,雖簽有停火協議,卻仍不時零星衝突,故而會有今日兩共和國的實質獨立。

烏克蘭東部衝突導致緊張升級,俄-烏邊界大量集結軍隊。(Reuters)

在特殊的歷史、族羣與地緣政治脈絡共鳴下,烏克蘭苦於分裂困局,並淪為美俄博弈的戰線前鋒。從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頓巴斯戰爭,到今日的烏東局勢惡化,美俄對壘的煙硝幾乎無所不在。如此格局更將在可見未來內,持續擺弄烏克蘭的國家走向。

俄羅斯的帝國榮光

由俄羅斯立場觀之,其對烏克蘭決策與後蘇聯時代的戰略環環相扣。

1991年蘇聯崩解後,俄羅斯經受了幾方面的毀滅性打擊:在地緣戰略上,北約持續東擴,側寫了俄羅斯的「眾叛親離」;在經濟場域中,休克療法宛如一場華爾街對蘇聯遺產的殘忍劫掠;在大國身分上,蘇聯身為歷史中的「敗者」,已非俄羅斯所能援引依傍的對象。然正因有過如此輝煌,俄羅斯更會念茲在茲,欲以外交戰略尋回舊日榮光。

美俄對壘將在可見未來內,持續擺弄烏克蘭的國家走向。(Reuters)

平心而論,烏克蘭本未必會成美俄博弈前線,畢竟2014年前的俄烏關係雖波折不斷,卻總有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出面協調;然而2014年的街頭騷亂後,莫斯科認為烏克蘭遭遇美國策動的非法政變,親俄派恐無再起機會,這才提升了介入力道,不僅併吞克里米亞,更支持烏東反政府武裝。一系列舉措令俄烏關係蕩至谷底,卻也讓俄羅斯有機會實踐以下戰略目標。

首先,在地緣影響力上,俄羅斯的介入直接阻斷了北約東擴的進程。此前烏克蘭雖非北約成員國,不適用集體安全機制,但美國等仍持續對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以助其抗衡俄羅斯威脅。然而2014年的衝突暴露了現實殘酷,更凸顯承諾的鏡花水月,即如烏克蘭這般受北約潛在影響、庇護的重要戰略國家,仍無法免於俄羅斯進犯;甚至在北約後期的持續干涉、援助下,仍無力終結烏東兩共和國實質獨立的狀態。俄羅斯此舉可謂嚴重打擊北約威信。

2020年1月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米亞黑海烏斯季諾夫元帥導彈巡洋艦上觀看海軍演習。演習包括軍艦和飛機向演習目標發射導彈。(AP)

其二,在經濟場域中,俄羅斯介入克里米亞與烏東,將能直接攫取龐大能源與工業利益。2010年,烏克蘭以「允許租賃塞瓦斯托波爾的黑海海軍基地」為由,要求俄羅斯簽署《哈爾科夫協議》(Kharkiv Pact),對烏克蘭讓步極大天然氣折扣。然而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後,塞瓦斯托波爾隨之易主,俄羅斯迅即退出了《哈爾科夫協議》,直接省下每年40億美元的損失,克里米亞周遭水域的石油與天然氣儲量亦相當豐富,可堪未來利用。而烏東早在蘇聯時期便以軍火工業聞名,眼下仍是烏克蘭的工業重鎮,俄羅斯對其支持、甚至推動一體化進程,將能惠及本國工業生產線。

其三,在大國身分塑造上,俄羅斯隊克里米亞與烏東的介入,展現了保護海外同胞的能力,並彰顯其在協調區域衝突上的力道,即便後者與西方想象版本不同,但基輔當局與烏東反抗軍之所以能在2014年、2015年簽署《明斯克停火協議》(Minsk Protocol),俄羅斯的協調居功厥偉。

美國的反俄野望

而相比於俄羅斯遲至2014年的被迫強硬介入,美國對烏克蘭的投入與謀求開始得更早。

俄羅斯總統普京於2019年出席了連接克里米亞半島和俄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的克里米亞大橋鐵路橋開通儀式。(AP)

早在1994年,美國前國安顧問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便在政府報告中指出烏克蘭的地緣脆弱性:蘇聯崩解後,烏克蘭的經濟狀態宛如自由落體,內部親俄族裔更對回歸俄羅斯情有獨鍾,長此以往,莫斯科恐將在此推動並主導俄烏一體化進程,實踐整合前蘇聯地區的關鍵一大步。為免事態如此發展,美國須對烏克蘭投入大量經濟援助,並培植在地親美親歐勢力,更要為烏克蘭的獨立與領土完整提供政治保證。而這般建議白宮顯然銘記於心。

1994年布熱津斯基報告發表不久後,美國便主導了《布達佩斯安全保證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s)簽署,在烏克蘭移轉核武同時,為其提供安全保證,可謂促成烏克蘭「向歐看」的第一步,更為日後的北約東擴插棋部署。而自獨立以來,烏克蘭便成為美國在歐洲和歐亞大陸的對外援助主要接受國。1990年代(1992-2000),美國共向烏克蘭提供了近26億美元的總援助,每年平均高達2.87億美元,即便金額到了2000年代有所縮水,美國的對烏總援助依舊維持在將近18億美元的高峯上。

2004年烏克蘭爆發橙色革命,民眾舉起了橙色旗幟,穿起了橙色的衣服。(Reuters)

而在內政領域中,自2004年橙色革命爆發以來,美國深度介入烏克蘭內政,並左右高層人事任命,例如以扣留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要求總統撤換檢察長等;在軍事場域中,美國自2011年起,便年年夥同北約諸國同烏克蘭進行「快速三叉戟」(Rapid Trident)軍事演習,更自2015年起持續向烏克蘭武裝部隊提供培訓和指導,並聘請來自加拿大、丹麥、立陶宛、波蘭、瑞典和英國的軍事教練共同參與。

上述種種看在俄羅斯眼中,可謂公開威脅與挑釁。在其本就有意重塑帝國榮光的戰略考慮下,烏克蘭的高調背離自然不被允許,更何況美國將其打造為反俄軍事前線的用意昭然若揭,俄羅斯更無法坐視情況發展,這才有了2014年的併吞克里米亞、支持烏東獨立。就此視角觀之,布熱津斯基的報告或許提早實現了自己的預言。

眼下烏東對峙發展為美俄全面熱戰的機率不高,畢竟除卻土耳其高調支持外,諸如德國等皆要求召開峯會,以外交途徑解決地區衝突。然而時局演變至今,烏東的對俄一體化已逐步啓動,美俄在此地的博弈,將在未來持續上演。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