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黨候選人為激進左翼 韓或從《魷魚遊戲》變社會主義?

撰文:周萱
出版:更新:

韓國似乎是個不幸福的國家。無論是去年獲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還是近期爆火的《魷魚遊戲》,都在控訴矚目的貧富差距和底層困境,始終不散的疫情更在現實維度上加劇了中下層階級之苦,這也可能是為什麼高舉「全民基本收入」(UBI)口號的激進左翼候選人李在明本月10日能在執政黨初選中順利出線。
如若他在明年3月總統大選中當選,就將毫無疑問成為發達國家中最左翼的領導人,震撼程度宛如桑德斯(Bernie Sanders)當選美國總統、郝爾彬(Jeremy Corbyn)成為英國首相。那麼,如此激進人物為何俘獲了韓國民眾的心?他又計劃如何改造韓國?

根據執政黨共同民主黨10月10日的初選結果,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140萬合資格選票中拿到71萬票,由於得票過半自動成為該黨總統候選人,且得票率領先文在寅屬意的繼承者李洛淵11.2個百分點之多。同時根據韓國社會輿論研究所(KSOI)11日發布的最新民調,李在明若與在野黨兩大候選人洪準杓和尹錫悅分別進行一對一競選,都將以2個百分點以上的微弱優勢勝出。韓國研究(Korea Research)等民調公司4至6日進行的調查,更是顯示李在明領先洪準杓和尹錫悅3個百分點和10個百分點之多。

這不僅令人好奇,在共同民主黨黨內處於極左光譜、2017年黨內初選以近60萬票巨大差距落敗的李在明,為何能在短短五年間就迅速成為主流政治人物,並在沒有文在寅背書的情況下當選黨內總統候選人?他那令人望而生畏的激進福利政策又是為何被選民接受?這或是因為他較為鮮明的平民鬥士形象、經過檢驗的執政能力,以及韓國對於貧富差距越發強烈的義憤情緒。

鮮明的平民鬥士形象

雖說經過光州革命錘煉的韓國進步陣營都有強烈的平民鬥士形象,但不得不說李在明形象尤為突出。他出身寒微,初中畢業後為補貼家用進入工廠打工,結果先後遭遇兩次工業事故,手腕和手臂關節都被機器壓碎,被評定為六級殘廢,至今仍然無法伸直胳膊。此後他依靠苦讀拿到律師執照,從事人權和勞工方面訴訟,2010年起轉戰政壇先後當選城南市市長和京畿道知事。

儘管類似履歷在進步派中並不少見,但由於文在寅任內已有太多人權鬥士在掌權後腐化,包括曾因批評權貴而得「江南左派」美譽的前法務部長曹國被揭露以權謀私,曾有文在寅接班人之稱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也因性騷擾秘書黯然落台,就連文在寅本人也時被指責改革力度不如預期,因此依然保持清廉及改革形象的李在明,就在進步陣營中較具吸引力。

李在明(左一)成為韓國執政黨的總統候選人。(路透社)

例如他2017年與妻子參加綜藝《同床異夢》就展現了其住房二十年未換,家具嚴重老化,「古董」空調常因漏水而無法開啟,吊燈在夜間如鬼火一樣閃爍,老舊的電視機顯示屏更是出現裂縫,需時不時修理一番方能使用。此外,他也展現出不喜在外應酬,時刻惦記着回家吃飯的顧家形象。雖說上月爆出他涉嫌壓低價格出售土地給房地產商的醜聞,在一定程度上挫傷了選情,但由於目前檢方尚未發現其涉貪證據,他也堅持這是政敵陷害,並揭發了在野黨議員與該房地產商的利益輸送證據,因此廉潔形象尚且不算崩塌。

而他那推土機一般的強悍作風,也符合民眾對於領導人帶領經濟復甦和社會改革的期盼。例如在韓國去年疫情爆發初期,引爆社區傳播的新天地教會拒絕交出集會名單,他直接帶警察上門與教會人員對峙數小時,最後迫其就範,並依據名單迅速確定了感染鏈。他還因各種直言不諱的爽快發言被民眾稱為「汽水市長」,例如他在被質問過多福利政策會帶來預算問題時,他直言「不是政府沒有錢,而是有太多小偷」,也讓支持者拍手叫好。

當然,好的形象並不足以克服李在明那望而生畏的激進理念,他經過檢驗的執政能力,以及不斷改變的社會氛圍,也幫助他從邊緣真正邁向主流。

「全民基本收入」的旗手

李在明最具標誌性政策便是其福利政策,尤以「全民基本收入」為甚,簡而言之就是給所有民眾定期派錢以保證基本收入。儘管大多國際新聞讀者可能是在2020年美國總統民主黨初選時,才首次聽到華裔政客楊安澤(Andrew Yang)提出這一理念,但李在明早在2017年首次參選總統時就已提出並踐行這套理念。

李在明的試驗場是他在2010年至2018年擔任市長的城南市,以及2018年至今擔任知事的京畿道。關於前者,李在明最初上任時該市負債5,200億韓元(約34億港元),瀕臨破產邊緣,他通過開源節流及打擊腐敗,使該市在2014年被內政部評選為全國財政最穩健的城市之一後,便開始增加福利開支。措施包括開設公立醫院、加強資助長者,以及小範圍實驗「全民基本收入」,給在該市居住三年以上的所有24歲青年每年發放100萬韓元(約6,500港元),因為該年齡處於大學畢業和找到穩定工作之間的尷尬階段,李在明此後也在京畿道複製了這一措施。

這一政策並非無的放矢地撒錢,因為李在明是以地區貨幣而非法定貨幣派錢,且只限於三個月內在本地的餐館和雜貨店等中小企業使用,無法在大型連鎖商店或外地使用,這將最大限度保障政府的福利支出參與本地經濟循環,支撐了中小企業,又為年輕人稍微減少了生活負擔。而生活富庶的年輕人即便不使用這筆補貼,也不會造成浪費,因為所派貨幣只是過期即廢的當地貨幣,不會出現以法定貨幣派糖時常見的閒置銀行的浪費情況。除此之外,以包括數字貨幣形式在內的多樣派糖方式,也能幫助地方普及電子支付,發展數字交易技術。

疫情提升了韓國民眾對於更完善福利政策的嚮往。(美聯社)

雖然無法具體計算此等福利對經濟的提振作用,但許多當地商戶都予以高度評價,例如有菜市場小販形容許多顧客改變在連鎖超市購物的習慣,開始使用本地貨幣來菜市場買菜,京畿道首府水原市一家咖啡館老闆也稱顧客明顯增加,指這等福利政策對中小企業幫助很大。而關乎李在明治下轄區的整體經濟發展,城南市在其前六年執政期間平均GDP增速達到5.7%(韓國統計局現只提供截至2016年的各市GDP數字),高出韓國同期平均增速3.1%,這證明李在明具有一定執政能力,也使得「全民基本收入」的福利概念更具實用色彩。

當然,李在明只是在特定地區對特定年齡人群進行了實驗,與其真正的「全民基本收入」構想還相差甚遠。他此次承諾,如若當選,將在未來五年任期內,將向所有19至29歲的公民每年發放200萬韓元(約13,000港元),惠及約700萬人,並向餘下約4,500萬公民每人發放100萬韓元(約6,500港元),且最終目標將是每月向所有公民支付50萬韓元(約3,750港元)。至於由此顯著增加的預算,李在明希望通過削減不必要開支以及增加土地稅和碳稅來支付,同時也幫助打擊炒房和促進環保,但具體方案尚未出爐。

毫無疑問,李在明此前小規模的試點無法全面揭示政策的潛在風險,他也勢必會在當選總統候選人後面臨更多的質問和攻擊。許多反對派以及執政黨內政客都認為這將會使預算失控,尤其是他最終的派錢方案如若實施,將佔到現有財政預算的整整一半,平衡財政收入將成天方夜譚。眾多經濟學家也警告這可能引發意想不到的負面效果,例如僱主有意降低工資等,抵消福利效果等。不過,至少李在明過往的派糖設計和執政能力,使得韓國民眾並不會全然將其視為「空想社會主義」,這也是他能以黨內邊緣光譜成為總統候選人的一大原因。

民眾對完善福利系統的嚮往

此外,韓國社會對於貧富差距越發強烈的義憤情緒,民眾對於更完善福利制度的渴求,也推升了李在明的選情。韓國一直以來都被詬病為福利制度薄弱,其社會福利支出僅佔GDP的12.5%,遠低於經合組織(OECD)的平均水平20%,其中養老支出比例更是OECD中最低,該國高達43.7%的老年貧困率也為發達國家之最。除了長者深陷貧窮陷阱之外,年輕人也面臨財閥主導型經濟下優質崗位僧多粥少、競爭壓力極大的困境,這同時引發了結婚年齡推遲、生育率下降、年輕人負債高企和自殺率上升等一系列社會問題。

描述負債纍纍的底層民眾參與殺人遊戲的《魷魚遊戲》風靡全球,也反映出韓國底層民眾苦狀。(Netflix)

對此,韓國本世紀兩位進步派總統盧武炫和文在寅,都未能成功縮小貧富差距且實施突破性的福利改革。前者是因為執政基礎薄弱,國會被在野黨把持,又受到以三星為中心的經濟界、保守官僚、保守媒體、小布殊總統等美國右派包圍,因此改革自然相當有限。

而文在寅雖然顯著擴大了公共開支,不斷提高最低工資,實行縮短工作時長上限等一系列親勞方改革,但其收入增長型經濟政策始終無法激活經濟,因此在執政後半段便逐漸放棄,養老年金改革更是至今尚未啟動。更糟糕的是,文在寅失敗的房價調控政策使得任期內房價平均飆升七成,加深了民眾怒氣,也加大了有房者與無房者的貧富差距,這也是執政黨今年4月痛失首爾和釜山兩市市長的主要原因。

有感於民間沸騰的不滿情緒,向來具極大社會影響力的韓國文藝界,也在近年來接連推出了《上流寄生族》和《魷魚遊戲》等反映底層民眾苦境的作品,這也反過來進一步激發了民眾對於福利社會的嚮往,《朝鮮日報》便有新聞標題為「我不得不中途暫停觀看《魷魚遊戲》,因為這太接近於我地獄般的生活」,以此抒發了普羅大眾的共鳴。另外,疫情中進一步分化的貧富差距,更是激發了對更完善福利體系的渴望情緒。

因此,李在明的政策構想儘管激進,但他從政以來對福利體系的持續關注與強調,卻能引起民眾強烈共鳴。目前,他已成為執政黨的總統候選人,離總統寶座只有一步之遙,韓國選民明年將決定是否交由他大刀闊斧地改造韓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