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局勢|聯合國的眼淚 無止境的戰爭

撰文:陸一
出版:更新:

還記得4年前,時任敍利亞駐聯合國大使巴沙爾(Bashar al-Jaafari)呆坐在聯合國大廈裏,無助、淒涼、哭泣嗎?

2018年4月9日,聯合國召開的敍利亞化學武器會議上,巴沙爾剛與各國理事展開激烈辯論,怒斥美國造謠敍利亞化學武器事件。指責英法美三國是「騙子、偽君子」,建議他們好好讀讀《聯合國憲章》,讓自己從無知和專橫中醒悟。但是這番慷慨激昂的演講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因為在巴沙爾剛開始演講沒多久,英美法三國的代表就「憤然」離席。

4天後,110顆子彈還是殘酷地飛向了敍利亞——這個已經飽受7年戰亂的國家。十多萬人,再次背井離鄉。

要知道,敍利亞戰爭持續10年都難言結束,有人權組織稱導致了近50萬人死亡。然而,10年間對敍利亞的狂轟濫炸,50萬條血淋淋的生命,都沒有召開過一次聯合國緊急會議。

4年後的當下,2022年3月3日,聯合國大會召開自1997年以來的首次緊急會議,要求俄羅斯「立即、徹底、無條件」撤軍,以141票支持-5票反對-35票棄權通過決議,譴責俄羅斯入侵行為,要求俄方立刻撤軍。

2018年4月10日,在美英法再次襲擊敍利亞前,巴沙爾在聯合國大廈臨窗而坐,低頭沉默不語。(網絡圖片)

安理會決議具有強制力,可以授權聯合國會員國強制執行。而聯大決議沒有法律約束力和強制性,其作用更多體現在政治、道義約束上。而2月25日,聯合國安理會曾就烏克蘭局勢決議草案進行投票,由於常任理事國俄羅斯反對,該決議草案遭否決。

弱勢的聯合國大會

不可否認聯合國的作用。最起碼,聯合國每年維和行動是實實在在的,維和部隊做出了努力和犧牲。聯大、安理會的組織原則和工作方式,不僅給了小國發言機會,也讓大國在某種程度上不得不考慮一下小國的訴求。

但要說政治不正確的話了——聯合國的「管用」,終歸還是建立在當今全球的經濟、政治格局基礎上,而這個格局仍然是大國主導的。一旦觸及大國的核心利益,聯合國就「不管用」了。

「美國繞過聯合國安理會,悍然對XXX……」。XXX可以是南斯拉夫聯盟,可以是伊拉克,可以是敍利亞……近幾十年來,這樣的報道是不是屢見不鮮。

正在發生的烏克蘭戰爭,俄羅斯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就行使了一票否決權。

根據聯合國安理會官網記錄,截止2019年2月,美國、英國、法國、前蘇聯/俄國四國使用次數如下:美國使用81次,英國使用34次,法國使用20次,1991年前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共23次動用否決權(前蘇聯使用過百次),中國使用33次。這裏面多少政治博弈,多少政治利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冷冰冰的現實是:1997年以來的首次聯合國緊急會議,一份要求「立即、徹底、無條件」撤軍的決議案,在整個俄烏危機中,不會產生拐點性的影響,很難對俄烏衝突發揮實質性影響。這既與目前複雜的局勢相關,也與聯合國的行動力和效率下降密切關聯。當然,美國也曾經多次不遵守、不執行聯合國大會甚至安理會決議。當美國、俄羅斯這些大國都無視聯合國權威、破壞國際規則時,聯合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的作用也就會被逐漸削弱。

圖為2月23日,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在聯合國會上發言,譴責俄羅斯發動入侵。(AP)

和平對話有多難?

烏東局勢急劇惡化以來,以美歐為首的西方國家紛紛宣佈對俄制裁,從經濟、金融、科技、領空等領域全方位孤立俄羅斯。向來標榜「無關政治」的體育界,也毫不猶豫地站隊。在文娛領域,多家西方公司宣佈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或終止與俄羅斯的合作,俄羅斯人還被西方多項文娛活動「封殺」……甚至連俄羅斯的貓也被「制裁」了。

不是說俄羅斯不應為戰爭付出代價,而是制裁真的有用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四個反問很能一擊即中的回答——「2011年以來,美國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已經超過100多次,但是大家可以心平氣和地想一想或者討論一下,美方的制裁解決問題了嗎?世界因為美方的制裁變得更好了嗎?烏克蘭的問題會由於美方對俄羅斯實施制裁而自然而然得到解決嗎?歐洲的安全會由於美方對俄制裁而變得更有保障嗎?」如此,只能把俄羅斯逼入死角。試問一句,跟風美國制裁俄羅斯的國家,有幾個是真正為了和平?有幾個是在真正想解決問題?

而更會將俄羅斯逼入死角的是——綜合媒體報道,美國向烏克蘭提供6億美元加防禦性武器裝備,數百枚毒刺防空導彈;歐盟撥出4.5億歐元用於致命武器,其中包括防空系統、反坦克武器、彈藥;法國向烏提供3億歐元和部分武器裝備;德國則準備向烏提供1000套反坦克武器和500枚導彈……

圖為2月28日,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AP)

原本,俄羅斯並沒有採用美國慣用的那一套——大規模轟炸,把對方徹底癱瘓後,才讓地面部隊進場。在對烏開火的起初數日裏,除了導彈定點清除癱瘓軍事設施,俄羅斯空軍沒有大規模進場,也沒有進行狂轟濫炸。原因也很簡單,空軍轟炸,是很容易誤傷平民。所以,可以推斷俄羅斯本不想引發大規模傷亡和人道主義災難。本打算用優勢兵力、武器、戰力的情況下,儘可能把傷亡最小化。

但輿論場的煽風點火,歐美國家又直接援助武器,烏克蘭政府甚至要為民眾提供武器「保衛國家」。讓這個發展走上了「極端」對付「極端」的趨勢。衝突已經爆發的情況下,理性和剋制是非常脆弱的,誰也不知道未來局勢是否會升級到哪種程度,會不會失控。一旦局勢失控,最受傷的還是烏克蘭民眾。

聯合國大會緊急特別會議就表決中,中國投了棄權票,而後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作解釋性發言——「當前最重要的是儘可能緩解現地局勢,避免衝突升級甚至失控」,「俄羅斯同烏克蘭已經舉行首輪談判,儘管存在分歧,雙方都表現出繼續推進談判的意願」,「面對十分複雜敏感的形勢,中方再次呼籲國際社會堅持政治解決大方向,為當事方直接對話談判創造有利氛圍和條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