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錫悦當選韓國新總統 中韓關係未來難言樂觀

撰文:許輝
出版:更新:

韓國總統大選落幕,在野黨國民力量總統候選人尹錫悦以微弱優勢戰勝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李在明,當選新一任韓國總統。尹錫悦勝選,與此前民調排名第三的國民之黨候選人安哲秀在最後關頭退選,並支持尹錫悦有莫大關係。

作為保守陣營的總統候選人,尹錫悦選前和選間在外交和安全政策上發言頗多,公開表態中「親美抗中」的色彩非常濃厚。

首先,尹錫悦主張韓國外交與安全政策的主軸是韓美同盟。在處理與中美兩國的關係問題上,與李在明倡導獨立自主、務實和避免在中美間選邊站的外交政策不同,尹錫悦公開宣稱,韓國外交與安全政策應該「戰略清晰」,其軸心和出發點必須是韓美同盟,並在此基礎上加強與擁有相同價值體系的國家合作。尹認為,韓美關係鞏固了,韓國繼而才可在國際合作的框架之內展開對華外交,只有這樣中國才會尊重韓國,才能建立平等的韓中關係。

其次,在朝鮮核問題上,施行強硬對朝政策的尹錫悦政府尋求中國合作的需求降低。李在明倡導以「國家利益為中心的實用外交路線」對朝政策,認為在半島無核化問題上韓國離不開中國的支持。但尹錫悦卻認為,朝鮮只有在徹底遵守和履行韓朝協議的前提下,才能談及南北雙方的互信和發展。他還稱,這次總統選舉是在「同情朝鮮的左派政府和保護自由的政府」之間進行的一場「政權抉擇的戰爭」。

再次,尹錫悦主張對日友好,客觀上有利於韓美日同盟的發展,於中國國家安全不利。與李在明仇日的態度(主張廢除朴槿惠政府與日本簽署的《韓日慰安婦協議》和《韓日軍事秘密情報保護協定》)不同,尹錫悦對日態度相對友好。他曾稱日本福島核電站雖然遭受地震和海嘯重創,但核電站沒有完全崩塌,因此基本上沒有發生核泄漏。此外,他還批評文在寅政府過於將韓日關係與國內政治掛鈎,致使韓日關係幾乎崩潰。

從保守派總統尹錫悦的公開表態不難發現,其未來執政的外交安全政策總基調是強化韓美同盟、改善對日關係、逼迫遏制朝鮮和在韓美同盟的基礎上處理對華關係。

拜登政府在新版印太報告中提出,美國政府的中國戰略不再是寄希望於直接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而是從中國周邊國家着手,通過塑造中國外部環境逼迫中國發生變化。立場保守親美的尹錫悦當選韓國總統後,為美國實施新中國戰略提供了支持。美國認為尹錫悦上台後,能夠支持美國對華施壓,也有利於緩和韓日關係。美國希望韓國能夠選擇加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並和五眼聯盟(FVEY)形成良好合作關係,從而美國能在東亞撐起一個抗中聯盟。

尹錫悦親美的基調毋庸置疑,美國是韓國的長期安全依靠。但同時,基於中韓之間特殊的地緣政治和經貿依存關係,以及中國在朝鮮核問題上的影響力,尹錫悦政府的外交實際操作可能與其選舉期間的表態有很大不同。這在此前的保守陣營朴槿惠和李明博政府中也可看出,韓國不大可能一邊倒向美國。帶有對中國「既恨又怕」複雜情緒和繼承韓國傳統外交智慧的尹政府仍會選擇在中美之間周旋,儘管這種空間在中美競爭加劇的背景下已經越來越小。

而在對華具體外交安全政策上,尹錫悦政府必然仍會小心翼翼,在加強韓美同盟的同時避免刺激中國。一是與安全相關性較弱的問題上,韓國可能不會迎合美國而選擇刺激中國。如尹錫悦政府仍可能選擇不加入針對中國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也不會參加有針對中國意味的海上軍事演習。

二是在韓國的重大安全關切問題上,尹政府可能會突破中韓之前的限制,從而客觀上損害中國的安全利益。如在薩德問題上,尹政府對朝強硬政策可能會導致半島出現緊張局勢,繼而為韓國安全計,可能會突破文在寅現政府對華做出的「三不」承諾(即不加入美國反導體系、不追加部署「薩德」、不發展韓美日軍事同盟)。

總體而言,糾結的韓國心理上已經逐漸疏遠中國,而在行動上仍需要在中美之間尋得平衡。尹政府上台後中韓關係仍可控,其將施行有節制的親美政策。但隨着美國在東亞的繼續發力,尹政府對朝強硬導致的對中國的合作需求減少,以及韓日關係的可能改善,中韓關係的未來難言樂觀。可以預見,半島在尹政府時期恐出現緊張局勢,尹政府在安全等問題上也極有可能逐步背離文在寅政府的對華承諾,中韓關係未來可能會經歷不少波折。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