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單身女性海外求精生子:想生個聰明的混血BB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2月13日,一則「北京開放非婚生子女隨母上戶口」的微博在網上廣為流傳,高學歷、高收入女性是否可以出國購買優質基因生子的話題引發了各種討論。

在中國,相關機構不能為單身女性提供凍卵、試管嬰兒和代孕等輔助生殖服務。2003年,原衛生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範》明確規定,「禁止給不符合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法規和條例規定的夫婦和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女性要使用冷凍卵子,需持結婚證、准生證。而代孕,在中國尚未合法化。

限制之下,一些經濟條件好的女性將目光投向了海外,在美國、俄羅斯等國開啟了漂洋過海的選精生子之旅。

公司高級白領小滾珠(化名)。(網絡圖片)

選擇孩子的父親前,張薇(化名)做了一張Excel表。她詳細列出十餘名捐精人的學歷、長相、職業、愛好、族裔等信息,請親朋好友幫忙投票。

張薇是某科技公司的CFO,大齡單身女性,準備到美國選精生子。與她對接的美國某輔助生殖診所駐中國辦事處負責人侯鯤表示,張薇對事務很有掌控力,「連孩子都是自己完美定制的。」

據侯鯤介紹,近年來到該機構完成輔助生殖的人群中,單身女性大約佔到總人次的10%。「女性在美國買精後通過試管懷孕生子,至少需要50萬元(人民幣,下同)。如果代孕,費用至少上百萬元。」侯鯤說,由於費用高昂,目前只有少數高收入人群這麼做。「這些女性大多獨立,有著開放的思想,以金融和互聯網等行業的女高管居多。」

「我不能保證過幾年還能生」

兩年前,某知名互聯網公司高級白領小滾珠(化名)在一年內測了3次AMH值。那是評測女性卵巢儲備功能的指標,數值越高卵子的存量就越豐沛,當一名女性的AMH值低於0.7ng/ml時,想要受孕就很難了。

那年小滾珠36歲。春節前後第一次檢測時,她的AMH值還有3.72,六七月時變成了2.26,年底下降到了1.3。

雖然還沒結婚,但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對的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個孩子,「我不能保證過幾年我還能生,如果現在不生,以後可能會追悔莫及。」

國外精子銀行的儲藏室。(VCG)

希望擁有一個孩子的想法,在小滾珠的腦海裡徘徊了多年。十多年前,她讀了英國演化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她深受此書影響,認為基因是追求永生的,人類只是載運基因的生存機器。「所以我覺得必須要把我的基因傳給後代。如果我有孩子的話,我的DNA就沒死,只是我的殼死了。」

「對於這些女性,花這麼大代價獲得一個孩子,一定是在精神上特別需要。她不是為了道德或倫理層面的需求,而是精神層面。」侯鯤說自己的此類客戶中沒有一個是為了養兒防老生孩子,而是希望付出一份愛,或者有個陪伴。

「我想也是這樣。一群人圍著你死難道就很幸福嗎?」小滾珠反問,「所以我不會從傳統觀念來考慮這個問題。」

據悉,選精生子的單身媽媽是典型的「三高女性」:高齡、高收入、高教育背景。(VCG)

「三高女性」內地難尋佳偶

在外人眼裡,選精生子的單身媽媽是典型的「三高女性」:高齡、高收入、高教育背景。

38歲的小滾珠一頭長髮,身材苗條,戴著框架眼鏡的臉上幾乎看不到皺紋。她是工科女,本科畢業於一所重點大學,碩士畢業於清華大學,之後又在美國某名牌大學讀了MBA。

「幾年前,我在網上做過一次測驗。當時的結果就是,我的特質都是西方男性喜歡的,是中國男性喜歡的反面。」小滾珠說,她沒有大多數中國男人喜歡的小鳥依人、任勞任怨、一輩子做家務成全對方的事業,「所以最後人家看不上我,我也沒辦法。」

在中國,婚戀問題困擾的不僅是小滾珠這樣的精英人群,在各個階層,數目龐大的單身者正書寫著平行敘事。據《中國新聞週刊》2015年報道,民政部數據顯示,中國單身男女人數已近2億,曾引發過媒體和公眾對中國第四次單身潮的討論。

但能夠下決心選精生子的單身女性,大多集中在35-40歲,有過海外留學、工作的經歷,性格獨立,經濟條件良好。「她們都不是突發奇想來做這件事,基本都是經過理性考慮的。」侯鯤說。

位於中國河北的精子銀行。(VCG)

可根據族裔、學歷、長相等量身定制捐精人​

2017年,小滾珠正式決定到海外選精生子。醫生說,要先在國內完成與生育能力相關的體檢,包括AMH值檢測、子宮情況等。

「這是一道門檻,許多年過四十的女性在第一關就被判了死刑。」鄧絮陽說,有些人的卵泡已經不多了,去美國取卵,很可能是白跑一趟。

當時36歲的小滾珠闖過了第一關,接下來便是在美國的精子銀行網站挑選精子。這是一個和淘寶購物差不多的過程,女性可以根據族裔、學歷、長相、身高等信息「量身定制」匹配的捐精人,甚至可以看到一名常青籐盟校學生的績點成績。

許多女性認為,若能選擇精子,就想生個混血BB。(VCG)

挑選精子時,小滾珠曾在兩個候選人中糾結許久。一位長相酷似迪拜王子哈曼丹,頭髮烏黑,鼻樑高挺,目光深邃;一位是美國前海軍陸戰隊成員,擁有MBA、法學博士學位。

「哈曼丹王子」陽光健康,熱愛運動,簡介的第一句話是「這是一個充滿快樂的人」。小滾珠被這句話打動了。因為原生家庭關係不睦,自己性格壓抑嚴肅,她希望女兒是一個輕鬆快樂的人。

「而且『哈曼丹王子』的顏值要比海軍陸戰隊員略勝一籌,所以最後選了他做爸爸。」小滾珠說。

圖為受訪者與五國混血寶寶Doris合影。(受訪者供圖)

「你是媽媽精心挑選的」

不過,特殊的家庭結構也會帶來特殊的問題。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內媒記者,她接待過一名單身選精生子的客戶,從做出這個決定開始,便擔心孩子在國內成長可能受到歧視。

因為不少華人女性挑選精子時,也想過生個混血寶寶。但這名業內人士提醒,不要覺得洋娃娃漂亮,就生個藍眼睛、金頭髮的孩子。「(學校裡)孩子都是黑頭髮黑眼珠,就你兒子一個是藍眼睛,他就會被孤立。即使上國際學校也是這樣。」

小滾珠生下了女兒。(網絡圖片)

另一方面,「如果孩子長大以後問爸爸是誰,你打算怎麼說?」小滾珠說,不少人問過她這個問題。最近有一天,她逗弄睡夢中的女兒,寶寶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對著媽媽咧嘴笑。

「國外一些被領養的小朋友會對養父母的親生子女說,你們是偶然被製造出來的,我是被選擇的。我也會告訴女兒,你是被媽媽精心挑選的。」

(新京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