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故障】四川6旬漢在派出所疑遭毆打後身亡 2涉事民警被停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四川南充市六旬退休幹部何高江在攀枝花市米易縣養病,他上月25日到該縣派出所處理糾紛時,與民警發生爭執被控制,送院醫治時發現多處粉碎性骨折。不幸的是,他在術後治療期間,因上消化道出血搶救無效死亡。

何高江的家屬懷疑,何在派出所遭民警毆打,希望警方公布完整的監控片段資料。但對方只提供了事發當日的部分片段,並稱辦案區的監控影片因設備故障缺失。

四川南充市六旬退休幹部在派出所受傷後,送院治療期間身亡。圖為示意圖,非文中當事人。(資料圖片)

據內媒報道,事發在3月25日,何高江與攀蓮鎮青皮村一名村民發生爭執,並用拐杖打了對方,當地民警接報後將二人帶到派出所調查處理。據何的家屬憶述,警方提供給他們的監控片段顯示,何高江坐在在派出所大廳等椅子上等候處理,因身體不適找到民警請求送醫,但遭到民警拒絕。何於是開始責罵對方,這時有4、5個穿制服的男子圍著他。

有一名民警多次指著何高江的臉說「嘴巴乾淨點」,何回應稱「別人素質都挺好的,你是幹警中的壞蛋」,並掏出手機拍攝對方。這名民警多次告誡何,同時用手指著他的臉,何則揮動拐杖打對方。後來有兩名民警合力舉起何高江往地上摔,何被仰摔在地後被民警制服,雙手帶上手銬被帶到辦案區。

調查情況材料顯示,民警其後兩次進入辦案區詢問何高江遭拒絕。當日傍晚6時左右,一名輔警進入辦案區與何高江交談,何說身體疼痛,輔警於是聯繫救護車將其接至醫院。何高江入院診斷除兩處粉碎性骨折外,還出現多處軟組織損傷、面部裂傷(右眉弓處有傷口)、高血壓等。

何高江的家屬表示,警方公布的監控片段中,何被帶到辦案區時表情並不痛苦,右眉骨附近並沒有出血的傷口,左腳還可以撐地。如果當時就粉碎性骨折,他應該是很痛苦的,左腳應該行動不便。同時,何右眉骨上方後來縫了多針,懷疑何在被帶到辦案區後遭到毆打。

南充市嘉陵區委工作證顯示,何高江曾任金寶鎮副書記。(澎湃新聞)

對此,家屬要求警方出示辦案區監控錄像,但得到的答覆是案發當天辦案區監控視頻恰巧發生故障。報道稱, 3月26日上午,攀蓮派出所副所長許超安排輔警李超調閱相關視頻資料時,發現無法調閱3月25日辦案區視頻,於是安排聯繫承建商前來處理。承建商工作人員檢查發現,一台連接辦案區的24口網絡交換機出現故障,26日中午對交換機進行了更換,15時43分系統恢復正常。

辦案區內監控系統存儲設備日誌顯示,該區域視頻監控網絡於3月24日05時24分10秒出現「IPC斷網警報」網絡中斷,直至3月26日15時43分40秒恢復正常運行。

米易縣政法委書記熊玉蘭就事件回應稱,為保證調查結果客觀公正透明,已成立了「何高江死亡事件調查組」,調查組成員排除公安局人員,由縣紀委監委、檢察院、司法局、衛建局等部門人員組成。

對於派出所辦案區監控視頻恰巧缺失一事,熊玉蘭說,調查組已委託第三方鑒定機構進行司法鑒定,以查明監控是人為刪除還是因故障引起,目前調查組正在等待鑒定結果。

米易縣成立了「何高江死亡事件調查組」,調查民警在辦案區是否毆打何高江。(澎湃新聞)

而對於家屬反映何高江疑似遭民警毆打的情況,調查組對相關人員進行了調查問詢,所有被調查人員均反映在辦案區沒有人毆打過何高江。同時,調查組調取了米易縣公安局3月26日在醫院病房對何高江的調查記錄及執法記錄儀視頻資料,均顯示在攀蓮派出所辦案區候問室內無人毆打他。何高江入院治療到身亡期間也沒有提及在辦案區遭民警毆打的情況。

據悉,目前兩名涉事民警已停止執行職務接受調查。熊玉蘭表示,最終的調查結果需屍檢結果和監控視頻的司法鑒定結果出來後才能得出。

(澎湃新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