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暴力|長沙採耳大媽被誤指用掏耳工具摳腳 擺攤遭趕兒子嫌棄

撰文:蔡苡柔
出版:更新:

9月10日,一位在湖南長沙街頭疑幫人採耳的余姓女士,疑似用幫客人挖耳朵的工具「摳腳」被一名湖南的龔姓男子拍攝下來,影片在內地社群平台廣傳,網絡熱議「街頭掏耳朵」的衛生問題。
9月16日,該名女士接受湖南公共頻道採訪,澄清自己並沒有用幫客人掏耳的工具摳腳,用的是自己用來吸引客人的「響器」,她強調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事,「我覺得我沒有做錯什麼事,我只是摳了腳,摳的還是自己的腳」,她也提到自己受到街坊的冷笑以及兒子的不理睬,感到非常傷心,拍攝影片的龔姓男子也向她致歉。

「響器」遭疑是掏耳工具

日前,湖南長沙街頭有一個大媽在路邊舉起「正宗成都採耳」的牌子,標榜「一次15元」,但因生意清淡她閒暇便開始摳腳。一名路過的龔姓男子懷疑她疑似用給顧客「掏耳朵」工具直接摳腳,並且摳了「4、5分鐘之久」,他因此拍攝影片並上傳到抖音,迅速引發廣大討論。

而後該影片在內地各大網絡平台轉載,也有網民分享自己以前很享受掏耳朵,但醫生卻告訴他「耳朵長了腳氣」,因此變成中耳炎。也開啟一系列關於掏耳朵的場所不衛生的討論。但也有評論認為,不應該這樣「網絡公審」;但部分網民則認為,這類無良店家就應該被公布。

對此,9月16日余女士接受湖南公共頻道的採訪,她提到,自己用的是用來吸引人「響器」,她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她提到自己只是腳癢了,「順便用這個搞了一下腳,但是那個人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拍了還上傳到抖音。」

生意遭物業驅趕 余女士:路人冷笑兒子不理睬

而根據湖南公共頻道公布的影片,余女士更受到小區物業人員的驅趕。小區物業人員以不允許流動攤販為理由驅趕她,並提到她用掏耳工具摳腳。對此余女士反駁,物業人員則回答,「妳說不是,問題別人不知道啊,搞得輿論不好」,余女士提到,她之前在這裡兩個月了,這個物業人員從來沒有找過她麻煩。

余女士後來在接受訪談提到兒子一度落淚,她表示兒子「嫌她丟人」連電話也不願意接,她也感受到路上的人都在冷笑她。余女士表示,「我覺得我沒有做錯什麼事,我只是摳腳,摳的還是自己的腳,我連這樣的自由權都沒有嗎?」

她也提到,因為被拍導致她的經濟損失,她還要養老爸供兒子讀書更要繳房貸,余女士提到「知道自己一生都會被人嘲笑。」

而即使該拍攝者龔姓男子下架了視頻,但這些影片仍然在各大平台被轉傳,無法阻止網民「搬運」。龔先生則前往致歉,強調自己不知道「摳腳的東西不是掏耳朵的」余女士也反省自己在大街上摳腳。

流量至上:網絡暴力和個人隱私

日前針對許多網絡亂象,內地官方開啟一系列的清朗網絡專項行動。而對於層出不窮的網絡暴力、侵犯隱私事件也希望能有效治理。但在流量至上、網民數量龐大的內地互聯網要如何有效地網絡治理,亦成為難題。而在「流量至上」的時代,為了點閱和關注,越來越多人的隱私權受到侵害。

此外,網絡暴力事件走法律程序時間較長,但是遭到網絡暴力的一方時常得面對立即的心理壓力和經濟損失,更難以自證清白。以去年輿論反轉的「清華學姊」為例子,最終看監視器證明該學弟沒有摸臀只是書包碰到;但一開始自稱「受害者」的學姊以「正義」揭發為名造成「加害者」社會性死亡,反而使「加害」「受害」角色翻轉。

又,「羅冠軍事件」中,被誣指強姦犯的主角「羅冠軍」不只遭受網絡暴力和因為人肉搜索更遭到線下的騷擾,為了不給周邊的人造成困擾更換了許多工作,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聲譽盡毀。「網民的正義」有時候反而是一種欺壓和暴力。此外,有時即使當事者下嫁影片,影片也已經在各大平台傳播,難以遏止謠言。

而今年6月四川德陽法院宣判「女醫生遭網絡暴力自殺」案件,3名被告煽動網絡暴力造成女醫生自殺身亡,最終因侮辱罪獲刑。分別判處他們一年半、一年緩刑兩年、半年緩刑一年。但該案件發生於2018年,也已經事隔三年。(延伸閱讀:網絡欺凌|四川醫生遭詆毀謾罵後吞藥自殺亡 3被告因侮辱罪獲刑

許多內地網民提到,除了在法律上加大對「煽動網絡暴力」或「人肉搜索」等地處罰之外,也有人批評社群平台有其責任,追求點閱和觀看數並透過演算法推播許多爭議事件,也是這類網絡亂象的幫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