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演說提「民主」22次 總統告別揭五大民主警號

撰文:李藹明
出版:更新:

美國總統完成八年任期,有如一個時代的結束,歷屆總統發表告別演說一方面總結政績,同時預告國家面前的重大挑戰。奧巴馬也不例外,他於周二(10日)晚上發表告別演說,近一小時演說中,奧巴馬廿二次提及「民主」,寄語未來美國民主制度或會面臨威脅,需要美國人合力維護。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周二(10日)晚上發表告別演說。(美聯社)

奧巴馬在演說開首表示,今次主題將會圍繞「我們民主的狀況」,「在我們的歷史上,曾有某些威脅我們團結的時刻。這個世紀初正正是這種時刻。」在演說中,奧巴馬談及五大民主警示:經濟不平等、種族矛盾、兩極化、外國威脅,及民主政制的衰落。

相關文章:【精華】奧巴馬告別演說寄語美國人堅守民主 灑淚「我們做到了」

告別演說中,奧巴馬使用最多的字眼:

(香港01)

▲奧巴馬的演說中,有22次提及「民主」,屬出現最多的詞匯,其次是「人民」、「美國」、「改變」等。

  告別瞻前顧後 寄語未來

自1796年時任總統華盛頓首次發表告別演說後,這逐漸成為美國政治的傳統。過往總統除了會提及自己的功績,部分亦會於說到對未來的擔憂及寄語,包括2001年克林頓談政府償付國債的財政責任,2009年小布殊談反恐。回顧歷史,當年華盛頓亦警告美國人當心分離主義、黨派偏見過深及關注外國盟友關係。到1961年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則同樣以忠告作結,警告軍事集團或會有礙美國民主發展,可見他們談的都是美國當代面臨的最大危機。

相關文章:奧巴馬告別演說:民主要休戚與共(全文直譯三之一)

奧巴馬就美國的未來提出五大警示。(美聯社)

  未談特朗普 演辭樂觀

今次奧巴馬演說中未有一字提及候任總統特朗普,僅輕輕提及會「盡力確保順利交接」。面對國內的不安情緒及前路不明,奧巴馬的演辭貫徹一向的樂觀,但同時亦就美國的未來提出五大警示。

經濟不平等
奧巴馬指經濟亦是實踐民主的重要條件:「如並非每人都得到經濟機會,我們的民主不會成功。」他指若沒有適切教育、社會福利及稅制,「於未來數年,不滿及分化只會變得更尖銳,阻礙我們的進步。」

2014年11月25日,在波特蘭一場聲援Michael Brown的示威中,12歲Devonte Hart頸上掛着「免費擁抱」的標示,一白人警員見狀上前擁抱。在當時極負面的社會氛圍中,圖片成為希望的標誌。(Johnny H. Nguyen攝)

種族矛盾
觀乎近年美國的種族矛盾問題,奧巴馬寄語美國人要改變心態,對他人更有同理心,「我要更努力,並記着這前提:每一個市民都像我們一樣愛這國家。」他忠告美國勿把所有經驗問題包裝成種族矛盾,無助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

美國大選期間,大量有利特朗普的假新聞在Facebook散播,輿論質疑民意因此受扭曲。(Getty Images)

兩極化
近年美國政治受社交媒體影響甚巨,假新聞等充斥網路,奧巴馬忠告美國人勿太留守自己的同溫層,「我們愈來愈留守自己的氣泡中,不理真假,只相信立場相同的意見,而非基於現存的證據。」

欠缺事實作共同基礎,欠缺承認新資訊的意欲,拒絕承認你的對手亦有說得對之處,拒絕承認科學及理性是重要的,我們會難以溝通,無法取得共識及妥協。
美國總統奧巴馬

外國威脅
於外交上,奧巴馬指恐怖分子及獨裁者代表「對改變的恐懼」、「對外貌、語言、禱文與自己相異的人的恐懼、對法治的輕視」,以及「相信槍劍、炮彈或政治宣傳是最終的真理」,威脅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秩序。同時他表示更擔憂美國會因回應這些威脅,而扭曲自身價值。「ISIL會嘗試殺害無辜的人,但他們無法打倒美國,除非我們自己在爭鬥中,違背我們的憲法及原則。」

奧巴馬告別演說:圍爐取暖危害社會(全文直譯三之二)

民主政制的衰落

我們的憲法是份禮物,了不起又美麗。但它其實只是一張羊皮紙,本身沒有力量。我們——人民,以參與、抉擇、團結,賦予它權力。是否支持自由,是否尊重法治和執法,都視乎我們如何做。美國並不脆弱,但我們漫長自由路上所得的成果,還是難以保證。
美國總統奧巴馬
三藩市有示威者戴上自由神像皇冠和化上流眼淚的眼妝參與反特朗普的遊行。(Stephen Lam/路透社)

「當我們視民主為必然,民主則會受威脅。」奧巴馬寄語所有美國人都要合力「重建民主政制」,包括減少投票的障礙、金權政治的影響,亦要確保官員的操守及禁止以劃分選區操縱選舉結果(Gerrymandering)。

奧巴馬告別演說:比起八年前對美國更有信心(全文直譯三之三)

 相關新聞:【白宮之路第五站】投票日風險重重 有如危牆上的雞蛋?

  01百科:Gerrymandering(操縱選區劃分)
這個政治術語源於美國選舉,首創於1812年報章《Boston Gazette》的報道,是時任麻省州長格里(Elbridge Gerry)與蠑螈(Salamander)兩個英文的合成。由於州政府負責選區劃分,原則上每個分區應是形狀及大小相若,但格里卻巧妙劃分,把對手的支持者盡量集中到最少的分區內,以利及共和黨選情,重新劃分選區有如蠑螈形狀,因而成為經典。自此,這做法也為共和黨常用伎倆,也助其勝出上屆國會選舉。

(綜合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