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神魔之父參展動漫為粉絲 讚PokemonGO好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城出動捉精靈,早前的動漫節未必是香港動員人數最多的遊戲盛事,面對這類百年一遇的不可抗力,仍有兩個遊戲單位在facebook上保持相當高曝光率,除了跨國巨龍Sony的PlayStation VR眼罩,還有以新作《時空之門》、50多位港台Cosplayer、模特兒作賣點的本地遊戲公司Madhead新作《時空之門》。

Madhead執行長兼創辦人Terry曾建中(吳鍾坤攝)

根在香港的Madhead,早年靠《神魔之塔》殺出一片天,新作《時空之門》亦在近期推出。今年從台灣請來31位女將來港工作10天,另加一位已婚女神陳妍希,那到底要花多少錢耶!整個展區卻連一張點數卡也不賣,聽「瘋頭」執行長兼創辦人Terry曾建中說,令玩家開心才是長線投資。同時,他又欣賞《Pokemon GO》非常好玩,還建議手下多玩玩,學習如何善用地理元素做遊戲呢!

女將不是模特兒 建立互惠體系

為何特別在台灣帶30多個女生來港?香港沒女生合用嗎?

「台北遊戲展的神魔/時空女將人數更多、不難照顧的。其實今年已加入香港和其他亞洲國家的女生,之所以繼續跟一批台灣女孩合作,大費周章請她們來港,因為跟她們建立了多年友好關係,有經驗知道如何做好事情。」

原來Terry從來不當女將單純是cosplayer或模特兒,他要求參與者同時也是《神魔》和《時空》兩款遊戲的忠心玩家,也花時間跟女生溝通,令她們明白遊戲內容,從而在台灣各社交平台、直播平台上分享體驗,這個模式也開始在香港實行。「裝裝樣子出po沒用,我希望幫助她們了解更多,玩家們有共鳴才會喜歡上她們,一個個女孩的粉絲團愈發壯大,遊戲會一起成長,帶來更多活躍玩家。」

當中更有女孩因為《神魔》、《時空》收獲更多粉絲,follower由不足10萬增加至現時超過60萬,這些女生不是Madhead獨家專用,增加名氣後自能增加工作機會。換句話說,這不獨是Madhead單向花大錢在動漫節搞排場,雖然沒有實際收入,最大得著就是幫助女將們藉遊戲建立形像,令玩家喜歡上女將而跟遊戲結緣、繼續留在遊戲內,他朝一日會花錢課金,未來發表新作時這批用家將成為「回頭客」主動下載,是一場廠商、用家、女將三嬴局面。

Terry常常到後台跟神魔女將交流,女生們都不當他是一個經營價值數十億港元遊戲公司的老闆。(吳鍾坤攝)

Madhead最早期選了5位女孩子合作,Miss布丁(右)和小雪(左)是最佳例子,尤其後者在合作前粉絲不足6萬,現時已達60萬。(受訪者提供)

經營方法變 比神魔時更難玩

引申下去,Terry表示現時遊戲事業的宣傳方法,比數年前推出《神魔之塔》時更難玩。「過去做遊戲,多數只需面向一個小客戶群,針對某年齡、收入的人宣傳即可。但現在你已沒有信心收獲一個既定的目標客戶層(記者看到街上的訓練員,才驚覺手遊用家遍及男女老幼)。」

「另外據觀察所得,就算賣網上廣告,很多人也不會去click,我們要先在YouTube等人流高的網頁賣廣告,令網民對遊戲有印象,之後再在社交平台賣些install AD,吸引人的好奇心下載試玩,不同的機會我們也要捕捉。」

按照funneling的概念,100人看了廣告,有2個成為你的長期用戶已經很好,此後就要想方法觸發用家分享體驗,以朋友帶朋友去增加玩家數量,這又再印證了神魔女將的做法成功。那未來香港還會辦甚麼活動?Terry:「我們除了要做動漫節這類一年一度的大型活動,roadshow、出席由玩家組織的交流會、舉辦打機教室。遊戲這類商品以往不會考慮在紅隧口賣廣告,現在反而會做,過去《神魔》在台北西門町就架設過巨型裝置物神魔願望樹,這類街頭大型裝置在日本、台灣比較多,有機會也很想找機會在香港再辦。」

那動漫節這類大型集客活動還有存在價值嗎?「我常常問自己未來應該怎樣行,因為過去的成功,未必能複製多一次,我覺得重點是活動中有沒有新元素給乎玩家、又或者有否新衝擊帶給團隊。此外,很多玩家也期待每年一次跟我們見面,順帶一提,其實今年我們也邀請了港台外很多國家的cosplayer來參加,也有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活躍玩家全動找我助手,想帶同很多《時空之門》的資訊和紀念品回國跟當地玩家分享,所以這類大型活動除了集客外,還有其他價值。」

訪問中提到的台北西門町神魔願望樹,Terry表示有考慮在香港再辦。(網上圖片)

相比AR實景 Pokemon GO地理元素更好玩

香港動漫節分拆出CP創天同人祭,又將cosplayer活動的玩家從主場館踢走,或多或少影響人流。記者個人經驗,主要通道沒以往那種膊撞膞、人迫人的情況,玩家可能行得舒服,但商戶則擔心氣氛不再熱烈。Madhead也感覺到首日星期五的人流少了,記者大膽一問,那些玩家會不會改到街上捕捉小精靈?會否影響Madhead將來的宣傳、甚至製作遊戲的策略?

Terry:「我自己也有在場內走走,首天人流比2年前參展比較,的確少了點,但星期六日我覺得有回升,今天是打風前夕(8月1日)、明天影響更大了,跟團隊和神魔女將一起玩的慶功宴也要延期。」

至於記者提到的遊戲有沒有對入場人數帶來影響,他估計也是其中一個原因。「連我朋友間也在討論這話題。」《Pokemon GO》的成功跟任天堂本身品牌跟小精靈人氣有關,這一點是他人無法比爾的,但當中的AR玩法,GPS地標也是成功因素,Madhead會否承接玩家對這類元素的好奇心,製作相應的新遊戲?「AR我們暫時不考慮,但location based service元素(LBS/地理位置服務)卻大有可為,他可迫人出街搶據點、收集小物,這很值得深思如何可運用得更好,比如到不同地區進行PvP(玩家對戰)、地區限定關卡,我們正在思考如何將之融入遊戲。老實說,我還叫同事多玩玩不同類型的location base遊戲,想想有沒有好點子加進《時空之門》,或者推出新作。」

其實今次動漫節內也有期間限定關卡,未來會否改為LBS地理位置限定,入場才能取得呢?(受訪者提供)

擁抱失敗繼續改版

《時空之門》以很高成本和技術去製作,也花了很多錢去宣傳,最近《時空》在1.1版中的「無屬性戰鬥力計算」方面出了問題,甚至出現課金退款個案,有沒有影響遊戲下載量及活躍玩家數量?

「其實《神魔》在推出初期也改版頗密,我們沒有一個既定的指標、要達到一定下載量,只想做好遊戲內容。在1.1改版前也跟記者你見過面,當時已發現1.0版中不少問題,比如消心磚非常困難,主動技、升技系統方面也想大幅度改變,1.1是出了錯,已馬上改正,所以我們更加關注1.2改版,最終玩家的反應良好,這令人鼓舞,加快了1.3版本的製作,當中很可能增加新寵新角色。」

Terry繼續針對改版問題說:「做遊戲要求變,過程中一定要大膽,我們容許團隊勇於去做,有錯則馬上反應。其實老實說,動漫節期間一個抽蛋活動也出了點錯,這不會影響將來做其他改良。」記者也追問到《神魔》的消息,它絕不會因《時空之門》出現而停止更新,未來兩者甚至有機會讓角色crossover呢!

那Madhead同事都忙於改版,何時會有新作?「《神魔》、《時空》兩團隊加起來共100人,他們每天的工時已經很長,一直有腦力震盪一些好的想法出來,新作是有的,但現在仍然要賣個關子。」

紀念代言人陳妍希成婚後來港參加Madhead活動,即使相應抽蛋活動有點出錯,但今次輪到玩家有著數,網上沒太多「聲討」聲音。(受訪者提供)

香港為根 跟學界業界玩家結緣

不少香港個體戶認為香港手遊市場很難做,Terry怎樣看?「香港沒有專科學習製作遊戲,所以找人才不容易,我自己也不是這方面出身,團隊很多人才是我從不同專業方面拉攏加入,好處是大家都對遊戲有heart、很搏命,即使本身沒這方面經驗,反而更主動學習。

「我們也時常招募大專實習生、贊助大專院校的程式設計活動,除了獎金獎品,也安排人才到台灣分公司海外實習,當中不少人在畢業後選擇回來madhead工作。」此外他們也跟在香港默默工作的獨立單位多作交流,目的不一定是謀求合作,而是因為香港團子細,希望在業界結善緣。

現時madhead最大心願是製作一些香港地區以外無法創造,代表香港的故事。
「香港的營商環境、費用和稅項也不多,但更最重要是我跟團隊多數都在香港長大,無論香港好與壞,也沒打算搬到別個地方工作,大家都希望在香港創造一家公司,讓人知道香港也做得到好手遊。」

Terry表示Madhead會繼續紮根香港,記者則希望他在功能組別中為I.T.界選個更有能力的議員入局。(吳鍾坤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