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黃美芸 飛女正傳

好生活
特約內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年半前,高錕教授離世,剩下妻子高黃美芸在香港生活。現年85歲的高太,兩名子女都在外國定居,獨自在港的她,卻毫不寂寞。她喜歡運動,至今仍保持打網球及跑步的習慣,早年更一度玩滑翔傘,乘著艷陽迎著清風,飛越高山峻嶺,笑言來生要做一隻飛鳥,自由自在,天空任我行。「飛」的背後,她有一種自得「耆」樂的生活態度。這名來自人間的「飛女」,愛追韓劇睇靚衫,絕對是「貼地」的鳥兒。

「高太來了……」香港中文大學的職員一看見高太,就像看見老朋友一樣。一頭銀灰色頭髮的高太腰板挺直、步履輕盈,身穿一件淺灰色外套,配上彩色絲巾,笑容可躬,說話嗓門不大但速度頗快。看她優悠地坐在沙發上接受訪問,樣子很是自在。

高黃美芸每日早上六時起床,定時作息、運動和飲食,午後通常來個小睡。她說,養生之道在於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而這種習慣必須從年輕時開始培養。「我會鼓勵大家,年輕時候保持心境開朗,一直保持下去,就會開心一輩子。好像做運動,待70歲才開始,就欠缺耐性做下去了。」

高太說到做到,60歲之齡依然無懼一試滑翔傘,體驗飛鳥翱翔天際的自由,更令她有所啟發:「可以轉世的話,做雀仔都不錯喔,飛來飛去,十分自由……但是做雀仔都辛苦呢,要覓食,又會被捕食。」說時不禁俏皮一笑。

至愛獅子山八仙嶺美景

喜歡欣賞高山開闊美景的高太,年輕時愛跟家人或友人結伴行山,在獅子山、八仙嶺都留下很多足跡和回憶。曾居於英、美及香港,她認為各地各有風景,歐洲例如瑞士的美景亦是她所鍾愛。現在雖然體力上應付不了行山,她卻依然堅持運動的習慣:「每星期打兩至三次網球,每次兩小時,打得好就很開心,回家後會開心一整天;下雨天就會跑步,大約跑一小時。」

高太跟高校長同樣熱愛打網球。

運動以外,高太的飲食要訣原來始於年幼子女的勸告:「子女十多歲時,從課堂上學懂多鹽、多油的飲食對身體不好,回家告知我們,我跟高校長就聽話了。」從那時起,她便養成少鹽、少油,多吃生果及蔬菜的健康飲食習慣,更苦口婆心勸告大家:「飲食健康、多做運動,有可能減低年紀大患上腦退化病的風險。」

難忘外脆內熱鮮麵包

主張健康飲食的高太原來也有饞嘴的一面,最難抗拒是滿載兒時回憶的麵包。「當年英國正值打仗,很窮很窮,媽媽會叫我去買麵包。捧着熱烘烘新鮮出爐,外皮脆脆、內裡熱呼呼的麵包,邊走回家邊偷吃,回家後給媽喊打,哈哈……」如此又熱又脆的麵包,高太說得幾乎伸手可及。

1960年代高錕夫婦及一對兒女於英國生活,自認是「虎媽」的高太對子女的學業從不放鬆。

今日的高太,一子一女早已成家,均定居於美國,共有三名孫兒。回想年輕時代,高太自言自己跟一般中國媽媽無異,都是一名「虎媽」:「那時候,時刻都要求子女要做得成功。女兒長大後不忘向我投訴,說讀書時考取數個A都被嫌棄,要求她要考得A+。」子女現在為人父母,卻也像她當日的模樣,「但沒有我那麼嚴格。」

多謝高錕 聯繫無間

目前雖與子女分隔千里,親密度卻不減。「WeChat、WhatsApp都是免費的,透過鏡頭就可以看到孫兒走來走去。」話畢高太不忘補上一句:「多謝高校長……」此話絕對不假,多虧高錕教授研發的光纖技術,打破地域界限,高太今日才能跟兒孫聯繫無間斷。

高太選擇留在香港定居,都是因為香港的醫療系統。「對年長人士而言,最重要是醫療服務,這方面香港的確很不錯。」她指美國的醫療水平也不錯,但患者需自行承擔部分醫療開支,對退休人士來說是一大負擔。另外,在香港容易聘請家庭傭工照顧生活,對高太來說也非常重要。「始終年紀大,體力不佳,難以照顧日常起居。」

愛「煲」韓劇 睇靚衫

閒來無事,高太原來和不少香港人一樣愛「煲」韓劇,午飯或晚飯後,都會追看一兩集。她特別喜歡看偵探題材,也愛看劇中女主角的時尚造型及華麗服飾,對講述經營生意的情節也甚感興趣,「可以學做生意」,笑言「看劇長知識。」問她有否追看近期大熱的韓劇《愛的迫降》,她笑而不語。

談高太,當然不得不提及跟她鶼鰈情深,共同度過接近60個寒暑的丈夫高錕。這位「光纖之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給世界帶來偉大發明,但是在此之前,一個中國人要在外國闖出名堂,實非易事。「他都遇到這個問題,所以當高校長有機會回到香港中文大學出任校長,算是實踐了他年輕時想成為CEO的事業夢。」

高錕於1996年卸任校長,2004年確診患上腦退化症,高太自此肩負起照顧者的角色,要重新學習如何跟這位既熟悉又陌生的枕邊人相處:「高校長患病初期,我也深感徬徨,加上自己耐性不足,難免向他發脾氣。每當我發脾氣時,看到他很害怕的樣子,我漸漸知道自己錯了,開始學習以笑相待,就算是假的,也要裝下去。如是者,一扮便數年,不知不覺間,假笑也變成了真笑。」

2015年出席「高錕慈善基金」成立五周年慶典暨高錕首次個人巡迴畫展揭幕禮,夫妻恩愛的一幕。

當時社會對腦退化症認識不足,亦欠缺對患者及照顧者的支援,觸發夫婦二人成立慈善基金的念頭,「高錕慈善基金」遂於2010年正式成立,為病患者、家屬和照顧者提供協助,並與本港各相關組織合作,冀望善用資源,提高護理水平。基金成立十年間,高太堅持每月跟員工開會,籌劃講座及活動。

感謝馬會捐助流動車

談及對腦退化患者的支援,高太感激香港賽馬會支持成立「賽馬會高錕腦伴同行」流動車服務。「好多謝香港賽馬會,沒有他們的捐助,流動車不會這麼成功。流動車服務至今已有六、七年,每次都捐錢支持我們,感謝。」流動車重約16噸,設有多元化設備並有護士及社工當值,走遍全港18區,提升公眾對腦退化症的認識,目標及早識別患者及安排社區護理服務。

「賽馬會高錕腦伴同行流動車」2013年正式投入服務。

此外,馬會早年撥捐在沙田成立本港首間照顧腦退化症患者的中心「賽馬會耆智園」,為患者及其家屬提供適切的服務及訓練,減慢患者的衰退速度,以及紓緩家屬的身心壓力。高太說:「隨着香港人口老化,患腦退化症人數上升,實在需要更多社福支援服務。」

2010年高錕伉儷到訪賽馬會耆智園。左一為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左二為時任馬會主席陳祖澤。

作為香港中文大學前任校長的妻子,高太同樣關心香港年青人。她認為年輕人應該有夢想,不要因為找工作困難、或是居住環境擠迫等問題而放棄追夢。問及她的個人願望,高太最想身體健康,「我未必想長命百歲,有足夠精神打波便好。」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只有對自己不放棄的人,才不會老。」完成訪問的高太因應疫情不與人握手,改為來個elbow bump,然後雀躍地向在場中大職員說:「不如我們一起吃飯?」人家答:「疫情喔……」活得自由自在,便不易老。

閱畢高太自得「耆」樂之道,你又有否了解過自己,是否有尋找快樂的能力?
即按以下連結回答簡單問題,尋找你的快樂指數!

*資料提供:《駿步人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