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玩具之間】藝術家以玩具為媒介 重塑童年「夢想空間」

最後更新日期:

不論人或小朋友,玩具都在他們人生佔着很重要的地位,不過從前至愛的舊玩具,經歷了人和事變遷與時間洗禮後,地位也許依舊,感受卻可能完全不同。《玩具之間》有別於純粹展示收藏的玩具展覽,新晉藝術家將他們過往擁有的玩具作創作媒介,介乎於藝術與玩樂之間,以另一方式來呈現他們曾幾何時的心頭所愛。

攝影:龔慧

德軍的Tiger I田宮模型對童年時的偉師傅影響深遠,此情景模型可當成發生在飽經空襲的1940年代初法國戰場。

《情景模型系列》創作人 黎偉亮

《玩具之間》展覽的策展人黎仲民(Andio),本身為跨媒體藝術家,他指今次展覽的靈感源於半年前的初夏。當時Andio正參與本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行雲若水》(Be Water)主題下的「實驗H場」裝置藝術聯展,期間一同參展的藝術家駱敏聰(Kel)與熟悉軍事和汽車的黎偉亮(偉師傅)正於據點藝術工場埋首砌模型,Andio跟他們聊起玩具經,是促成此展覽的契機,「傾談間我提出在年尾用玩具弄些東西的初步建議。我早年砌過模型,看到Kel和偉師傅當刻的專注和熱情,覺得製作模型的過程跟畫畫類藝術過程很相似,同樣蘊含對技術和心力的高要求。」 Andio觀察到人們透過砌模型來表現自我、傳達意思:「『玩具作為一種媒介』之意念油然而生。好多人砌高達不會用到隨盒附送的貼紙,而是自己滲線、噴油上色、設計場境,藉而重現情節、抒發感受,創作成分高,也有可觀藝術性。」

據點藝術工場《黃竹坑聚疊》系列展覽,展品以使用不同物料(多為區內撿拾廢棄物)重新砌成的裝置藝術為主。Andio以玩具作創作主體,示範它如何成為媒介,用來敍事與人交流,從中發展理論。

「木材、金屬和塑膠是裝置藝術家常用的原料。玩具在好多人眼中是套模的現成物;我們嘗試將它當成原料來創作藝術。」 Andio指Kel的士兵組合《那堆怪兵》具有最強的「原料」元素:「Kel利用軍事模型常有的額外或多餘零件,如士兵手腳軀幹等『殘骸』來拼湊成怪異的生化合成軍團,便是將現成物徹底變身、賦予新意。」

Kel的《那些怪兵》以軍事模型多出的殘件組成畸形合成軍團。

以玩具作為一種媒介

迷你四驅車、彈珠人、數碼暴龍機、寵物小精靈遊戲卡和扭蛋、超人搪膠公仔、爆旋陀螺及索斯機械獸電動模型等,都是1990年代成長的兒童大都接觸過的玩具,為日本電視動畫、漫畫、特攝片集和遊戲之周邊衍生產品。「我不認同玩具純屬商品,玩具除有原著背景根源,亦維繫住一套文化。」 Andio視玩具為影視中人物和科技的實體化延伸,故事跨越了媒介界限,在玩樂時重溫,他再以高達為例解釋:「不熟悉原作的人只會視機動戰士為普通機械人;對於動畫觀眾,高達有完整的故事、知識意義,箇中盛載着感情。」有不少動漫畫是玩具商創作出來推銷玩具,有商品(玩具)才有作品,迷你四驅車是一例;他認為隨着劇情發展變化的角色遭遇和世界觀,豐富了玩具內涵和想像力:「我們的四驅車要放在狹窄的賽車軌道,再配合改裝才能順暢地轉彎;但《四驅兄弟》中的四驅車隨時能依從車主意志直行轉彎,還能出招,這種動漫和現實的落差頗堪玩味。」

《再走一趟》是Andio投入迷你四驅車之小學生涯「時間囊」。

同於「實驗H場」聯展的卓穎嵐和黃福權及偉師傅在內的幾位句點藝術家,基於各自經歷和喜好陸續加入《玩具之間》創作。Andio作品《再走一趟》的四驅車工具箱以及部分賽道都是具廿年歷史的「文物」,箱中放了一張Andio在小學三四年級跟妹妹拍的貼紙相,以及他同期創作的四驅車玻璃畫,表達玩具與時間的關係:「每位有其『個人玩具史』,不問玩具本身功能,總會觸動我們由玩樂經驗獲得的情感,喚起該玩具流行年代的光景回憶。」於西九龍中心購買賽道、報名參加商場公開賽、因沉迷玩車而數學科「肥佬」、改車窗割傷手入急症室止血……大大小小甘苦參半的故事,反映四驅車跨越並充實了Andio的小學生涯。

《情景模型系列》中冰天雪地的東線戰場,德軍敗走非洲前於埃及使用之土色軍服裝備,到現代北約裝甲部隊於德國街頭的假想操演,沒有圖片幫助,偉師傅透過研讀史料加上想像,還原戰爭之「實況」。

老少間之共鳴 跨代田宮迷對話

Andio宛如穿越時光的展品《再走一趟》跟偉師傅《模型情景系列》的透明玻璃陳列箱群聚疊於工場中間,乃與商標為「雙星」的日本靜崗縣老字號塑膠模型品牌「田宮公司」相關。田宮既為迷你四驅車主要生產商,亦是出產過無數二次大戰靜態軍事模型的名廠,同一品牌跨越多代人的童年生活。田宮的坦克、裝甲戰車和艦艇等戰爭機器模型造功逼真、比例準確而線條細緻,在偉師傅孩提時代是夢寐以求的奢侈品。初中時偉師傅一家過着物質匱乏的屋邨生活,他因讀者文摘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實錄》一書而着迷於軍事知識,深受戰爭中殘酷和英勇事迹感動。父母在他哀求之下買了盒新推出的田宮「Tiger I」(「虎一」戰車)模型,對為捉襟見肘的家庭帶來沉重經濟負擔,偉師傅內疚不已,後來投身社會為口奔馳亦放棄此興趣。直到30多年後在店舖重遇同一Tiger I方拾回舊愛,數月前起認真製作軍事模型:「我所砌情景並無圖片根據,但士兵身上軍服所屬季節、武器的型號和戰場地貌皆有史實根據,反映戰事年月日及發生地點。」模型可令他重溫戰爭史、昔日生活的甜酸苦辣,還有玩具史,偉師傅說:「田宮新出產之軍事模型,膠辦上仍印着原模生產年份,是1970年代甚至更早,仍須使用膠水黏合,難度比現代有接口和入榫位的科幻機械人模型高。」無獨有偶,偉師傅展出3架分別是紅白藍色的蒙地卡羅賽車,竟跟Andio的四驅車賽道紅白藍路段合襯起來。

玩具未變 人卻變了

迷你四驅車亦留有不少懷舊車款,一些零件、技術和系統廿年未變,Andio仍能在市面上找到屬於他的Tiger I—1998年款的旋風麥林號:「我自己卻變了,不記得齒輪的顏色,有所錯擺。」他覺得這種經驗好有趣,玩具發展承先啟後、有脈絡可尋;玩具可以是童年歡樂和遺憾的載體,玩家因人生階段不同興趣有進退。因此以成年人的認知、資源和經驗去「再生產」玩樂情境,是《玩具之間》重塑「夢想空間」的嘗試。「作品和佈置上,想帶給人身處百貨公司的體驗。」 Andio總結策展心得:「不同的創作方向,令不同種類玩具用盡空間、豐富聯展、互相補足,而非『擺完就算』。Kel和偉師傅的作品無疑是比較手作取向,展示的是技巧;黃福權的《彈珠人對戰台》和林建才、劉清華的《玩具再做》比較遊戲取向,強調玩樂經驗分享、觀眾參與。作品的節奏各異,觀眾都可找到不同位置來投入,結果是感覺實在而不兒戲。」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