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玩具之間】90年代玩具成關鍵詞 再生作品喚起共鳴和回憶

最後更新日期:

《玩具之間》策展人黎仲民(Andio)指,是次展覽是透過藝術家以各自形式「聚疊」玩具,從而再現出大家童年時候的夢想空間,並反思玩具如何作為媒介去塑造記憶、文化以至歷史。空間、媒體、文化固然是今次展覽的主軸,但若然可以增添關鍵詞的話,「1990年代」、「日本」和「架空歷史」亦必會入圍。

攝影:龔慧

數碼暴龍機、超人變身器、戰隊機械人……90後藝術家張梓軒將一系列陪伴自己度過1990年代的舊玩具安放於牆上,並附以各自的商標銘文,呈現出一道喚起共鳴和回憶的時間之牆。

卓穎嵐《情書》只放置了一部Z高達BB戰士模型,但塑料之外卻是一段青葱戀愛經歷。

三大日系熱門玩具再造

10組展品當中,剛好有一半是以1990年代日系玩具作為出發點。Andio的《再走一趟》以俗稱「雙星」的田宮牌四驅車講回憶、卓穎嵐《情書》的高達BB戰士模型原來是訂情信物,黃福權《彈珠人對戰台》更視「超級彈珠人」的彈珠為一種和自己生命有聯繫的靈魂,3者所用的均是1990年代尾各領風騷、於日本香港以及世界各地掀起過熱潮的大賣玩具系列。至於張梓軒《老朋友》和句點群體的《隨意擺放》中出現過的《數碼暴龍》、《爆旋陀螺》或是《超人迪加》等,更加是90後不可能未玩或看過的超經典作品。這堆展品正好印證了「每個時代也有屬於那代人的玩具,而玩具則建構出童年回憶」這句看似理所當然的陳述。然而下一步要問的是:既然玩具是媒介(Toy as medium),串連起這種商品(死物)和情感(如童年回憶和共鳴)的會是什麼?

創作出《彈珠人對戰台》的黃福權指,「超級彈珠人」和自己的人生有着超越「主人和玩物」的情感關係。

當這堆1990年代日本玩具在同一空間中以看似鬆散隨意的形式「聚疊」,身邊同時有其他年代相異的玩具存在時,貫穿同時隱藏在它們設計原意中的獨特性便可被窺見。最顯而易見的相信是1970、1980年代前所未見的「偽專業競賽」:和超合金機械人或是Barbie公仔的的家家酒式玩法不同,彈珠人、爆旋陀螺、四驅車本身是透過比賽對戰形式玩的玩具,玩具商則把這種孩童之間的遊戲推展為專業競技,不僅仿照足球籃球等運動般舉辦聯賽,更成立所謂官方大會-像爆旋陀螺便有WBBA(World Beyblade Battle Association)舉辦大型比賽及制定賽規,而如召喚王對戰卡更有所謂「升級考試」,彷彿比考試讀書還要正經嚴格。

(上起)出自《數碼暴龍02》的D-3對戰機和名為「Cyber青龍」的爆旋陀螺,從玩法到設計概念上均顯示出屬於1990年代對於電子科技的美好幻想。

有勝負輸贏,亦意味着玩具在性能和設計上有水準高低之分。改裝,亦可說是由1990年代玩具所發揚光大,四驅車由底盤到齒輪以至電池均有多種選擇,爆旋陀螺的包裝盒上更會有類似電腦分析的圖文為每項配件評分,到後期甚至出現裝刀片、用翻版摩打等民間手法去改良玩具,為的便是在下一次公園或玩具店對戰時戰勝對手。參展人之一的黃福權甚至形容超級彈珠人在設計和傳播上也耗盡了這個媒介的所有可能性。1990年代日本玩具可謂完美呈現出玩具的多樣性:除了是兒童文化的重要構成,亦是影響媒體的推手(電視廣告及動漫畫),是對社區和空間的實驗(把玩具拿到街上去),更是不遜於小說的故事藝術。

每個小孩也憧憬過擁有屬於自己的玩具之家,展覽場刊封面的鉛筆畫正好呼應了這種對空間的渴望。

架空歷史與藝文層次

展覽的另一邊,駱敏驄的《那些怪兵》利用模型多餘的廢件拼湊成怪異士兵,更伴着二戰史實而幻想出屬於「怪兵」的背景和專屬故事。令人想起在孩童自我幻想之外,大受歡迎的玩具背後必定有引人入勝的故事作支撐。有趣的是,動漫畫等故事作品很多時也不過是為刺激玩具銷量而衍生的「長篇廣告」,但卻慢慢由商業戰略昇華為獨當一面的藝術作品。1980年代孩之寶和Takara兩大玩具公司為了促銷變形機械人玩具而製作了98集卡通片,《變形金剛》便是由此誕生。嚴格來說,這代元祖《變形金剛》在背景故事和角色設定上均略嫌鬆散矛盾,但隨着粉絲群不斷大幅增長,粉絲和官方在年月之間亦持續地補充及擴展出《變形金剛》的專屬世界觀—時間線、歷史事件以至地名和神祗背景均漸漸變得完整,原先兒童歡樂取向的故事,隨着粉絲成長變得黑暗絕望。

至於《高達》子系列之一,以日本戰國文化歷史為背景參考的《SD戰國傳》,同樣反映出商業考慮如何無心插柳地築構出一部令人着迷的架空歷史。《SD戰國傳》最初不過是收錄在模型說明書中的一頁短篇漫畫,淺略地介紹角色來歷。但因為廣受歡迎而拓展成橫跨幾代的恩怨情仇大長篇,在故事和機械人設定上更向《三國演義》等古籍取經。即使是規模仍不及《魔戒》或是《星球大戰》等神級架空歷史觀,但以兒童取向作品來說已是相當龐大,玩具之間,又豈是簡單。

現實存在過的軍事載具模型,亦可配合童年幻想,成為在另一個世界中衝鋒陷陣的英雄。

在拼砌步驟之外,模型說明書所述說的往往是一個架空世界觀的設定,均反映玩具作為文化創作的可能性。

《玩具之間Toy as Medium》

日期:即日至12月12日

時間:下午2時至晚上8時(星期一休息)

地點:Floating Projects據點。句點(黃竹坑道40號貴寶工業大廈8樓D室)

費用:免費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