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蒲人生】「毅行女王」梁冠妮看淡榮譽 堅守意念難度更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談及梁冠妮(Wiwin),總難免將她的名字與「毅行者」賽事掛鉤;

無他,單單連續16年參賽兼7奪冠軍的紀錄,稱她為「毅行女王」其實也不為過;

偏偏這位本地山系名人卻不繼重申自己其實並無大志,更從來沒有稱霸什麼的目標;

她喜愛的,只是不停嘗試挑戰新事物的純粹,十多年來依然樂在其中;

對了,追逐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其實真的如想像中容易嗎?

每日放工後,梁冠妮不是到運動場練跑,就是跟朋友跑夜山;獎項從來不是她的目標,因為野外運動早已是她生活的重要環節。(潘思穎攝)

有些山界朋友形容我好像『唔洗做』般,什麼賽事都見到我;但其實認真計一計,即使我平日放工後的晚上有跑街、跑山等練習,再加上參加不同比賽,其實每年都不過佔我15%的時間。我大部份時間依然在上班,所以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瘋狂,我是一班『痴線友』中最正常的一個。
梁冠妮—7屆毅行者女子組冠軍/首位完成法國PBP 1230km單車賽和PTL300km登山賽的香港女性

本周《野蒲人生》與梁冠妮的訪問,從筆者一條非常幼稚的問題中展開。

「你的英文名Wiwin,是因為你是個好勝心強,總是希望贏盡所有賽事而改的嗎?」事實上亦不能怪筆者有這種無根無據的聯想,因為更早之前當筆者問及Wiwin由2001年開始跑山以後曾經參加過什麼賽事及穫獎時,結果換來了一份共4大頁A4紙的比賽履歷,密密麻麻地紀錄了她多年的豐功偉業。

「才不是!這個英文名由我出生開始已經填在我的出世紙上。那時候媽媽拜託醫院的姑娘幫我改個英文名,但由於她是印尼華僑,英文不好,便可能將那些『Winnie』、『Vivian』聽成一個印尼常見的名字『Wiwin』,結果亦成為了我的名字。」梁冠妮狂笑著解釋,盡現她超級健談的性格。這位看起來弱質纖纖的山系猛將,青年時代亦的確是位從不運動的少女,今日卻成為玩盡香港與國外山系賽事、獲取過不同獎項和紀錄的山界名人,「Wiwin」這個名字,彷彿好像已提早預言了她的人生般存在。

很難想像7屆毅行者女子組冠軍,小時候連行山後都會累得發燒,根本從不運動。(潘思穎攝)

自幼體弱的山系猛將

打開Wiwin那張4大頁A4紙的往績隨便指著看,04、06、08、09、10、13、14年的毅行者女子組冠軍、89小時55分完成Audax Japan BRM1200單車賽、橫越臺灣國際超級馬拉松246公里季軍等等。「天喔!妳是否什麼自小已經天賦異稟的奇人﹖」世事就是這樣奇妙,「毅行女王」小時候竟然是個從不運動的女生,課外活動不是畫畫就是合唱團,上了中學後因為對大自然的嚮往而加入了地理學會,但一年才行兩、三次山,每次回家後都累到發燒,真正弱不禁風;人生的大轉變一直等到Wiwin投身社會,日夜顛倒兼長期積勞,身體愈來愈差,反而令她想找些運動改善狀況,眼見一般老人家行山亦游刃有餘,自己亦理應可負擔吧,故於網上搜尋「行山隊」參與,卻意外地開闢了自己的潛能。

沒有刻意安排訓練去贏什麼,因為訓練根本就是她每天的生活,不知不覺便成就了這一位本地山系名人。(潘思穎攝)

既然要玩就要義無反顧      偏好團體賽只因不重成績

雖然我們都很容易在各大比賽中見到Wiwin的身影,但其實她跟社會上絕大部份你我他一樣,本質上都同樣是為口奔馳的業餘運動員。不同的,是當很多人都有可以為逃避訓練和比賽而拋出千萬個藉口時,Wiwin卻真正玩得義無反顧。既然開始了行山,不如試試再提升一下吧,於是又從半日的路程增加到全日,跑步需要技巧嗎?Wiwin又報名參加平日夜晚的跑步班改善跑姿,兩年過左右經已脫胎換骨,既可完成渣打馬拉松的全馬比賽,2001年經已首奪嶼行者銀鳳凰27.5km女子公開組亞軍,對一個沒有運動底子的初心者來說,絕對是奇蹟;後來Wiwin「愈玩愈顛」,由越野跑和超馬走入單車、攀石、全鐵人等項目,試過向公司連請多月「no pay leave」,就是為了取得法國PBP 1230km單車賽的參賽資格,需要在期限前完成官方認可的200、300、400和600km賽事各一,為此不斷前往國外應戰。而最終她亦成為了首位完成這項難度極高賽事的香港女性。

「其實我真的沒有為要爭奪什麼獎項而計劃部署,很多時都是憑著『人一世物一世』的心態度尋找新的競賽項目報名,然後就像我第一次參加毅行者一樣,每次都後悔自尋煩惱,卻又死死地氣的為完成比賽而練習,事情就是這樣不斷循環。」Wiwin說。

相對於競賽成績,Wiwin更重視的其實是每次訓練和比賽間的過程,亦令她偏好會因更多非個人因數影響賽果的團體賽。例如當Wiwin講及毅行者時,並非麥理浩徑100km當中的艱辛,而是形容為一場「友情的鍛鍊」。「4名女生在一個團隊中長時間征途,途中各有情緒在所難免,所以要令隊友間維持目標一致,想做出好時間﹖還是但求完成﹖這段維持團隊心情愉快的過程,其實很有趣也很快樂。」獎項對Wiwin來說其實只是副產品,最大的成就,反而是追逐自己喜愛生活過程中的純粹。

Wiwin對愈來愈多香港山徑「石屎化」感到無奈。她認為無論郊野發展,還是隊友間的比賽目標,避免衝突的最好方法還是好好溝通,讓大家的意向講清講楚。(潘思穎攝)

山徑中領略香港之美  對發展郊野只感無奈

話雖「毅行女王」之路根本無心插柳,但其實歸於原點,梁冠妮所以「歸隱山林」,始終都難不開對大自然的熱愛。「在香港跑了那麼多年山,愈是覺得這裡實在有太多地方跑不完,即使曾經去過,下一次回來,又可會出現另一種風貌。愈是多接觸香港的山野,愈覺得自己深愛著這個地方。」最深刻的一次,來自Wiwin一次清晨的旅程,當時她帶著疲倦的身軀,被朋友半拉半扯地走上狗牙嶺,意外地欣賞到一片從未預料的雲海,宛如夢幻,方感到香港原來亦有這麼美的地方,只是這些珍貴的共有環境資源,卻經常為人所忽略,甚至冠以發展之名而遭犧牲。

例如早前特首梁振英於早前施政報告中提及「應該思考利用郊野公園內小量生態價值不高的土地」,但對一班熱愛郊野的群體來說,生態價值又豈有高低之分呢?「有時作為一個香港人實在很無奈,我明白普羅大眾對房屋的需求,自然需要土地。但當前政府作很多決定前,卻經常忽略不同聲音意見,舉例說,近年山友間經常談及一個稱為『山徑石屎化』的問題,作為一個越野跑手,當然希望一些最天然的地表,但近年卻愈來愈多道路像紫羅蘭山徑般,鋪上了石屎地,的確很方便保養,一般公眾亦更容易郊遊,但我們這班郊野常客的想法、對原生態可有什麼影響等問題卻被忽略,路就是這樣無聲無色地建了出來。」Wiwin說。

對於熱愛的事物被逐步剝削,強韌如Wiwin這般山系猛將亦跟很多香港人一樣,對難以掌握的未來充滿無力感,只能活在當下見步行步;看薄獎項的榮譽看似灑脫,但其實堅守自我,在一條未知的山徑中守護一條自信而正確的道路 ,從來都不容易。

野外運動令不但改善了Wiwin的體質,更擴闊了她的世界,她是首個完成PTL300km登山賽的香港女性。(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