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動物解剖】茹素學生向實驗青蛙道歉 成保育博士回饋動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Xoni於攻讀博士課程期間,舉辦「Take Action!青年生態保育領袖計劃」,帶領中學生走訪香港各處,推廣環境教育。(受訪者提供)

「準備要解剖青蛙時,我不停對牠說對不起。我答應牠,不會讓牠白白犧牲。」自6歲開始茹素的馬昀祺(Xoni)回想中六時上生物課的情境。

Xoni 遇上良師,令他感受到教育對改變社會的重要;機緣下,他於副學士及大專時修讀「生命科學」及「生態學及生物多樣性」;後來攻讀博士,更以推動環境教育為研究方向。

當日對青蛙的承諾,終能兌現?

「Cherish Every Life On Earth」這件是Xoni大學時上莊的團體Tee,這句說話說出他心中所想。(龔嘉盛攝)

六歲為動物始茹素

母親和外婆同是素食者,Xoni自少便耳濡目染,即使年幼時是肉食者,亦常思考人和動物的關係。六歲那年,Xoni媽媽問他會否希望吃素。「我一句便答應,如果我不吃動物也能生存,那有什麼不好呢?答應過後,我還是吃下最後一隻好味的雞翼,從此以後就再沒有破戒,一直茹素。」Xoni吃蛋奶素至今已24年,求學時期吃素,同學老師亦予以理解。

老師在解剖青蛙前,先用白布蓋着牠的頭。他又提醒同學青蛙也是生命,要我們對牠尊重。
馬昀祺(Xoni)

如何透過教育推動生態保育,成了Xoni的課題與事業。(龔嘉盛攝)

良師教導 尊重被解剖動物

80後的Xoni是舊制下的學生,中五會考放榜成績未如理想,由名校轉讀一所被認為是「差」的中學。Xoni在「差學校」遇上好老師,令他發奮學習。「轉校來的同學都不抱期望,開學第一天班主任董老師說了一堆開場白,我已記不清是什麼,但一有句卻令我記住至今,她說:『入得呢間學校呢一班,我就當大家係仔仔女女』,好warm好感動。」

生物課老師陳sir也是Xoni敬愛的老師,「中一至中五從未試過戶外考察,只覺得課堂好悶,但陳sir卻帶我們走出課室。這所學校的老師都非常用心教導學生。」

理科預科班的學生,學習解剖動物是指定課程,不然不能畢業。解剖旨在了解不同物種的身體結構。課堂上Xoni要解剖青蛙和老鼠。解剖青蛙比起解剖老鼠,同學還有多一個處理步驟 ── 親手將青蛙放在玻璃瓶中,以哥羅芳將牠焗死。女同學怕得很,怕青蛙也害怕處理生命的過程。

「我內心當然不情願,但為了學習,卻不能不這樣做。我沒有想太多便下手了,但心中一直對青蛙說對不起,我答應牠不要讓牠白白犧牲。」Xoni還記得陳sir當時的指導,「他在解剖前,先用白布蓋着青蛙的頭。他提醒同學青蛙也是生命,要我們對牠尊重。」 

Xoni 於2011年協助帶領大學生生態考察,到訪非洲馬達加斯加。圖為著名的猴麵包樹大道和列為瀕危物種的Grandidier's Baobab。(受訪者提供)

大學即投身保育 龍尾第一場戰役

預科成績未足以升讀大學,Xoni選了三個副學學士課程,其中兩科是社工,另一科是HKU Space的Life Science。「兩間學校的社工學系也沒有取錄我,最後我入讀了Life Science。成為生態人,不是我選科,而是科選我。」

入讀副學士課程的第一年,摒棄娛樂埋首書堆,翌年Xoni成功銜接香港大學學士學位,他選讀了Ecology and Biodiversity(生態及生物多樣性)。作業沉悶,Xoni決定「上莊」,成為學系莊務主席。「我們這支莊叫Life Science Society,所參與的活動都與社會有關,沒有那些令人側目的迎新派對遊戲。那年我們幫忙『守護龍尾大聯盟 』,拍照做圖鑑,於校內派發傳單、爭取同學簽名支持停建人工沙灘。同學的反應都十分正面,這是我第一次參與保育的前線工作。」

在「Take Action青年生態保育領袖計劃」完成後,有個中學生跟我說:「我不再怕蝴蝶了,連毛蟲也不怕。」
Xoni

為環境教育Take Action 發現港小童連蝴蝶都驚

訪問當日,Xoni帶來三本他喜愛的書籍,其中有一本《香港生態情報》他形容為香港生態學的天書。「這本書的兩位作者是我本科的老師,這書是他們在香港做了數十年研究的心血成果。」

Xoni多次鄭重地提到他於香港大學嘉道理研究所攻讀博士時的論文指導老師 Dr. Billy Hau。「我們叫指導老師做『老闆』。從前的學生甚少有機會到海外作野外考察,但Billy卻向不同機構申請資助,令我們有機會到肯尼亞、坦桑尼亞看動物大遷徙。看到一大班動物排着隊搬家,非常震憾,一生一定要去看看。」

學習途上,遇上良師叫Xoni感受到教育的影響力,他的博士研究專題就是「環境教育」,「要保育環境,需要先由教育做起,教育就是最直接解決問題的方法。」Xoni肯定地說。前年他創辦「Take Action!青年生態保育領袖計劃」,由港大學生帶領中學生走進大自然中,實地接觸和學習生態課題。「我最記得是計劃推行初時,發現有幾位中學生驚蝴蝶,好誇張。」

Xoni提到英國有研究指出現今社會,每5個小孩,便有4個與大自然失聯;美國有位學者Richard Louv亦研究過,小孩長期與大自然分隔,有機會出現精神不集中、癡肥等社會心理問題。「在Take Action計劃完成後,這個中學生跟我說,『我不再怕蝴蝶了,連毛蟲也不怕。』」

在肯亞安博塞利國家公園,Xoni和斑馬近距離接觸。(受訪者提供)

這三本有關生態與人生哲學的書籍Xoni尤為推介。(龔嘉盛攝)

誠者無自欺

成為生態學者過程中,進行研究時動物的生命不免在實驗中消逝。Xoni任職大學研究助理那年,要協助教授研究泥土狀態,方法是挖空泥土一處,放置一碗番梘水作陷阱,再統計掉進水裏的昆蟲數量。

「《大學》中說到『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你所做的事是否正確,其實自己心知的。你可以為了進行實驗而說得冠冕堂皇或堅持非進行不可,但事實是否這樣,欺騙不了自己。問心無愧就足夠,這才是關鍵。」Xoni介紹的三本書中,其中一本是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所撰寫的《天地變何處悟心》,「我喜歡他從觀察自然現象中,扣連人生哲理。」

《道德經》中:「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對「道法自然」領悟得最深刻的,一定要數一生流連於自然的生態人。

現時Xoni與數位關注生態的朋友一同成立香港戶外生態教育協會(OWLHK),定期舉辦深度地本生態團,詳情可於香港戶外生態教育協會(OWLHK)Facebook專頁查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