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計劃】當貓咪遇上戒毒者 以陪伴觸碰心底最柔軟部分

撰文:黎明佩
出版:更新:

緣份的牽絆很微妙,每一段相遇都難以預料,但卻完美地填補生命的空白。
電影《街角遇見貓》的故事,自近日上映後獲得不少好評,動容的故事其實亦在現實悄悄上演:現實中,Bob不止一隻,主角亦不止一人。
因為《街角遇見貓》,有社工以這個故事作為藍本,構想出以貓作媒介的「動物輔助治療戒毒輔導及康復計劃」的意念,寫上計劃書,並由禁毒基金資助實現了這個創新的計劃。

「因為Chopper來了我家,我不敢碰毒品,怕會影響牠健康;她還很年幼,我不想她吸二手煙,因此連煙都少食了。」
明愛「貓空Gato House」服務對象Luffy(化名)
社工以《街角遇見貓》這部著作為藍本,構想出「動物輔助治療戒毒輔導及康復計劃」的意念,計劃由禁毒基金資助直。至現時,當中的貓隻已經接觸了過百名戒毒人士。(鍾偉德攝)
Gato House共有9隻貓,每一隻貓都特別有背後的故事。(鍾偉德攝)
因為一場因緣際會,戒毒者Luffy領養了Gato House的其中一隻貓回家,並在貓咪陪伴下渡過了每一段艱難的時期。(鍾偉德攝)

Luffy是一名戒毒者,3年前由明愛「貓空Gato House」領養了Chopper,當時Chopper腳部受傷,獸醫表示最好由專人24小時看護。因為一場小意外,Chopper從此在Luffy家中住下便不再離開,緣份註定了她們的牽絆。

「我家人對我很敏感,只要有一點點蛛絲馬跡,就以為我又再碰毒品;自從Chopper來到,他們看見我對牠的照顧和改變,對我好像放心佷多。」她說。

為了照顧家中患有腳傷的Chopper,Luffy不再夜歸,其至預留了大部份時間在家中。(鍾偉德攝)

不再夜歸、少出街、嘗試戒毒、戒煙,Luffy的日常生活,都因為要照顧Chopper而改變。她家中原本有一隻叫Monkey的老貓,與Chopper相處不太融洽,為怕Chopper被欺負,同時為了貼身照顧牠的腳傷,Luffy不再出夜街,每天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陪Chopper。

貓看似是獨處的動物,不過牠們能感受主人的情緒,並陪伴在旁。(鍾偉德攝)

連續一個月朝夕相對,人貓感情日漸濃厚,當Chopper腳傷好轉,Luffy也理所當然申請領養Chopper,讓牠變成自己永遠的伙伴,共渡每一段煎熬的日子,「有一段日子,我外婆離世、家人關係惡化、親眼看見好友自殺離開,當很多很多重擔忽然從頭上掉下來的時候,Chopper在我身邊陪我捱下去。」

以貓填補生命中的空白

明愛南區青少年外展社會工作隊王詠暉(暉暉)是負責Gato House計劃的註冊社工,她形容Gato House環境寧靜而且有貓為伴,就是一個讓人「放空」的場所,每當戒毒者萌生吸毒念頭,或者受情緒困擾,就可以來這裏與貓作伴;另外,暉暉亦會為某些對象安排當值工作,讓他們按時間表進行餵食、換貓砂、剪趾甲等,更藉由這些工作分散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更能拒絕毒癮的誘惑。

Gato House作為一個輔助治療的場所,同時亦是一個讓戒毒人士「放空」的地方。(鍾偉德攝)
社工暉暉以Gato House裏的9隻貓作為話題,籍此展開交流。(鍾偉德攝)
九隻貓咪各有不同性格,活潑頑皮與害羞文靜,各有喜愛牠們的「粉絲」。(鍾偉德攝)

Luffy與暉暉都笑說:「貓就像女人一樣,牠們不是時常在你身邊,但在你最需要的時候牠們會默默陪住你。」

「Gato House的貓更加帶給我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在聊天的過程中,戒毒者偶爾會提起他們感受最深的部份,當中往往是一些最難以剖白的人生經歷,這些時候牠們(貓)卻好像聽得懂,並很懂性地走過來,磨蹭一下。」暉暉喜歡以貓的日常生活作輔導話題,大家像貓主分享一樣閒話家常,先談談貓的近況,慢慢勾勒出更多生活片段和內心世界。

動物給人的感情慰藉,相信每位狗主都會感受得到。(鍾偉德攝)

同是天涯 貓故事慰藉受創心靈

歷練再豐富、背景再複雜,戒毒者碰到比自己更弱勢的貓咪,他們都能觸發很大同理心。

現時Gato House共有9隻貓,5隻來自領養,4隻由其中的母貓所生。當中Gaga是9隻貓之中最有脾氣,然而卻最受歡迎的。Gaga來自新界狗場的貓舍,牠被前主人遣棄,不幸的遭遇亦令牠建立出防衛心, 每當提到牠,戒毒者的反應總是「牠都不想兇的,牠只是想保護自己!」或者「牠其實都只想有人陪!」

戒掉毒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每當戒毒者投射自己的感情到貓身上,他們亦能獲得很大的感情慰藉,進行自我救續。

嘉嘉因貓而慢慢脫離毒品,她現時每天都會餵街貓。(鍾偉德攝)
除了餵貓,嘉嘉亦會替街貓檢查身體,看看牠們是否需要看獸醫。(鍾偉德攝)

持之以恆餵街貓

嘉嘉是一名年輕女生,每天早上及傍晚,她都會到家樓下的公園範圍餵貓。她亦曾經是Gato House的服務對象,更隨中心社工參與過貓義工活動;後來當她戒掉了毒癮,便自發性地在家附近進行餵街貓的活動。

貓義工說,餵街貓最重要是「持之以恆」,如果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每日供糧,就不要打擾牠們流浪覓食,否則打亂了牠們的求生模式和節奏,處境則更加危險。

嘉嘉受貓的影響頗深,現已學會了動物傳心,並計劃將來會成為動物美容師。(鍾偉德攝)

嘉嘉的吸毒年期大概1年,現已成功戒毒,她說:「即使跟朋友傾訴,我都不能獲得這種安慰。」在流浪貓群之中,嘉嘉特別喜歡黃仔,說牠性格與自己很相似。

黃仔友善、常被其他貓欺負,而且個性很獨立,從不與其他貓為伴,嘉嘉疼愛地說:「牠很像我。」每天8時上班前、凌晨下班後,她都會來餵街貓,並已經持續3個月。她結識了當區的貓義工,學習不少餵流浪動物的技巧,更會偶爾餵野豬、流浪狗等動物。受動物的影響之下,嘉嘉學會了動物傳心術,將來的理想是寵物美容師。

Gaga是Gato House裏頗受歡迎的一員,然而牠最有脾氣。(鍾偉德攝)
Gato House計劃亦取自熱門改編電影《街角遇見貓》的原著故事。(鍾偉德攝)
Gato House的貓故事製作成相冊,同時亦作為輔導內容的素材。(Gato House提供)
Gato House裏9隻貓咪的故事打動了不少戒毒者。(Gato House提供)

《街角遇見貓》(A Street Cat Named Bob)

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故事根據真人真事編寫:占士是個倫敦街頭賣藝癮君子,某天其居住的庇護所被不速之客破窗而入,竟見一隻受傷的黃色虎班貓,心生憐愛,為牠療傷,並取名「肥波」。惟生活本已捉襟見肘,怎可能再飼養一隻貓?占士照料肥波直至康復後,把牠趕回街上,不相往來。但肥波聰敏有靈性,屢次回到占士身邊。兩顆遭遺棄的心互相依靠、治癒,成為不可分離的同伴,經歷多姿多彩、偶爾動魄驚心的流浪生活。多得肥波引領,占士驅走灰暗,展開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