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財演不派「冧巴」 榮登袁澧林Top Fan 渾水「率性做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地金融圈處處有「山頭」,偏有率性年輕人無家世,只靠文字反串財金界,殺出一條自己獨有搵食財路,不派「冧巴」,挑明金融暗戰技倆,用支筆呈現出這個活色生香的名利場。

這位創板上市公司執董、90後財經專欄作家渾水在不同傳媒都有專欄,近期再著新書,明言講「規則上的揭秘,行內人的應對、或繞過規則的方式」。在財演充斥的金融圈,渾水有一份堅持,自言「我係率性做自己」。

渾水近期所著新書《暗黑金融學》,自稱是講述「規則上的揭秘,行內人的應對、或繞過規則的方式」的技倆。(羅君豪攝)

筆名渾水的黃兆祺今年27歲,單是出任壹家壹品(8101)執董每年已袋36萬元,專玩「細價股」,鑽研當中千變萬化的財技,近期出新書《暗黑金融學》,明言是「規則上的揭秘,行內人的應對、或繞過規則的方式」的技倆。

這本書雖然撰寫不同財技操作,渾水今次是以一個旁觀者、軍師的角色論及股壇事件,直言最吸睛的永遠都是股權鬥爭,「好多財技寫出來都唔fancy,一單反收購好多技術、法律上嘅嘢,但再暗黑、『拿渣』 啲就涉及到幫派、拳頭交,就真係無辦法係書中寫出」。

小米(1810)上市首日,渾水認為「財爺」陳茂波亦有化身財演,評論股價變動。(資料圖片)

佩服「財演」凡事有「insight​」

渾水的筆尖自然不放過一眾「財經演員」,他認為「財演」定義甚廣,上至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下至他本人都自認是「財演」。「小米第一日跌到阿媽都唔認得,﹙記者﹚問佢(陳茂波)點樣睇呢,佢話相信呢個都係短期股價波動,長遠相信同股不同權……」小米(1810)作為本港首隻「同股不同權」股份上市,陳茂波亦有出席,但渾水認為,他作為高官,不應「財演」上身為小米撐場。

只不過,「財演」也有令渾水佩服的地方,「香港2千多間上市公司,每一間都可以『say something』,講啲見解出來,我唔得,但財演得囉!係好短時間講到幾個insight,買同唔買、支持位係邊」。

置身在金融圈,往往利益至上,渾水偏講究「江湖道義」,最厭惡「忘恩負義」的財演,他不點名稱,許多財演背後有證券行支持,但背後金主倒台,就馬上撇清,並大數前老闆不是,他直言︰「當人地畀過幾百萬你,一萬把刀係咁插,仲要公開地講,就有點兒『那個』!」

渾水在網上筆下不饒人,更講究著「江湖道義」,最厭惡「忘恩負義」的財演。(羅君豪攝)

不派「冧巴」吸客

既然渾水自言不及其他「財演」,亦不派「冧巴」,用文字吸觀眾,他又有何獨特之處?方法是「率性做自己」,他在自己社交網站專頁不時抨擊時弊,諷刺政治,可以話非常「貼市」;更常談社會不公、晉升上位難的話題,連葉劉、Angela Yuen的圖輯都經常搬出來「抽水」,常與讀者互動,大Sell「貼地」形象。

「派冧巴以前都好work」他續稱,現時財演生態改為開「Live」直接評論市場變化,而金融市場瞬息萬變,倒不如撰寫無太大時效性的文章,把自己的工作經驗、閱歷寫出來,成為自己武器和優勢。

時代既然不同,但仍選擇文字表達自己。渾水卻自認是「怕醜仔」,執筆不用「睇人面色」,「唔使諗咁多,是把自己想法排山倒海一股腦兒咁寫出來」。至於文字日後仲有無生存空間,他就認為專欄影響力雖大不如前,但會遇強愈強,「唯有逼自己做最TOP嘅5%、20%先可以生存到,自己再精益求益」。

渾水在自己社交網站專頁不時轉載Angela Yuen的帖子,與讀者分享美照,大Sell「貼地」形象。(facebook截圖)

單刀赴大老闆之約

渾水在網上鋒芒畢露,有時更向「大老闆」開刀,文字更不遮遮掩掩,他坦言因文字得罪人,「通常得罪人之後,佢地應對我的方式,唔係大家諗到咁咩」。原來是無打「拳頭交」、無淋紅油,相反地,「係好溫和地打電話約見」。

他舉例道︰「譬如我得罪左個百幾億身家的老闆,寫過佢啲咁嘅嘢啦,跟住佢搵中間人來同我講話『呢條友寫啲嘢都幾串喎,幾得意喎,不如約佢上來打poker啊,打﹙注碼﹚唔係好大姐』」。形勢逼人低頭,他於是單刀赴會,但結局就出人意料,「真係大家傾下計,上去都係蒲一蒲頭,無落注無盛嘅。」渾水續稱「無理由同呢啲level同一張台上對打架嘛,咁咪蒲下頭say個hi,亦都唔好阻住佢玩得開心。」

他相信成功的「大老闆」不是出手就要攻擊你,都是和平地相互結識,交一個朋友,「化干戈為玉帛」。「得罪人我就唔係好驚,so far我得罪的人都唔係用啲好harsh的手段去對我,所以都唔係好驚的,暫時仲係用文明方式解決處理」渾水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