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轉戰金融】名校畢業從Debug做起 保險公司CEO搣甩定型靠自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Aviva、騰訊(0700)等合組的Blue,去年9月搶閘成為本港首間網上人壽保險公司。公司行政總裁孔德秋,在行內有逾20年的歷練,但回首初出茅廬之時,他並非保險專科出身,反而是以IT人作起點,跑遍金融業不同領域。

從「對住個芒」的IT人,變講求面面俱圓的保險公司舵手,不僅要敢於突破職場定型,管治手腕亦要恰到好處。總結其管理哲學,孔德秋深信改變員工不能靠嚇,首要先改變自己。他早年於日本工作時,就為了打破語言隔閡,決心密集式苦學日文!

FinTech(金融科技)雖然以「Fin」行頭,但「Tech」的重要性,有過之而無不及。孔德秋揚言,在當今世代IT人早已不局限於「大後方」支援角色,「反而係所有行業嘅創新骨幹!」

Blue於去年9月舉行發布會,孔德秋於台上宣布公司成為香港首個網上人壽保險品牌。﹙資料圖片﹚

「香港從來沒有數碼人壽保險公司,直至現在。」孔德秋首次亮相鎂光燈之下,是去年9月Blue於中環碼頭舉行的品牌發布酒會。他從簇擁的人群裏徐徐步出,在台上侃侃而談金融科技世代,保險業美好的未來,席間舉手投足,皆散發着常見於保險人身上的過人自信。

不過這個全新保險品牌的掌舵人,原來並非保險代理「紅褲子」出身,其長達20年的事業足迹,反而是由IT人開始。驟眼看來,由IT人變成保險公司的CEO,從幕後走到幕前,彷彿經歷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轉型,但聽他分享職場上的點點滴滴,這些轉折不僅談不上是「轉跑道」,反而像是隨緣之至。

80年代入行 做IT人「最悶蛋工作」

在美國修讀電機工程的孔德秋,畢業後在90年代的一片科網熱潮中,加入金融機構成為IT人。雖然出身自名校康奈爾大學,但他最初負責的工作,卻可能令不少IT人嗤之以鼻,「初初畢業當然雄心壯志,但入行後第一個任務,只係做系統測試,檢查軟件有無問題、Debug(除錯)、寫報告,可以講係最悶蛋嘅工作!」

孔德秋自美國名牌大學康奈爾大學畢業後,旋即投身金融機構成為IT人,最初做的是「最悶蛋」的系統測試工作。(網上圖片)

他憶述,當時手頭工作不斷重覆,而且IT人被迫留守「大後方」,多少感到不是味兒。但多年後回望,當年的例行公事,其實是一條絕佳的起跑線,「有好多機會可以由IT開始,因為IT人要管成個公司系統,對成盤生意運作、商業流程,可以了解得好透徹。」在日復一日的系統測試中,他不斷從中偷師,金融企業的全盤運作漸漸了然於胸。

IT狗無位上? 過來人籲放下定型

在「三歲定八十」的香港社會,一張大學「沙紙」既是職場入場券,也容易成為打工仔一生難以突破的枷鎖,亦因此令不少IT人自嘲為「IT狗」——只會按照客戶或上司的要求去辦事。作為過來人,孔德秋寄語IT人不能因背景而局限發展,反要學懂放下給自己的定型,「我從來都唔覺得,自己一日做IT就要一世做IT,一直希望參與得更多。」

從IT人起步,他於90年代先後任職高盛、美林等投行,並於1999年轉戰保險界,先後在多間知名金融機構的資訊科技、行政管理、營運以至風險管理部門擔任領軍人物。

IT人「對芒」多過「對人」,但孔德秋認為在當今世代,IT人已非後援角色那麼簡單,更是各行各業的創新骨幹。(資料圖片)

正值金融科技世代,IT人現在的職業前景理應更加光明。孔德秋直指,現時不論是銀行、保險以至投行都離不開金融科技,不少IT部門管理人,最終都被擢升為整間公司的管理層,「大家或者覺得IT只係負責支援,但呢個時代,IT係所有行業嘅創新骨幹!」搣甩「IT狗」定型、最終更「坐正」成為保險公司Blue的旗手,孔德秋或許正是最佳「答案」。

外派日本 苦學日文打破隔膜

IT人這個起點,不僅帶領孔德秋「踩過界」,更令他有機會前往不同地方工作。2003年,他被派駐日本,執掌一間保險公司亞洲區的資訊科技事務。雖然語言不通、文化不同,但他沒有急於在當地同事面前樹立威信,反而放下身段先改變自己,而關鍵一步正是突破語言障礙,「收工後7點半,老師就會嚟我寫字樓教日文,每星期3堂、每堂一粒鐘。但放工後好攰,不時都恰着咗,不過日本人老師好有禮貌,只會望住我瞓,瞓夠又繼續上。」

他自言,雖然不少日本人也能使用英語溝通,但要作為打開心窗的「敲門磚」,英文遠遠不夠,「好多管理理念,都係教你點樣改變人,但反而應該先改變自己,先去明白人哋文化、語言、歷史,然後再講點樣改變人。」 

孔德秋於2003年前往日本工作,更為了打破與當地同事的隔閡而苦學日文。(視覺中國)

接手CEO重任 「即刻好大壓力!」

幾度飄洋過海,也曾在不同公司歷練過,2016年他加入英傑華(Aviva)出任亞洲區首席風險官,未幾即被委以重任,執掌公司與騰訊、高瓴合組的Blue。他憶述當時心境,「首先好興奮,然後即刻好大壓力!」興奮在於有一個難得機會,可以改造向來守舊的保險業;壓力卻在於要搭建一間100%數碼化的保險公司,行內幾乎沒有一部可供參考的教科書。

創新沒有教科書,即使有三大股東作為後盾,要由無至有搭建一間數碼保險公司仍非「話咁易」。孔德秋透露,一如很多初創,團隊「埋班」後難題接踵而來,但除了人才及競爭,更大的挑戰來自心態。他舉例指,網上保險產品要簡單至上,故此團隊必須摒棄過往在保險公司的一貫做法,「如果你做慣手勢,一坐低已經覺得『保險就係咁複雜』,咁成件事就只會愈來愈複雜,因為你已經再無動力改變!」

孔德秋坦言,從三大股東手上接下Blue CEO重任時,「首先好興奮,但即刻就好大壓力!」

管理不靠嚇 冀打通同事任督二脈

從投行的IT新鮮人,變成保險公司的IT主管,最後做到CEO,孔德秋的管理哲學,或許也與其職場足迹一脈相承。他自言,世間上最惡劣的管理莫過於一味靠嚇,「即係我做得你老闆,我叫你做咩,你都要聽!」至於最「神級」的管理層,應該要親手打通同事的「任督二脈」,「譬如你一睇佢份CV,可能只係做過IT,但如果你只係睇到佢呢一面,就未必可以將其他潛力帶出嚟。」

這種不怕「踩作界」的作風,在他領導下被注入成為Blue的基因。孔德秋指出,自己平時相當鼓勵同事因應能力及興趣發展技能,故此員工「轉部門」並不罕見,公司亦設有培訓計劃,部分新員工入職後,可每6個月調任不同部門,協助他們尋找真正屬於自己的戰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