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獲日本城入股 友和估值突破8億 創辦人親述5招彈起

撰文:韋穎芝
出版:更新:

疫情肆虐下,香港旅遊、酒店、飲食業愁雲慘霧,但零售電商卻「因禍得福」,意外成為其中一個大贏家。2013年才創立的友和YOHO,在本地網購市場穩守一席位,近日更獲得本地家品零售巨頭日本城母企國際家居零售 (1373)入股,估值飆升至逾8億元。友和在電子電器領域,成功撼贏香港電視(1137)成本地排名第一的電商,營業額連續三年破億,背後靠五招成功彈起。

2020年對於依賴遊客的行業來說,無疑是難捱的一年,但對做本地生意的日用品店及電商卻是一大機遇。

友和YOHO創辦人之一徐嘉穎(Kathy)便稱,今次疫情對網購公司而言,是一個龐大商機,加速港人消費模式的轉變,「香港人減少外出購物,改為在家網購,等待貨物送上門,令友和的銷售額不跌減反升,更多人關注網購」。她透露,友和在疫情期間銷售額增長一倍,營業額已連續三年過億元,相信今年增長勢頭持續強勁。

日本城母企國際家居零售(1373)今年5月尾,斥資逾2,300萬元入股友和。(歐陽德浩攝)

更搶眼球的是,該公司近日獲日本城母企國際家居零售 「相中」,認購公司546.59萬股A股優先股,佔擴大後股本約2.77%,金額約2,334萬港元。經這次注資後,友和估值即時升至8.43億港元,殊不簡單。

奇招一、賣口罩擴闊客群 用戶接近60萬

2013年以賣電子產品起家的友和,靠豐富選擇及具競爭力價錢殺出重圍,成為香港主要電商之一。吸引到客戶網購第一次,才可能有下次。深明此道的友和,在疫情初香港經歷「口罩荒」時,「撈過界」積極搜羅口罩,力吸客戶使用其平台。

徐嘉穎表示︰「以前友和沒有售賣口罩,但因為與供應商方面關係密切,所以能獲得額外如韓國、台灣和日本的口罩存貨,同時又與一間著名日本口罩生產商合作出產友和口罩,用市價或成本價售賣」。其後,友和亦趁機推出很多與防疫相關的電子產品,如空氣清新機、UV消毒燈及次氯酸水製造器等,成功吸引一批新客戶,增加客戶群。

友和創辦人徐嘉穎表示,在疫情中推出了很多防疫相關電子產品,帶動銷售額。(李澤彤攝)

徐嘉穎透露,友和用戶由去年2月只有30萬名,升至今年5月底的58萬名,增長近一倍。據數據調查機構Alexa報告,友和是排名第一的本地電子電器網站,註冊會員數字近60萬,今年3月瀏覽數字超過180萬人次,較HKTVmall同期約130萬人次高出約30%。 截至5月底,友和每月活躍用戶(MAU)則有170萬人。

截至5月底,友和每月活躍用戶(MAU)達170萬人。(受訪者提供)

奇招二、提供現金支付優惠

賣口罩成功吸客,但如何留客?畢竟,友和起初以售賣家電為主,但本地兩大連鎖電器已經在香港「插旗」多年,港人買電器大多習慣到連鎖店購買,為了吸引客戶轉投至友和,少不免出動「銀彈攻勢」。

徐嘉穎表示,部份電商公司提供信用卡付款時,或會收取高至3%的手續費,而電子產品價格較高昂,甚至過萬元,3%收費對消費者而言會是個大數字。故此,公司讓客人直接到門店付款、用轉數快或網上轉帳,將3%收費回贈,變相減價。

現時友和透過大數據分析用客需求後才入貨,減低囤貨機會。(受訪者提供)

奇招三、善用大數據 防「慢流產品」囤積

與此同時,徐嘉穎又透露,友和會運用大數據,例如外國和國內電商統計數據、網路搜尋引擎數據、相關類別討論熱度、疫情新聞等等,發掘下一款熱賣產品。她舉例道,友和在疫情期間觀察數據發現,因人們無法外出做運動或健身,令消費者對室內跑步機或其他健身器材需求大幅提升。有見及此,友和當時引入新的可折疊跑步機,最終大賣5,000部。「呢個品牌獲得德國IF和紅點設計大獎,早前歌手吳業坤(坤哥)在日本回港酒店隔離21日時,港姐麥明詩亦買了一部送給坤哥。」

大數據亦應用於友和的內部系統,綜合用戶消費等數據,確保存貨運作,例如較「萬能」及暢銷的產品就不怕入貨,如蘋果的Airpods Pro、任天堂的Switch及Ringfit套裝,以及IRIS OHYAMA 靜音循環風扇。

友和目標是入手約一個月存貨量,智能系統根據設定的一系列邏輯,將預計60日內也賣不完的存貨將定義為「慢流產品」。對於「慢流產品」,系統會提醒友和需要清貨,以免囤積過量貨物。例如有某品牌的空氣清新機在疫情初期十分熱賣以致缺貨,而到貨後銷量卻大不如前,系統就會自動的割價清貨提示。

早前歌手吳業坤(坤哥)日本回港要在酒店隔離21日,他的好友、港姐麥明詩便買了一部可折疊跑步機送給坤哥。(網上圖片)

奇招四、門店側重體驗

不少人習慣買電器前到門市看實物,但近年品牌款式愈來愈多,有時到門市都無實物看,只能看產品介紹單張。「連鎖店大部分店舖面積細小,可展示的產品有限,所以友和開實體店的方針是與之相反」。她續稱,友和兩間門店著重客戶體驗,每件產品毋須擺太多存貨,故不需大舖門市網絡。

與實體店相比,友和網店無店舖面積限制,除了熱門傢電外,也引入了其它香港較少見的電子產品,彈性較大。

門店空間不鬥大、鬥多,背後貨倉的管理要求因而提升。友和現擁有一個約2萬呎的自營貨倉,負責揀貨並包裝(pick & pack)的工序,亦會儲存一些較昂貴的小型貨品、整理難度較高的產品,例如手機、遊戲機、電腦等。另一個是與合作伙伴合租的外判貨倉,負責大型家電,如雪櫃、冷氣機、洗衣機等等,送貨流程較簡單的。

友和創辦人徐嘉穎表示,友和承諾如購買現貨會在8小時內出貨,所以早上落單,下午便能收到產品。(李澤彤攝)

奇招五、外判物流慳錢

在物流運輸方面,友和亦不像香港電視般聘請自家車隊,反而選擇外判車隊,故能進一步壓低成本。「香港現時物流派送服務做得不俗,友和同幾間物流派遞公司合作,所以會善用每間物流派遞公司不同服務時間」。徐嘉穎解釋,每間有不同服務時間、送件體積、派送地點、運費的優勢,系統會按訂單產品而提示,分配最合適物流公司派送。現時友和內部指標是用戶購買現貨,會在8小時內出貨交予物流派遞公司送貨,所以最快能做到早上落單,下午便能收到產品。

除了送貨,安裝亦是消費者著重的一環,友和亦選擇外判,「大部分大型家電都會提供服務,有些會是品牌派發安裝服務,有些則由外判公司安裝」。對於外判質量,友和安排了評分準則,若是次安裝公司服務欠佳,友和可透過評分顯示,下次更換其它安裝師傅。

徐嘉穎透露,現時友和用戶最大比例是25歲至44歲,這個年齡層大多善用電腦或手機網購。加上投身職場一段時間,消費能力較高,又或是組織家庭或已買樓,購買家電需求較大。未來與日本城合作,料可將用戶群進一步擴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