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vays 首來港玩 Clockenflap 主音 Molly:想聽多啲香港 band!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1 年成軍、2014 年推出首張同名大碟的加拿大樂隊 Alvvays,今年終於參加香港音樂節 Clockenflap,也是首次來到香港作亞洲演出,扭耳仔把握機會,與 Alvvays 靈魂人物、女主音 Molly Rankin 淺淺的談了一下,雖只得 15 分鐘,但絕對是千載難逢!

在此都先再簡單介紹一下 Alvvays,樂隊五位成員 Molly Rankin(主音/結他)、Kerri MacLellan(鍵琴)、Alec O’Hanley(結他)、Brian Murphy(bass 手)和 Sheridan Riley(鼓手),2014 年推出了同名專輯,一首〈 Archie, Marry Me 〉,你可以說是 minor hit,但正正是這首歌富有 90 年代 band sound 節拍 — 點點 dream pop、點點 shoegaze — 歌詞中有著對愛情關係的無力感但同時又加上 Molly 那一把 detached 的唱腔,令人開始留意他們。

漸漸,除了〈 Archie, Marry Me 〉,更多人在播〈 Adult Diversion 〉、〈 Next of Kin 〉、〈 Party Police 〉等等,也成為了音樂雜誌《 Rolling Stone 》所形容的「indie pop wonder」。

2015 和 2016 年緊密的巡迴,歐美都是 Alvvays 演出的地方,更分別出席過 Glastonbury 2015 和 Coachella 2016,不過 Molly 等人仍抽出時間製作第二張專輯,並在去年 9 月推出《 Antisocialites 》,曲風更見輕快和清脆,其中〈 Dreams Tonite 〉一曲更獲提名加拿大音樂寫作獎 SOCAN Songwriting Prize。

Alvvays 的幾位成員都是識於微時,Molly 和 Kerri 是鄰居,由小玩到大,大家可以在 Alvvays 的 Instagram 看到她們兩個小時候在家一起玩小提琴的照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lvvays(@alvvaysband)分享的貼文 張貼

Molly Rankin 於一個音樂世家中成長,她已故父親 John Morris Rankin 是加拿大長菁 country/folk 樂隊 The Rankin Family 的成員。

Molly 與 Alec 的認識,也促成到 Molly 製作了一張自家 EP《 She 》呢,也可以說是奠定了 Alvvays 的始源。

今次與 Molly 的電話訪問未有太多時間,但都是讓大家對她和她的樂隊 Alvvays 再有更多的認識,在本周末的 Clockenflap 好好 enjoy!

 

1. 很高興能與妳對話!這是 Alvvays 第一次進行亞洲巡迴呢,到香港後再到日本。感覺得如何?樂隊周遊列國你們適應得如何?

每次我們到一個新地方都是很興奮的呢!我知今次才是樂隊第一次來亞洲地區,但其實我們早就想來,我們也有唱片發行商在日本,但最後都未能成事,現在終於成真,我們高興得雙眼發光呢!

2. Alvvays 都到過可以說是歐美最大型的兩個音樂節英國的 Glastonbury 和美國的 Coachella 表演,那今次到來 Clockenflap 又是怎樣的感覺?

我聽過了不少對 Clockenflap 的事呢!今次來我比較有興趣想聽多點香港的樂隊,看看他們玩甚麼樣的音樂。我對香港的 band 未有太多認知,希望在今次的音樂節發掘一下看看有甚麼驚喜。

 

3. 來談一下 Molly 妳的音樂吧。聽過妳說受過不少英國樂隊的影響,如 Teenage Fanclub、The Smiths 等等。妳也是來自 Celtic 風格的 The Rankin Family 成員的後代,想知道英國樂隊對妳是不是有很大的影響?

這其實很有趣,我是到我 late-teen 的時候才接觸 band sound 的,到我 20 零歲的時候才接觸 8、90 年代的音樂,還有 Brit-pop、shoegaze。其實我小時候住的地方是很偏遠的(註:Molly Rankin 早年在加拿大 Cape Breton Island 生活),那裡就算能買到唱片的地方我也不知能否叫作是唱片鋪(笑),我的音樂啟蒙算是晚了人很多吧哈哈。

4. 承上,The Rankin Family 的音樂有 folk 也有點點 Celtic 的味道,其實妳有想過會加這一種元素入去自己的創作嗎?

老實說,我爸爸年代的那些歌曲是比較傳統的音樂了,我會認為是舊的音樂了。它們經得起時代的變遷是因為旋律比較 catchy 的,我會就在做音樂的時候是本著這一份精神去做吧,我只有能夠做到這樣。

 

5.「曲風上很 bouncy 很跳脫,但歌詞與主題卻很灰暗更多是沮喪抑鬱,一時很不可救藥的浪漫、一時卻完全抽離了情感... 不知這樣說去形容 Alvvays 的音樂對不對?也可以形容到妳的個人性格嗎?

對啊!就是這樣了。

6. 可以說說妳寫音樂的過程嗎?

通常我在腦中想了點子,會錄好一個 demo,之後我會找 Alec,和他再編一個詳細點的版本,其他成員都是在歌曲成了形較後階段才會加入來 add value。我們沒有那些「五人民主」的製作方式,相反是有種合作的緊密關係在當中。

 

7. Alvvays 除了歌曲吸引之外,mv 一樣令人著迷,如〈 Next of Kin 〉的 collage 感覺和〈 Dreams Tonite 〉將你們用 CG 放到世博舊片當中,都很有獨特的風格,想知道你們是任由 mv 導演去發揮?還是樂隊主導呢?

我們都會有建議呢,不過最主要 come up 那個 idea 的都是 Alec,他對拍 mv 有很多主意,我們都聽他的了。

 

Alvvays 將會在本周六下午 5 時於 Clockenflap 的 FWD Stage 和大家見面!

【專訪】與 Foo Fighter 巡迴 Wolf Alice:佢哋偷我餅乾食!

罰你扭耳仔 (上集) - Clockenflap 冇勁 band?係你唔識啫!

罰你扭耳仔 (下集) - Clockenflap 冇勁 band?你聽過晒喇咩?

【傳奇降臨】 Neo-soul 教母 Erykah Badu 壓軸參演 Clockenflap

David Byrne 把別出心裁舞台演出帶到 Clockenflap

【九頭身日奈】同 9m88 半小時Skype:沒想過成為vaporwave代名詞

【 Clockenflap 最後名單】集體回憶男神以至 meme 界網紅齊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