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ckenflap 2018 #回顧 - Wolf Alice/RHYE/Shame 訪談合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 Clockenflap 兩星期前完結,現在我們和大家來一個 throwback,於音樂節的三天裡扭耳仔與不同樂隊進行了簡短的見面和訪談 - 有 Wolf Alice、RHYE 和 Shame。雖然他們都行程緊密,如 Wolf Alice 是剛下機就來接受訪問;Shame 他們表演完當晚的深夜就要上機去另一地方,但這幾個只有十多分鐘的傾談,仍是愉快的。

不論你對今年 Clockenflap 的 line up 觀感如何,作為樂迷可以同時聽到不同的音樂人,殿堂級又好、新晉的也好,都是一件樂事;即使你是「真心樂迷」還是「真心 chill﹒迷」,總之 enjoy 就足夠了!

題外話不再說這麼多,三天的音樂節裡,扭耳仔訪問了多隊有參與演出的國外樂隊,除了有 The Low Mays、有 Cigarettes After Sex、有 Suchmos 和 Interpol 外,還有英國的 Wolf Alice、Shame 與加拿大的 RHYE!

星期五(9 號)演出的英國樂隊 Shame,染了一要金髮的主音 Charlie Steen 非常興奮,更走到觀眾群中邊唱邊嗌,真是 high 爆!演出完後樂隊成員 Eddie 和 Josh 來到訪談,那 Charlie 呢?可能他是太 high 未回過神來吧。問他們兩位在香港演出的感受,Eddie 說:「仍是有點難以置信呢。我們首次來亞洲,老實說不知應期望甚麼。感覺很奇妙,在香港、東京,或明天會到的新加坡樂迷都很投入充滿了熱誠。」Josh 說他們覺得最最瘋狂的是很多人認得他們是誰:「我們在英國未看到這個效果,因為我們仍在巡迴。很有趣,即使是來到了新地方很多人都知我們是誰呢。」他們又笑說會想辦法留在香港,Eddie 說:「我會躲在草叢中。」Josh 則希望下一次來香港會多點時間逛逛。

星期六 Day 2( 10 號)的下午,RHYE 的主腦 Mike Milosh 則分享了點點對香港的感覺,有看過這隊加拿大樂隊的 mv 都可以 feel 到他對唯美有一定的高標準,他甚至在巡迴的時候會自己拿起攝錄機留起那個地方的光與影:「我其實想在香港拍一條 mv。裡面都會是華裔的演員,當然不會找太出名的,一來我請不起(笑),二來我想發掘新人,他們對投入角色那顆心更有渴求。」這要看 Milosh 有沒有時間再來了,不過讓大家期待一下也是好事。他也分享了點點走音樂路上要保持甚麼心態:「音樂確是一個困難的職業,若你和家人說你想當音樂人他們一定會嚇破膽!但我覺得音樂是一門美麗的職涯,美麗的人生。不過首先你要準備,頭十年很大機會都會財政拮据,但只要你目標明確,這是一個重要的經歷呢。」

首次參與 Clockenflap、同樣是來自英國的 Wolf Alice,則不是首次來到香港了。主音 Ellie 說:「我們應在五年前來過香港了。當時有新的時裝店開張,帶了我們來,那是我們第一次在英國以外表演呢。」她又分享了當時是在午夜去了海灘玩,是個非常美麗的回憶。不過數到搞笑的分享,一定非結他手 Joff 莫屬了:「之前到過酒樓吃珍珠雞,我將這個珍珠雞整個放入口咬,在旁的人都為之側目。到我知道原來是要一下一下吃的時候,我在口中弄了十分鐘才吞到下去... 」那下次來吃時要記得慢慢來了。

扭耳仔其實在 Clockenflap 中請不同的樂隊/音樂人在一物件上留了簽名,將會作 giveaway 送出!想要的話大家要密切留意扭耳仔網頁和 Facebook 專頁了。

【訪談】亞洲偶像男團 THE LOW MAYS 襲港:最愛MK妹

【專訪】清潔龍阿德 Clockenflap 後感:會有新歌 歡迎搵佢合作

Alvvays 首來港玩 Clockenflap 主音 Molly:想聽多啲香港 band!

【專訪】與 Foo Fighter 巡迴 Wolf Alice:佢哋偷我餅乾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