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怪 Mogwai:世紀末青春燃燒後搖滾專輯 Come On Die Young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年今日】蘇格蘭格拉斯哥 post-rock 樂團 Mogwai 出版了樂隊的第二張專輯《 Come On Die Young 》,把其 post-rock 推至內斂、神秘、富有凝聚力的深邃層次,走出早年低迴與洶湧、沉寂與暴烈互相交接音樂鋪排的後搖滾原型框架。在當年夏天舉行的蘇格蘭音樂節《 T in the Park 》前, Mogwai 更推出向 Britpop 大團 Blur 挑機的「 Blur: Are Shite 」T恤,也同樣告20週年。

1999年,世紀末的時代。蘇格蘭格拉斯哥 post-rock 樂團 Mogwai 的名字是「魔怪」或「魔鬼」之意思,當年我就把他們喚作後搖滾界的「末世魔怪」。在1999年裡, Mogwai 留下了兩個典故:1. 在3月29日出版了樂隊的第二張專輯《 Come On Die Young 》把其 post-rock 推至深邃的層次;2. 在當年夏天舉行蘇格蘭音樂節《 T in the Park 》前,推出「 Blur: Are Shite 」T恤,魔怪們開宗明義地向 Britpop 大團 Blur 挑機。

Mogwai : Martin Bulloch 、 Dominic Aitchison 、 Stuart Braithwaite 、 John Cummings 和 Barry Burns (攝影: Steve Gullick )

所以,今年不單是 Mogwai 的經典 post-rock 專輯《 Come On Die Young 》面世20週年,也是 Mogwai 這件「 Blur: Are Shite 」T恤的20週年。

《 Come On Die Young 》是 Mogwai 繼1997年首張專輯《 Mogwai Young Team 》後兩年來的全新專輯,而樂隊陣容也有點兒變動。隨著前 Teenage Fanclub / Telstar Ponies 成員 Brendan O'Hare 在《 Mogwai Young Team 》後被踢出局後, Mogwai 也一度回歸 Stuart Braithwaite (結他/主唱) 、 Dominic Aitchison (低音結他)、 Martin Bulloch (鼓)、 John Cummings (結他)這個創團時的四人隊型;然後曾為他們客串的多元樂手 Barry Burns (鍵琴/結他/長笛)正式加入,《 Come On Die Young 》就是他首次以官方成員身分灌錄的 Mogwai 專輯。而他們亦構成 Mogwai 最持久的五人樂隊陣容,直至 John Cummings 在2015年退出。

不再年少輕狂的 Mogwai。(互聯網圖片)

《 Come On Die Young 》是 Mogwai 來到美國紐約州 Cassadaga 的 Tarbox Road Studios 灌錄,唱片監製是 Mercury Rev 成員、跟 The Flaming Lips 合作無間的製作人 Dave Fridmann ,他們的聲音亦發生一些變化。如果說早期 EP 到《 Mogwai Young Team 》時那種低迴與洶湧、沉寂與暴烈互相交接的音樂鋪排,通過結他 droning 築起的巨大音牆、綻放出盪氣迴腸的張力,是 Mogwai 的 post-rock 原型,那麼《 Come On Die Young 》就是 Mogwai 把其後搖滾推至內斂、軟性、神秘、富有凝聚力的層次。唱片封面的驚嚇面孔是低音結他手 Dominic Aitchison ,取材自電影《 The Exorcist 驅魔人》惡魔附身的症狀。

從《 Mogwai Young Team 》到《 Come On Die Young 》的唱片名字,我們都視 Mogwai 的 post-rock 音樂是一股青春燃燒,那麼前者是標誌著他們的年少輕狂,後者則是他們試圖邁向成熟的聲音。後搖滾先鋒樂團 Slint 的1991年專輯《 Spiderland 》、 The Cure 的1980年 post-punk 經典專輯《 Seventeen Seconds 》,再到 The For Carnation 、 Low 及 Nick Drake ,都是《 Come On Die Young 》背後的影響——事實上專輯在後來出版的 deluxe edition 裡,也有一首以這位英倫民謠唱作人命名的歌曲〈 Nick Drake 〉。

Mogwai 之曲目都是以有趣吊詭但沒意思的樂曲名字見稱,《 Come On Die Young 》的開場曲〈 Punk Rock 〉並不是要玩 punk rock ,而是在這首緩緩的後搖滾曲目配上 Iggy Pop 在1977年3月11日於加拿大電視台 CBC 節目上道出有關 punk rock 的一段訪談言論。

〈 Punk Rock 〉之後即帶來〈 Cody 〉這首由 Stuart 主唱的 song-based 歌曲,詩意的情懷、鄉謠的 lapsteel 結他,那壓根兒是 Mogwai 的幽美 Slowcore 曲目。即使 Mogwai 在大多數時候都是一隊沉默的器樂樂隊。

〈 Helps Both Ways 〉是 Mogwai 的正宗後搖滾曲目。 〈Year 2000 Non-Compliant Cardia 〉、〈 Kappa 〉、〈 Waltz for Aidan 〉都反映到他們的後搖深層次。再來唯美的〈 May Nothing But Happiness Come Through Your Door 〉,而之前常作現場演出的〈 Ex-Cowboy 〉,抑或曾收錄於《 No Education = No Future (Fuck the Curfew) 》EP內的〈 Christmas Steps 〉等十分鐘長度曲目, Mogwai 依然是很 post-rock 的樂團。

那麼「 Blur: Are Shite 」T恤又是甚麼一回事?話說1999年的蘇格蘭音樂節《 T in the Park 》, 在7月9號的第一天演出遇上 Blur 與 Mogwai 打對台—— Blur 是主舞台的壓軸, Mogwai 則是 King Tut's Tent 的壓軸。而 Mogwai 就特別為《 T in the Park 》而以他們名義推出「 Blur: Are Shite 」T恤,並火速售罄。

主腦 Stuart Braithwaite 不諱直言:「我們決定通過推出T恤來宣告我們討厭這個星球上其中一隊最糟糕的樂隊,這件T恤就像字典定義般說出: Blur: are shite 。」而 Stuart 對 Blur 的不屑,還有他同在1999年3月出版的《 13 》專輯(比《 Come On Die Young 》早兩星期):「利用跟女友分手來作為營銷工具,是我一生中聽過最令人作嘔的事情之一。 Blur 是他媽的呸!」而 Blur 則對 Mogwai 此舉不願置評。

浪漫玫瑰園: These New Puritans 六年來新碟 Inside the Rose

光之使者 Karen O & Danger Mouse 帶來概念專輯《 Lux Prima 》

Morrissey 的《 Vauxhall & I 》 好到不必期待 The Smiths 重組

音樂精靈「砂沙美」 SASAMI 首張專輯 結集她的日記與未寄出的信

Scott Walker音樂回顧:流行到實驗 深深影響 Bowie 至 Jarvis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