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玫瑰園: These New Puritans 六年來新碟 Inside the Ros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These New Puritans 去蕪存菁地變成孿生兄弟 Jack Barnett 和 George Barnett 的二人組歸位,在音樂上他們再一次發生蛻變,但不是變得更深更複雜,而是變得較淺較直接。從象牙塔走出來,六年來全新專輯《 Inside the Rose 》就是 These New Puritans的還原基本步。重新呈現出優美悅耳的歌曲調子,圍繞著有關慾望的主題,是歷來他們最富有唯美浪漫色彩的 avant-pop專輯。

回到2007 / 2008年間,來自英國濱海紹森德( Southend-on-Sea )的 These New Puritans 是多麼叫我為趨之若鶩、另眼相看的年輕生力軍獨立樂團;跟著也欣然看到樂隊多年來在每張專輯所發生的蛻變過程,看著他們逐步脫胎換骨。所以在2013年專輯《 Field of Reeds 》之後,我老是想著 These New Puritans 何時會有新作面世,可是樂隊卻沉寂多時,心想他們是否已經不張揚地名存實亡嗎?即使 These New Puritans 的核心成員是 Jack Barnett 和 George Barnett 這對孿生兄弟,但兄弟樂隊並不代替能夠永續合作下吧。直至去年11月,樂隊帶來回歸單曲〈 Into the Fire 〉,那才叫我放下心頭大石,不禁大呼一聲: These New Puritans 終於回來了!

如今 These New Puritans 已去蕪存菁地餘下孿生兄弟 Jack Barnett (左)和 George Barnett (右)。(互聯網圖片)

這個3月,These New Puritans發表樂隊繼《 Field of Reeds 》後六年來全新專輯《 Inside the Rose 》。不再是昔日的四人樂隊姿態,今天的 These New Puritans 已去蕪存菁地變成 Jack Barnett 和 George Barnett 的二人樂隊,創團成員 Thomas Hein 乃在2016年離隊了。大抵是要示意 These New Puritans 已成為 Barnett 兄弟的二人組合,所以他們如今亦首次亮相於樂隊的唱片封面上。

+4
+3
+2

到底當時嶄露頭角的 These New Puritans 有幾驚豔?這是回帶的時候:2007年間,才20歲出頭的 These New Puritans帶著獲法國時裝設計師 Hedi Slimane 邀請為 Dior Homme時裝展 A/W 2007 創作配樂之光環,加上 George Barnett 又曾為 Yves Saint Laurent 、 Gucci 、 Burberry 擔任廣告模特兒, 當年秋天發表〈 Elvis 〉這首搶耳急激的 post-punk 與 rap-rock 混種單曲時,他們是多麼無可匹敵的 hipster 樂團。到了2008年初出版的首張專輯《 Beat Pyramid 》,見證到他們非比尋常地把 post-punk 、 garage rock 、 hip hop 、 electronica 、 dubstep 、 field recordings 共冶一爐成為樂隊的折衷主義混搭音樂姿態,已看見 These New Puritans 是殊不簡單的樂隊來。

到2010年第二張專輯《 Hidden 》先拔頭籌是長達七分多鐘的懾人心魄熱身單曲〈 We Want War 〉,所祭出的沉重的鼓擊、13人管樂團幽幽低迴的闇黑氛圍演奏、部落節奏、蕩氣迴腸 choir 唱詠,來得層出不窮的此曲正表現出樂隊的創作野心,以投向較深邃的音樂層次;同年6月9日他們還來港在中環 Grappa’s Cellar 舉行過專場音樂會。到了2013年的第三張專輯《 Field of Reeds 》,These New Puritans更毅然闖進學院派現代古典/新古典的嚴肅音樂範疇,自學樂理的 Jack Barnett 實行寫樂譜給正統管弦樂團與聲樂合唱團演繹,又採用倫敦大學下屬的瑪麗王后學院之數碼音樂中心教授 Andrew McPherson 所研發給現代古典音樂家演奏的 electro-acoustic 鋼琴裝置 Magnetic Resonator Piano , These New Puritans 來得深不可測的聲音已找不著甚麼獨立搖滾之痕跡。

These New Puritans 的每張專輯,都標誌著樂隊的一個階段進程,他們的變化也被拿來跟以 Mark Hollis 為首的英國傳奇性藝術搖滾樂團 Talk Talk 作相提並論。問題是在《 Field of Reeds 》之後, These New Puritans 可會弄出更加深澀偏鋒、甚至難以消化的音樂嗎?

相隔六年,如今 These New Puritans 以 Jack Barnett 和 George Barnett 的二人組姿態發行第四張專輯《 Inside the Rose 》,聽到是他們從《 Field of Reeds 》的一次進化蛻變,但不是變得更深更複雜,而是變得較淺較直接,讓我的疑慮一掃而空。 Barnett 兄弟自2015年開始為專輯創作,走遍柏林、倫敦、濱海紹森德錄音。

These New Puritans 的第四張專輯《 Inside the Rose 》走遍柏林、倫敦、濱海紹森德錄音。

從象牙塔走出來,《 Inside the Rose 》就是 These New Puritans 經歷過了《 Field of Reeds 》之後的還原基本步。 Jack 的主唱重新呈現出優美悅耳的歌曲調子,圍繞著有關慾望的主題,是歷來他們最富有唯美浪漫色彩的專輯,重建出樂隊的 avant-pop 風格。

專輯開場曲〈 Infinity Vibraphones 〉曲如其名地帶來簡約主義顫音琴敲擊伴以電影感的深沉弦樂,Jack 的主唱是如斯美不勝收,還有迷惑的女聲,歌曲的上半部分不禁叫我聯想到 Depeche Mode 懾人的中慢版歌曲,下半部分則愈見流麗,還伴以典雅的鋼琴。

先行單曲〈 Into the Fire 〉(曾作限量500張火焰膠7”細碟發行),已叫我嗅到一點兒 Depeche Mode 歌曲氣味,歌曲由 George 的顫音琴敲擊帶出,再綻放出他的扣人心弦鼓擊,正把他們在《 Field of Reeds 》時消失了的節拍張力召喚回來。

主題曲〈 Inside The Rose 〉由 Harley Weir 執導、 George 擔任美術指導那極具肉慾美學的唯美主義音樂錄像已叫大家看得目不暇給,歌曲也表現到今次 These New Puritans 酷極了的浪漫風格,弦樂與電音之水乳交融,配以金屬味的敲擊,來得別出心裁。

新單曲〈 Where The Trees Are On Fire 〉是一首有著新古典曲風與民謠曲子的 avant-ballad ,祭出是循環不息的簡約重複性編排。

These New Puritans 在柏林錄音時,是採用一家前蘇維埃廣播公司的錄音室。而音樂上,他們今次也重拾回相當的電音曲風元素。最電氣橫流是〈 Beyond Black Suns 〉這首冷冽而美麗的歌曲,曲中的女聲是由來自台灣的電音製作人兼歌手 Scintii (本名 Stella Chung )獻唱,她也會隨 These New Puritans 作巡演。〈 A-R-P 〉不知是否有用上 ARP 電子合成器,但歌曲的電音 sequence 前奏已能帶大家翱翔太空,在 Jack 孤高的主唱下再次是弦樂與電音交織而成。

光之使者 Karen O & Danger Mouse 帶來概念專輯《 Lux Prima 》

音樂精靈「砂沙美」 SASAMI 首張專輯 結集她的日記與未寄出的信

關於痛失毋可取替成員: The Prodigy/Linkin Park/Beastie Boys

Morrissey 的《 Vauxhall & I 》 好到不必期待 The Smiths 重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