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後煙》 Show Must Go on 求其義賣音樂會:看似奇蹟但不意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外行人會覺得是奇蹟,但他們做到我不意外」因為當香港獨立圈圍結起來,確實很厲害!12小時集結的十隊樂隊,他們對 Suchmos 辭演的第一個反應?整場突發演出,台前幕後有幾多人在出力?倒抽一口涼氣後,一口氣前衝的一班人。 ( 攝影: Moment Hung )

事源

【告急】 Suchmos 突然辭演!主辦面臨財政巨壓 indie圈共演救亡

先重溫  Show Must Go on求其義賣音樂會 完整流程圖集:

圖集〉 Show Must Go On 求其義賣音樂會 :半日籌備的突發音樂節

以下是隨手的精選,完整版按上面連結

Serrini 說做整場的突擊音樂會也可。

Serrini : ( 知道這件事的時間? ) 大概昨天七、八點,之後才確認,來來回回。一開始是 Tim Wong ,同 Joshua 找我來的。( 知道這場 show 的第一個想法? ) 以為會給我全場,搞一個突擊的音樂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

( 如何臨時找到班底演出?) 第一個想法,最簡單最少人的 setting 是我跟 Alok (《 邪童謠 》製作人 ) 玩的,問他剛好又有空,那就再問 Iris ( 和音及鍵琴手 ),她又有空。最後在後台見到 Ka Shun ( 結他手 ),便隨手拉埋他上台,醒不起他也有參與 。

樂隊 Twisterella* 形容辭演對亞洲的經濟也有影響。

bass 手 Sammer :  是否要說自己香港自己救? ( 你留待之後幾天講 ) 哈哈。( 何時知道這件事? )  昨晚七點多,是 Yuman ( iii Record 主理人 ) 通知我們。( 第一時間的感覺? ) 「O嘴」囉!估不到搞音樂會 ,會這麼「大鑊」,所以我們幾個,很快安排好! (今日聲音質素很好?) OK 呀!我們第一次玩這個場,除了我們玩得「差」外,這個場的聲響都幾好,因為之前沒有夾過,就直接上場。 (氣氛也很好!) 加上這麼短時間之內做到,整件事很神奇。

結他手 Hanes : 今次的辭演,是亞洲一個很大規模的金融股災,不只是香港這麼簡單,其他亞洲地區包括日本、台灣、東南亞都會受到今次的影響,相信印尼盾都需要五年的時間去恢復...... ( 你有沒有持有上述的股票? )  係沒有的。 ( 以上嘉賓係金管局同証監會嘅持牌人以上談及過嘅結構性產品並無抵押品 ...... )

觀眾 小明 覺得一「吹雞」就有300多人來已經好好。

小明: 昨天下午 三點多知道,覺得震驚和替阿和擔心。( 12個小時之後,可以發生這場演出覺得如何? ) 算係咁!算係咁!如果有人「吹雞」預了有事會發生,這麼短時間有十隊,好 ok 喇!

樂隊 MUKZI 木子 & The Island 一進場就喝酒喝到尾。

主音 木子:昨晚11 點知道。TTN 阿正告訴我的。( 第一個反應? ) 玩囉!好玩呀!有得踏上九展台,幾開心?哈哈! ( 未來過? ) 有呀,自己有,哈哈!身邊三個 bandmates 都未試過。Music Zone ,這個音樂的區域很緊要。 ( 玩完之後覺得? ) 一晚都沒有「吹雞」,有 300 多人來呀,仲想點?

樂隊 The Ancient Mental 本來負面地覺得今天人不多。

結他手 Adam : ( 你隊band叫? ) The Ancient Mental ( 介紹一下! )  是一隊 instrumental 樂隊,本身是 2016年尾我自己的 solo project 。 2017 年尾鼓手 Freddy 像用交友 app 般約我出來,這可以出街嗎? 他說想加入我的 project ,之後到 bass 手 加入。( 風格有點 math 加 metal? )  玩實驗。剛剛都聽到有些管弦樂的東西,我好想做一些沒有最難,只有更難的音樂,又要做到出來,又好聽。

(昨天何時知道?) 其實是 Maniac 的 Jason 找我來,下午四點多打給我,打來時我已有預成是什麼事,因為早上我已見到 TTN 阿和的 post。我本身心裡已經想幫手,但我沒有問過隊友,未知能否成事,但一接到 Jason 電話,我就立刻答應。

(上到台的感受?) 我個人比較負面,今天撞了很多 show ,會不會很少人,大家想睇日本不是本地  band ,死喇!會不會幫不到阿和?就算義賣,都幫不到幾多?今日上台就 high 了,好開心!

樂隊 話梅鹿 不懂要怎樣掌握演出的情緒。

鼓手 坤城 : 昨天七八點知道這件事,在 Facebook 見到 Maniac 的 Jason 及 秋紅 的 華哥才知道。( 誰叫你們來? ) 無的,一知道就問隊員,本身成員都有工作做,幸好我們也來到,主辦單位也配合到時間。

今日上到台,同平時演出很不同,平常會叫大家開心些,但這場 show 是一半一半,本身件事是比較不開心,情緒如何拿捏?但一上到台,大家情緒很高漲,我們就照平常演出。

K'scope / 萬花筒 覺得今晚很暖。

主音 Maggie :昨天一睡醒就知道,朝早十二點?一開 Facebook ,就見到阿和的 post 。我見到阿和同 Moe Lie 出 post 搵樂隊玩,所以就找方法來玩。剛剛上到台覺得好暖,這麼多人來支持,我未來過 Music Zone ,現在還在適應當中。

Sugar Bro 覺得主辦方壓力真的大到爆。

主音 Ken : 都是朝早起身睇 Facebook 知,主辦單位為了原本的演出,準備了超級多東西,如果換著我的話...... 就真的要上「IFC」最高那層,真的得突然。秋紅的華哥找我來,然後我們每個五分鐘之內就確定要來。

(上到台如何?) Feell good !大久沒有出過 show,一晚之內完成整件事,好癲,而且還有不同風格的樂隊,跟本不可能在一場 show 有這麼多風格的人出現,特別是我們。哈哈! Sugar Bro 前後兩隊都是 metal band。

Yan Poon 不想用籌款的名義去幫忙。

Yan Poon : 入到場見到很多舊朋友,都是以往看演出的朋友。 ( 同樣身為一個老闆,如果面對這個生意危機,有什麼想講? ) 如果我是阿和,真得可能跳了樓 。( 以上需要家長指引 )  我不可當這件事合理,你知道阿和見慣風浪,亦都知這他有很多的援助不想要。所以我會用我做到的方法來支持,例如 買票來支持,來到買酒水給樂隊飲。

( Aux 生意如何? ) 這排生意好靜,希望大家見到的話,就來食食飯。

DeepInside 覺得外人看過場演出是奇蹟,但他們不意外,因為indie圈的人太厲害。

主音 Karl :第一眼見到這件事,就「江湖救急,唔使講嘢!」,秋紅的華哥找我們過來。台上感覺幾好,可以再爆多些,但觀眾已經是「撐盡 揼盡心口 」才過來,相信是突然而來,未儲夠體力。 ( 夾 band 以來,遇過最麻煩的事? ) 試過忘記關水喉,水浸 band 房,連外面升降機也受影響。這種江湖救急,就未試過,自己衰的就試過。

( 對於 12 小時內籌備好整個演出的感受?  ) 外行人會覺得是奇蹟,但他們做到我覺得不意外。

樂迷 Kit 本來要去韓國看 Suchmos 。

Kit : 我本身有 follow HA的,我一路都有聽香港的獨立樂隊,我第一個收到是 崩口碗 的 Hugo ,在 Facebook 上說要救急,有沒有 band 可以來幫手玩?到夜少少,見到 木子 又出 post ,他把整個 line up 也放出來。我就知道有很多 band 參與,而且票價只是 $280 ,就即刻買票來。

本身沒有買 Suchmos 香港的票,但我會去看他們在韓國的演出,因為我會去當地的音樂節,順便看看 Suchmos ,誰知他們取消,韓國場也取消了。

樂隊 stereo is the answer 覺得場租很貴不可以浪費場地。

主音結他手 Stephen : 我是 stereo is the answer 的主音結他手,昨日鼓手 Jimmy 見到 Facebook post ,就問問可否讓我們幫手玩。(對於辭演第一個反應?) 那隊日本樂隊,應該是發生很大件事才這樣做,我亦知道每個在香港的場租都很貴,很難才回到本,甚至不能賺錢,所以如果場地空了出來,就應該用盡去。

Nasaki 及 Jacky 本身也有以 Anthology 的名義舉行音樂會。

Jacky :16個鐘頭前知道這個消息。 ( 自己本身也是個搞手,感覺如何? ) 搞 show 最驚是這種突發性的事件,原來一隊樂隊,在十多個鐘頭前告訴你,可以不來就不來,但最緊要都是觀眾,就像主題 「 Show must go on  」,就算原本的方法不行,亦有其他辦法令大家來參與這件事。

Nasaki : 15 個鐘頭半前知道,見到這麼多兄弟到完場都未能鬆一口氣,真的辛苦他們。

攝影師 Kenneth 拿著他的新相機。

攝影師 Kenneth : 昨天八點知道這件事,當然要來幫手,自發來的。今日影完,覺得好「很」攰,什應樂隊都有, $280 還有殮房般的冷氣,好抵睇!

( 之前影過的演出,有什麼突發事件? )  Chris Brown ,他在菲律賓被拘捕了,不知道來不來到香港演出,我足足 stand by 了三日,最後他也來到。當時非常突發,一來就埋班去影!

樂隊 Unto The Dawn 覺得大 band 應該要準備好後備方案。

主音 SiD : 6月1日下午六點知這這件事, MAniac 的 Jason 邀請我們來的。對於這件事,第一個反應是竟然一隊大 band 都失約,比較驚訝。之後了解整件事,其實場 show 是可以進行到,我們試過 tour 時有 bass 或者結他的成員出席不到, 是可以用其他 track 去補救,繼續 tour 。想像不到一隊大 band ,會不能運作到。

今日大家真的非常支持,通常看演出都是一個月或幾個星期前,計劃好行程。今次大家一知道,就拍心口來出席,很熱血!

低質攝影 Mo Lie 醉到面都紅了!

低質攝影 Mo Lie :知道 Suchmos 辭演時,就知這會計劃這件事。其實很感恩,不同的搞手,如 Maniac 的 Jason 、 觸Studio、 TTN 阿正 ,還有這麼多樂隊,樂隊圈好有愛,一晚半日的時間,來籌備一場演出,很不可能的事。

Alex Chu 是一間場地音響公司的主理人。 (備註:但並非圖中 Backline store 的成員 )

Alex Chu :我今日來幫手做音響和技術支援。 ( 原本的 Suchmos 的演出,你也有參與? ) 本身也有器材租給這場演出,到今日場演出我們帶了一些 panel 、器材、音響和音響工程師。昨晚 八點 才知道要轉突發演出,我第一時間問有什麼幫到手。本身今天也有其他演出在做,專程抽調其他同事來幫手。

完 show 後,覺得很歇斯底里,很開心。很急很緊張,未必樣樣盡善盡美,感覺很攰很開心。

秋紅 華哥 和 Maniac 的 Jason 臨危受命,去幫手籌劃這次的演出。

Maniac 主音 Jason :今日幫手賣票收票,昨天 TTN 阿正 找我,加我入群組,也加了阿華入去,就開始做這件事。 其實早一晚凌晨,還在送 TTN 阿和 回家,他醉掉了,我怕他之後接不到 Suchmos 機,幫他打點好一切後,早上時問問他要不要幫手,就在 Facebook 見到他說取消了。我亦很愕然問問阿和,真的取消了!直到阿正找我,我作為一個搞手,亦知道負擔會很大,幫到就幫。 (打了多少個電話?找了多少人?)

秋紅 鼓手 華哥: 反而是樂隊很主動找我們,本身這場演出不只十隊,但我們真的沒有空間可以容納,這麼多隊的演出。

Jason :初頭以為可以改四點開始,所以最後減了一些樂隊,因為真的沒可能一隊只玩兩首歌!

華哥: 所以最後按照了找我們的先後次序,來安排樂隊。無奈地只可以安排到十隊。

不夠 12 小時籌備的演出,連工作證也弄好。

(完了覺得如何?)

兩人:鬆一口氣!

華哥: 希望幫補到那個「氹」。

一班義氣仔女出手相助。

(作為搞手能在合約上避免這些事?)

兩人:無法避免!

華哥:例如 Suchmos 真的身體抱恙,你沒辦法迫他們演出。這些「 不可抗力 」的因素,沒有辦法避免,這是世界各地也會發生的事。無奈地在香港做演出,而且亦要支撐一個場地,負擔真的很大。香港租金的水平,真的是世界頭幾位。在香港做搞手,真的吃力過其他地方很多!

不是說慘不慘!只是希望樂迷多些出來看演出,支持我們這些搞手。支持本地音樂場地很重要。

Jason : 很多時弄的演出,都是大家想看,所以才做的,相信阿和的想法也是這樣。可能你知道那場演出不會滿座,但知道大家都好期待,我們便會做,所以一定要大家支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