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談 】Noisy Charlie〈 失眠 〉- 如果不睡覺社會會變得瘋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月來討論區成為了香港人發聲和行動的地方,樂隊也可以借助這個網上渠道去組成、創作音樂!香港獨立樂隊 Noisy Charlie,雖然三位成員在求學時期認識,但主音斯朗則是樂隊在討論區認識的!就這樣,Noisy Charlie 默默在香港音樂界走了三個年頭,2019 年也過了一半,大家是時候對他們有更多認識了。

Noisy Charlie( 嘈查理 ),在他們的 Facebook 專頁中這樣形容樂隊:「 自演繹風格偏走隨性美,時狂,時沉。隊名蘊含兩種音樂理念。『 Noisy 』代表融合不同的音樂風格,在時代巨輪下印証確切的存在感;『 Charlie 』則是有著查理布朗( Charlie Brown )般童心未泯的象徵,難掩年少輕狂的心境。」

扭耳仔早前分享了他們的新歌〈 INSOMNIA 〉,現在就和樂隊的四位成員 —— 主音斯朗,鼓手威倫,結他手 King,和低音結他手 Samuel 來一個淺談,分享一下他們的音樂和歷程。

左起:Noisy Charlie 主音斯朗、鼓手威倫、低音結他手 Samuel 和結他手 King。(攝:宋文)

2016 年年初開始,Noisy Charlie 四人走在一起、錄製樂隊作品,先在 2017 年的蒲窩全港青少年樂隊比賽決賽( 學生組 )中得到冠軍,而現在他們已經有了三首歌曲:〈 Two of Us 〉、〈 Gate 〉和〈 INSOMNIA 〉,那〈 INSOMNIA 〉創作是怎樣的呢?

可以談一下〈 INSOMNIA 〉的創作靈感?

Samuel :有歌先的,我們想有這樣的 mood 歌曲,斯朗作詞,之後我請朋友幫忙拍攝 mv。

斯朗:也可以說是先有「 失眠 」這一個主題,延伸到「 有甚麼人會容易失眠 」?就套落到軍人的創傷後遺症上;當然,這一個失眠也可以解讀成「 bad trip 」( 意指恐怖幻覺 ),當然是因甚麼會有這幻覺,大家心照吧( 笑 )。

你們有經常失眠嗎?

威倫:我一時時,但真的不會有特別原因,有時已經工作到身心疲累,但都是會睡不著。是不是年紀大了?通常卻到了差不多天光了才睡著,但睡得一會兒又要起床了。

你們覺得失眠是身體的一種病還是情緒上的病?

斯朗:我想是情緒吧。就像我們看到最近香港發生的事,不管是在現場、在電視看到,對情緒上都有很大的牽動和影響,尤其發生的對自己很切身的時候。

Samuel:感到憤怒時,是很難睡得著的。

那麼,你們隊員中有誰是可以「 話瞓就瞓 」?

Noisy Charlie:Samuel 吧,他五分鐘內就能睡著。

Samuel :對對,只不過我要睡很多,但夜晚又不怎麼想睡呢。

睡覺時,多發夢嗎?

Samuel:我少,但 King 的夢對他會印象深刻些。

威倫:我就不定時會發。

King:對,我會比較記得自己發的夢

斯朗:發夢真是沒甚麼特別原因,但肯定的是,發夢後的第二天會感到很累。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有了〈 INSOMNIA 〉一曲?

威倫:其實都是氛圍使然,當初我們一開始想有一首不會重覆副歌的作品,有故事主題,曲的基礎當時已經有了,就再發展成這首歌。我們想的是想要一個感覺,之後才想其他彈奏上的方式、技巧。

Samuel:坦白說一開始是即興 jam 的,但有了一個結構後我們就會找一個 mood 出來,所以你會聽到〈 INSOMNIA 〉是沉寂的開首,後段才真正爆發。

+6
+5
+4

搬到了新 band 房一年,Noisy Charlie 自言已比大部份香港樂隊走運,工作上班外,就是在 band 房當「 裝修工人 」,雖然樣樣事都要親力親為,也算是找到一個棲身地。

四位夾 band 的經歷可以分享一下嗎?

Noisy Charlie:我們各自都有工作,都是放工後去來夾,通常午夜 12 點才開始。是辛苦的,但都希望每星期會聚兩次。我們成員當中,如威倫、King 是工作和興趣是相關,但 Samuel 不是,所以都會有所犧牲。但夾 band 的心態是開心,是一種抒發來的,都要付出的;工作也是生活需要,但也要做好它,始終現實歸現實,興趣與工作永遠損失的都是時間。

可以說說 Noisy Charlie 參加比賽的經歷嗎?

斯朗:這有故事要說,其實我們都參加了不少比賽,起初有一個「 取悅評判 」的目標,當然是徹底失敗,也在之後我們寫了〈 GATE 〉,再沒抱甚麼期望下以這首歌「 試多次 」,卻成功了。這次改變了我們的創作方向,變得更隨心去寫歌。不會因為舉例說沒人聽、玩 jazz,就不去玩。

威倫:以前真的會去想潮興甚麼類型的音樂去玩,但現在不會了,不會執著甚麼技巧、類型硬加入作品當中。

Samuel:我們明白了一個道理,歌的連貫比一切都重要。現在我們想找更多現場演出的機會。

Noisy Charlie 的〈 Two of Us 〉、〈 GATE 〉到今次的〈 INSOMNIA 〉,是不有一個故事在當中?

Samuel:其實這三首歌都會包括在我們構思中的 EP,共會有七首,都錄好了。

斯朗:其實歌都不會有任何連繫,這 EP 是展示 Noisy Charlie 的摸索階段,大家會聽到我們在嘗試。不過之後我們會為未來的專輯定立方向與主題。

如果人類不用睡覺,你們覺得世界會如何?

斯朗:人不睡覺,這個世界會變得瘋狂。因為會變得太多時間,社會會變得很恐怖。

Noisy Charlie 除了〈 INSOMNIA 〉外的兩首作品:

前 Chairlift 主腦 Caroline Polachek 全新超現實單曲〈DOOR〉

十字架與音樂:倒十字架就是反基督怪力亂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