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 Animals 新常態時代出版自傳式專輯《Dreamland》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年前 Glass Animals 鼓手 Joe Seaward 發生了一場幾乎致命的車禍,令到樂隊的靈魂人物 Dave Bayley 重新思考人生。當時他直言「很難向前望」,於是便唯有選擇向後看、回想起舊時的記憶,以尋找慰藉,那從而引伸成樂隊第三張專輯《 Dreamland 》的個人回憶主題。而在音樂上,那是 Dave Bayley 重拾他在童年至青少年時代於德州居住時的90年代美國 hip hop 與 R&B 影響,更用上兒時其媽媽以 VHS手提攝錄機為他拍攝的家庭影片之聲音片段作為幕間曲。

本來,香港樂迷可以在去年11月於大型音樂及藝術節《 Clockenflap 2019》上,看到 Glass Animals 這隊以 Dave Bayley 為首英國電幻流行四人樂團的現場演出。那時, Glass Animals 剛出版了回歸單曲《 Tokyo Drifting 》,在他們這輪巡演當中也有玩出了多首尚未正式發佈的全新曲目。無奈2019年的《 Clockenflap 》因那陣子我城的未知因素而停辦,而我們也未能對這批 Glass Animals 新歌作先聽為快。

Glass Animals 靈魂人物 Dave Bayley (下) 跟隊友 Joe Seaward 、 Ed Irwin-Singer 和 Drew MacFarlane 都是自少已認識的好友 (攝影: Ollie Trenchard )

本來, Glass Animals 正在如箭在弦、蓄勢待發地在今年出版繼備獲 Mercury Prize 提名的《 How to Be a Human Being 》後睽違四年全新專輯,樂隊也自春天起再展開巡演宣傳他們的新歌。然而隨著世紀大流行疫症肆虐,音樂表演活動全面停擺,3月間正在美國巡演的 Glass Animals也要剎停下來,而整個世界也進入了所謂新常態的局面;5月初宣佈樂隊的第三張專輯《 Dreamland 》會在7月中面世,但到6月底時又宣佈目前要關注 Black Lives Matters 運動及警暴問題而把專輯押後發行。最終,《 Dreamland 》專輯延至這個8月才公諸於世。

前作《 How to Be a Human Being 》的11首歌是圍繞著11個人物(大部分是樂隊為首張專輯《 Zaba 》舉行巡演時所遇上)而創作的概念專輯,而這次的《 Dreamland 》,則是 Dave Bayley 的個人回憶錄專輯。背後因為一件事故而令他重新思考人生、促使他有這個構思。

2018年7月2日, Glass Animals 鼓手 Joe Seaward 發生了一場幾乎致命的車禍——他在愛爾蘭都柏林騎單車時被貨車撞到,導至腿部骨折和顱骨骨折,還需要接受腦部手術,當年樂隊餘下來的巡演也要全部取消。面對隊友兼好友的前景未卜,要幾個月時間才能康復,當時 Dave Bayley 直言「很難向前望」,於是他自己唯有選擇向後看、回想起舊時的記憶,以尋找慰藉,那從而引伸成《 Dreamland 》的個人回憶主題。

身為 Glass Animals 的唱作人兼製作人,縱使 Dave Bayley 是樂隊的靈魂人物,但他卻無意擺出一人獨大的姿態,過去他覺得用歌曲來寫自己故事是很自私的事。到了《 How to Be a Human Being 》時寫他一位自殺身亡朋友的《 Agnes 》取得正面回響,令他過了自己的心理關口,而致使他不用躊躇地去做出《 Dreamland 》這張自傳式專輯。

Glass Animals的第三張專輯《 Dreamland 》是主將 Dave Bayley 的個人回憶錄專輯,但從前他覺得在樂隊裡用歌曲來寫自己故事是很自私的事。

Glass Animals 是英國樂隊,但 Dave Bayley 卻是出生於美國麻省,跟著在德州大學城定居,直至13歲才移居英國牛津,所以他的童年至青少年時代都是於德州渡過。出生於1989年的 Dave ,伴隨著他成長都是90年代至2000年代初的音樂,尤其是 Dr. Dre 、 Eminem 、 Timbaland 、 Missy Elliot 等美國 hip hop 與 R&B 之音。而《 Dreamland 》在個人回憶錄的主題下他,也重拾那些年的 R&B 、 hip hop 與流行音樂之薰陶,這是此專輯跟他以往作品在風格上的最大分別。

而今次 Glass Animals 的「懷舊」招數,還有樂隊的官方網頁 Open Source設計成猶如 Window 98的介面,抑或為歌曲製作了一系列 home movie 式的錄像影片,以限量 VHS 形式為《 Dreamland 》出版成「視覺專輯」《 Dreamland: The Home Movies 》。

去年釋出的先行單曲《 Tokyo Drifting 》,在跟美國 rapper Denzel Curry 合作下,已是他向 hip hop 的一次尋根。

也許樂迷會視今年2月釋出由 Dave Bayley 與 Paul Epworth ( Bloc Party / Adele /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 Rihanna / Maxïmo Park / Coldpaly )聯袂監製的《 Your Love (Déjà Vu) 》才是為《 Dreamland 》揭開序幕的單曲。這首明快又搶耳的曲目,就叫人聯想起昔日 Timbaland 或 The Neptunes 的音樂製作。

美麗得如夢似幻的主題曲《 Dreamland 》,那不獨是一首 dream-pop 歌曲,而是師承 Dave 父母在他童年時常播的 The Beach Boys 音樂所影響。

《 Dreamland 》是在疫情下按步就班下出來的專輯,背後也紀錄到當時的新常態處境。單曲《 Heat Waves 》的mv ,就是在英國實施隔離與停擺之高峰期, Dave Bayley於東倫敦哈克尼跟鄰居所攝製,他帶著三台電視機走過無人的街道,兩旁是鄰居在家以手機為他們拍攝,最後來到 livehouse ,以電視機 播出三位隊友的畫面,舉行一場”sold out”的無人(現場觀眾)音樂會,很 quarantine 的時代場景。

《 It's All So Incredibly Loud 》營造出在沉默間牽起暗湧的歌曲,道出只有生命三秒鐘的人生, Radiohead 加上當代電音的影響也不言而喻。

《 Tangerine 》是今次 Glass Animals 的 R&B 流行曲目;《 Hot Sugar 》、《 Helium 》是他們 soulful 又美麗的歌曲。

《 Space Ghost Coast to Coast 》所說是一位 Dave Bayley 童年好友( We were just two Texas toddlers / Pokémon, bottle rockets ),曾一起追聽 Dr Dre 與 Eminem 。自 Dave 移居英國而漸漸跟他疏遠,及後得悉這位朋友因為一宗校園槍擊事件而被捕。

《 Dreamland 》專輯裡的個人回憶, Dave Bayley 還有把兒時其媽媽用 VHS手提攝錄機為他拍攝的家庭影片之聲音片段,輯錄成《((Home Movie: 1994))》、 《((Home Movie: BTX))》、《((Home Movie: Rockets))》和《((Home Movie: Shoes On))》等等,作為專輯的幕間曲,聽到是 Dave 媽媽的旁白。他以為媽媽會好開心把聲能出現在 Glass Animals 唱片上,但她卻說:「我好憎我把聲!」從而激嬲了阿媽。

Alan Parker 電影裡的獨具慧眼音樂觸覺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脫胎換骨的80年專輯《Kaleidoscop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