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Riot 元祖靈魂人物訴說被政治迫害是怎麼一回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這個 post 是講政治的,雖只是俄羅斯的政治。不喜可以看下個 post。Pussy Riot,不論你喜不喜歡他們的音樂,大家都總會聽過這樂隊名字,或聽過他們的「反權貴行動」。元祖始創成員 Nadya Tolokonnikova 在 2013 年被判「政治監」兩年提早釋放後,一直致力向世界說出一點:「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不見得有多民主。」最近俄羅斯政局又有覆雨翻雲事件, Nadya 在《New York Times》撰寫文章深入地分享「被政治迫害下的人生」。

好,首先又要回一回帶,早前來過香港的 Pussy Riot 的成員,已是「新一代」,這隊社運其實早十年前就有成員,但讓世人真真正正對他們的,是 2012 年 2 月 21 日,當時包括 Nadya Tolokonnikova、Yekaterina Samutsevich、Maria Alyokhina 和另外兩名成員一起衝進了莫斯科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俄語:Храм Христа Спасителя ),她們穿起了色彩鮮艷的衣服和冷頭罩,在教堂中唱起一曲《Mother of God, Drive Putin Away》再拍起「mv」,當中大唱歌詞「聖女瑪莉亞快趕走俄羅斯總統吧!當個女性主義者吧!」

之後兩名至今仍未公開身份的成員離國逃亡,Nadya Tolokonnikova、Yekaterina Samutsevich 和 Maria Alyokhina 以「公眾騷亂」罪名被捕,期後被判兩年監禁。國際特赦組織定義三人為「被政治監禁」,之後因為俄國政府要「慶祝俄羅斯憲法 20 周年」才於 2013 年「特赦」下釋放。

在釋放後她沒有成為「要進入俄羅斯議會從體制中改變」的政治明星之類,她繼續參與不同的反普京遊行及示威等,與「示威被捕」一詞接近劃上等號。

Nadya Tolokonnikova。

最近,另一位真的是「在體制中」的俄羅斯議員 Alexei Navalny 懷疑被「政治刺殺」遭落毒,到現時仍昏迷,外界一致認為與他的反普京及反貪腐。身為 Alexei 好友的 Nadya Tolokonnikova 也在此時於《New York Times》撰寫文章題為《我是俄國社運份子,我不能相信我的人生會變成這樣》訴說了俄羅斯政權的專制及她如何對抗政治欺壓。

Nadya 在文中除了談及 Alexei 外,也分享了自己丈夫、同是 Pussy Riot 成員/社運份子的 Pyotr Verzilov 在 2018 年一樣懷疑被人落毒刺殺的經過,雖然 Pyotr 大難不死,但 Nadya 說「那時候的我感到無比絕望,正如現在 Alexei 妻子 Yulia 的感受一樣。」談到了 2012 年的教堂示威事件,她說:「我在教堂唱了一首被判了兩年監。但更多和我一樣爭取表達不同意見、向政權說不的人糟到殺害或毆打,這就是我每日面對的現實。只能盡力去面對、去反抗,這一切已變成了我的人生。」

「我們的自由、民主權利是被一點一滴地剝奪:腐敗的混蛋被提名上位、投票被內定、惡法照樣通過、高官濫用他們的職權,一切一切都在慢慢地進行,你不能一下子就看到,但正如這試懦夫,他們都是慢慢地侵進來。」 Nadya Tolokonnikova 的文章在《New York Times》網頁看到,首先要訂閱。

當然都有人會說她是利用被捕後得到的名聲去賺錢,被其他當時是 Pussy Riot 的「反資本主義」成員所反感,在 2018 年世界盃衝入球場的 Pussy Riot 成員也和 Nadya 本人沒有太多聯繫了。《VIce》在 2017 年訪問了 Nadya,可聽聽她的談話。

白俄 post punk 樂隊配詭異真蝙蝠片 真正暗黑 doomer 音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