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明一派 REPLAY LIVE 重塑專輯旅程:在最壞時代的音樂平行時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六場《達明一派 REPLAY 意難平 / 神經 LIVE 》圓滿結束。再合體的達明一派,帶來這個重玩其整張錄音室專輯的系列音樂會,第一季就是一拼鉅細無遺地演出他們在意念上為最完整而成熟的兩套概念專輯《意難平》(1989年) 和《神經》(1990年),以30年前的警世預言來對照及回應香港人在2019 / 2020年面對淒風苦雨的亂世黑暗時代。聽他們在《 REPLAY LIVE 》裡全盤玩出這兩張專輯的曲目,實在大滿足得沒話說,好一些他們30年來從沒有在現場表演過的滄海遺珠歌曲,也難能可貴地被帶到舞台上,更重燃起樂迷聽專輯的興趣。經過了這幾晚的《 REPLAY LIVE 》,《意難平》和《神經》也得以被打上 Apple Music 下載榜的五大位置。

達明一派再合體,在這個11月帶來由人山人海自資主辦的《達明一派 REPLAY 意難平 / 神經 LIVE 》音樂會,沒有投放資金作甚麼大肆宣傳,限聚令下於伊利沙伯體育館只開放75%座位的六場演出,也能 organic 地銷售到接近滿座,對比首次重組後1996年10月同樣在伊館舉行的六場的《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那並不會太遜色。多年來黃耀明和劉以達跟其樂迷的情與義,就像《皇后大盜》所唱道:「共你淒風苦雨 共你披星戴月 / 共你蒼蒼千里度一生 / 共你荒土飛縱 共你風中放逐 / 沙滾滾但彼此珍重過」。

11月19日尾場的《達明一派 REPLAY 意難平 / 神經 LIVE 》(攝影:袁智聰)

《達明一派 REPLAY LIVE 》是他們的系列音樂會,主旨是完完整整地去重玩其錄音室專輯裡的曲目,目標是完成他們所有八張錄音室專輯的《 REPLAY LIVE 》。今次一拼重玩1989年專輯《意難平》及1990年專輯《神經》,是《 REPLAY LIVE 》系列的第一季。

《 REPLAY LIVE 》何以不是順序地去重玩達明一派的專輯、由《達明一派 II》和《石頭記》開始,而是提前以《意難平》和《神經》兩張專輯來作為第一季呢?其一原因是去年及今年是《意難平》和《神經》的面世30週年,而《意難平》和《神經》亦公認為達明一派音樂生涯上的兩張 centrepiece 專輯,內容意味深長。更重要,是他們試圖以1989 / 1990年《意難平》和《神經》那個「八九六四」前後的所謂末世時代,來對照及回應香港人在2019 / 2020年面對淒風苦雨的亂世黑暗時代;30年前的警世預言,遇上最壞的年代,以音樂來構成了平行時空。《達明一派 REPLAY 意難平 / 神經 LIVE 》就是達明一派送給香港人的一份禮物,讓我們釋放出過去一年間在極權下的抑壓。

達明一派《意難平》和《神經》的原版黑膠唱片,已伴陪了我30、31年,彷彿印有我們之間的年輪;當時我還珍而重之地為唱片換上了Nagaoka的防靜電膠套。(攝影:袁智聰)

老掉了牙的論題:隨著進入數碼音樂載體紀元,樂迷的聽音樂模式也趨向單曲化,喜歡哪首歌就聽哪首歌,因此很多人都覺得毋須要聽專輯了。而《達明一派 REPLAY LIVE 》,就是要重燃樂迷聽專輯的興趣,聽到是完整的一段旅程、完整的一套情緒與氛圍。事實上,經過了這幾晚的《 REPLAY LIVE 》,《意難平》和《神經》這兩張專輯也得以被打上 Apple Music 下載榜的五大位置,成效顯注。

大約在十多年前開始,便不時見到已有相當資歷的外國樂隊,為他們數十年前的經典專輯舉行巡演、玩出整張專輯的曲目,這種音樂會表演形式都早已屢見不鮮。如德國電音先鋒教父樂團 Kraftwerk 更曾做過《12345678》系列的3-D concert演出,一連表演八場、逐一玩出樂隊八張官方專輯。

然而對香港樂壇而言,音樂藝人開演唱會,就必然要來個” best of / greatest hits “歌單,加上給寵壞了的主流大眾樂迷通常只曉得聽主打歌,所以專輯裡的 side track 卻往往被視為沒有市場,也是何解在香港一直沒有歌手樂隊去辦這種重玩整張經典專輯的演唱會,皆因不合乎商業原則。

如今達明一派的《 REPLAY LIVE 》,大抵就首個在香港履行實踐這種把整張經典專輯重玩的音樂會,而且還要是一系列而來。甚至他們更要做到嚴格的玩法:今次除了《意難平》和《神經》兩張專輯的曲目外,並無標榜會表演其他大熱作——所以明哥也在音樂會上不厭其煩地強調:他們不會玩《石頭記》、《馬路天使》等達明熱門金曲。

達明一派可以做到的《 REPLAY LIVE 》,除了他們對其每張專輯都感到驕傲之外,也因為達明知道他們的粉絲都是有質素的樂迷。在樂迷心目中,從前達明一派正是得以樹立起其 album-oriented 樂團的姿態。常言道:識得聽達明,就要整張專輯來聽。

早在《石頭記》專輯時以《離》揭開序幕、以《棄》作結幕,已看到他們要創造出一個完整的專輯旅程之意圖。到了《我等著你回來》專輯以白光的老歌《我等著你回來》來引伸成《我等著...》和《...你回來》作首尾呼應,更是要做出概念專輯形式。經過了《你還愛我嗎?》,到了《意難平》和《神經》的出現,是達明一派在意念上為最完整而成熟的兩套概念專輯。

我們這一代樂迷,有幸見證到達明一派如何憑著《意難平》和《神經》而走向登峰造極狀態。聽他們《 REPLAY LIVE 》裡全盤玩出這兩張專輯的曲目,實在大滿足得沒話說。好一些他們30年來從沒有在現場表演過的滄海遺珠歌曲,也難能可貴地被帶到舞台上。

有別於之前達明一派多次再合體的音樂會,有不少舊作在曲式上都被加以改良、引進新元素新意思。而今次在《 REPLAY LIVE 》裡即使達明二人是配以六人樂團演出,但所奏出的《意難平》和《神經》曲目,都盡量保留到劉以達本來的編曲,來得夠原汁原味。

《意難平》和《神經》劃分成音樂會的兩大部分,所有歌曲皆鉅細無遺地表演出來,連專輯裡的序幕曲或幕間曲也是由現場樂隊玩出。基本上大部分歌曲都是依照專輯的編排次序,但又有少許改動。如《意難平》裡以 lounge music 配以劇場對白的中場幕間曲《世紀末顏色》變成了序曲,原本的開場曲《忘記他是她》則變到最尾,取代了本來的 ambient reprise 版 outro 《忘記她是他》;《神經》原本在序曲《今天我願你平安,阿們》後緊接而來的《你情我願》,則被調動到中後段。對整張專輯的流程來說,這些小改動也來得毫無遺和感。而明哥為歌曲娓娓道來的解說,道出其來龍去脈,借古鑑今,也是《 REPLAY LIVE 》裡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來到 encore 部分,他們才玩出《意難平》和《神經》以外的歌曲。當中近作如取材自喬治歐威爾反烏托邦/政治諷喻小說《一九八四》的《1+4=14》,六四30週年的《回憶有罪》,抗爭歌《自由之夏》,到由潘源良填詞、送給世界上所有地方的戰友/手足/摯愛親朋的新歌《今天世上所有地方》(講述香港移民潮的《今天應該很高興》之下集),抑或1990年為環保合輯《綠色新一代》(叱咤903策劃)所創作的《恐怖份子》,都回應了 replay 《意難平》和《神經》所引伸出香港人面對極權恐懼壞時代的主題,感染力甚強。來到尾場,終於出現了《今天應該很高興》這首達明廣為人熟悉的熱門歌曲;壓軸之作是《每日一禁果》,而這個版本混搭上了 Elmer Bernstein 的《 Theme from The Magnificent Seven 》(「萬寶路」廣告配樂)——大家又可會記得24年前達明一派上次在伊館舉行《萬歲萬歲萬萬歲演唱會》,音樂會正是以播放《 Help 》合輯內 The One World Orchestra (即 The KLF )重玩《 The Magnificent 》來揭開序幕。

期待《達明一派 REPLAY LIVE 》的第二季、第三季、第四季的舉行,他們一定可以做到的。

【回顧】我對 Vaughan Oliver / 4AD 的美學情意結

後崩的浪漫:聽post-punk多年為甚麼我仍會愛上Fontaines D.C. ?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