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回帶】2001音樂漫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幾何時,在寇比力克 Stanley Kubrick 的1968年神級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 2001: A Space Odyssey》裡,2001年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未來世界。然後,我們經歷過現在式的2001年、走過了2001年。再一晃眼,身處2021年的今天,2001年已是20年前的事。

2001年後的2021年,當全世界仍在地球對抗大流行瘟疫的時候,我們別說要上太空漫遊,就連搭飛機外遊也成為難事。

20年前大家聽甚麼音樂?在此我挑選了20張2001年的重點經典專輯(按音樂單位的字母排名)出來給大家作回帶

The Avalanches 《 Since I Left You 》
當年異軍突起的澳洲墨爾本 sample-based 樂團, The Avalanches 的首張專輯採用了900個 sample 製作而成,創造出這段 groovy 、美妙而奇幻的 sampledelica 音樂旅程。

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 《 B.R.M.C. 》
取自馬龍白蘭度50年代電影《 The Wild Ones 》裡的摩托車黨名字,師承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 Spacemen 3 、 The Verve 而來的新迷幻風,還有團員的一身黑衣裳。從闇黑陰溼到急疾馳聘,風格何等強烈的21世紀 neo-psychedelic-garage-rock 驚豔之作。

cLOUDDEAD 《 cLOUDDEAD 》
來自俄亥俄州的 experimental hip hop 組合,當年 cLOUDDEAD 的音樂被形容為「 post-rock 與 hip hop 混合體」、「《 Kid A 》的 Radiohead 遇上 Cypress Hill 」,深邃而耐人尋味。

Cornelius 《 Point 》
小山田圭吾化身的Cornelius在「後涉谷系」時代之最佳專輯,重新樹立出他結集實驗性、趣味性、流行曲調、音響建築於一身的夢幻/奇幻 avant-pop 風格,以及其超自然美學。

Daft Punk 《 Discovery 》
法國電音二人組 Daft Punk 的第二張專輯,不但將 house / disco / electro / techno / soul / soft rock 匠心獨到、無懈可擊地共冶一爐,也延伸成日本動畫大師松本零士製作的科幻動畫音樂劇電影《 Interstella 5555: The 5tory of the 5ecret 5tar 5ystem 》。

Fischerspooner 《 #1 》
2001年最新鮮爆發的音樂流派叫 electroclash ,頭號名字是來自紐約市的 Fischerspooner 。縱使當年 Fischerspooner 亦被批評為過譽又噱頭,但20年後重溫其首張專輯,無疑是一張優秀的 electro-pop / electro-disco / art-pop 佳作。

Gorillaz 《 Gorillaz 》
Blur 靈魂人物 Damon Albarn 和動畫創作人 Jamie Hewlett 策動的動畫虛擬樂團Gorillaz ,由 Dan the Automator 為他們聯袂製作的首張專輯,奠定其 hip hop 、 reggae 、 modern rock 、 electronica 折衷主義音樂混搭路線。當年 2D 、 Murdoc 、 Noodle 和 Russel 的漫畫人像仍很平面。

Jay-Z 《 The Blueprint 》
當年9月11號面世的專輯(同日發生「9·11恐襲」),是給 Jay-Z 取得高度評價的登峰造極之作,公認為他的最佳專輯,有著精良的 soul-based sampled 製作,亦好讓為他擔任了四曲製作的 Kanye West 備受注目。

Kings of Convenience 《 Quiet Is the New Loud 》
人稱「21世紀 Simon & Garfunkel 」的挪威二人組,開啓了 new acoustic 的新門戶,溫文爾雅地玩出簡樸無華、溫婉愜意的 folk-based 歌曲,好比如沐春風而來,一幅幅山明水秀的挪威風光意景也不禁在腦海裡油然而生。

Ladytron 《 604 》
Ladytron 不獨是一隊 synth-pop 復興樂團那麼簡直,她們吸納著80年代初葉未來派電音流行樂的尖端與冷感氣息而來之餘,也有著 indie 音樂之姿態,而 Helen Marnie 和 Mira Aroyo 的雙妹嘜主唱也是 Ladytron 別樹一幟之處。

Missy Elliott 《 Miss E... So Addictive 》
R&B / hip hop 惡女唱作人/製作人,在 Timbaland 班底的高質製作下,呈獻出印度 table 手鼓與 techno 曲式之新元素,以及愈見優美的曲子。

Muse 《 Origin of Symmetry 》
「後 Britpop 」年代的 power trio ,在第二張專輯裡展現出更懾人心魄的造詣, Matt Bellamy 將骨子裡的古典音樂薰陶灌注在樂團身上,無論是其假音花腔獻唱,抑或結他與鋼琴演奏上彰顯出的古典樂造句,彰顯出其 Baroque ‘n’ roll 的古典搖滾樂風。

N⋆E⋆R⋆D 《 In Search of... 》
潮人王 Pharrell Williams 加上 Chad Hugo 不獨是製作組合 The Neptunes ,還有 N⋆E⋆R⋆D 這個分身——那是讓黑人 R&B / funk / hip hop 跟白人搖滾樂通婚的音樂企劃,甚至有著相當的 psychedelic 色彩。之後他們再為專輯灌錄了一個 full band 版。

Radiohead 《 Amnesiac 》
回顧2001年的音樂,名單上怎會沒有 Radiohead 呢?跟《 Kid A 》同期灌錄的姊妹專輯,來得較為 song-based ,同時也有實驗性抑或爵士樂傾向的 avant rock 曲目,是高水準依然的 Radiohead 專輯。

Roots Manuva 《 Run Come Save Me 》
UK hip hop 救世主,以地道倫敦口音 / urban Britian 的 rappin’ 演繹出跨越 dub 、 ragga 、 funk 、 hip hop 的音樂製作,效果懾人而驚豔。一年後延伸成 dub mix 專輯《 Dub Come Save Me 》。

Röyksopp 《 Melody A.M. 》
挪威卑爾根(Bergen)電音二人組 Röyksopp 的首張專輯,意境諧和明媚、矯飾流麗,把 funk 與 dub 節奏整頓成輕輕浮浮節奏的靚聲北歐 downtempo,累積了超過一百萬張唱片銷量,其「挪威Downtempo之王」名銜也不逕而走。

The Strokes 《 Is This It 》
2001年度最鋒芒畢露的新人王、最酷的名字,平均年齡才21歲的紐約市樂團,在其初生之犢的錄音下帶來美好、清爽、流麗而粗獷的短小精悍獨立搖滾歌曲,觸發起整個 new wave / post-punk 復興樂潮。

System of a Down 《 Toxicity 》
2001年最出類拔萃的 nu-metal 專輯,在叫人為之血脈僨張的大剌剌重金屬搖滾曲風下,亦聽得到 System of a Down 的 prog rock 、民謠、中東音樂、希臘音樂底蘊與多層次。

The White Stripes 《 White Blood Cells 》
當年好多人仍未搞得清楚來自底特律的 Jack White 和 Meg White 到底是一對過氣夫婦抑或是一對姊弟/兄妹,在 garage rock revival 的大前提下,他們的第三張專輯毋庸置疑重燃了一股強大而粗獷的 garage rock / blues rock 新衝擊, Michel Gondry 的 Lego 動畫 mv 也是功不可沒。

Zero 7 《 Simple Things 》
被形容為「英國 Air 」的二人 downtempo / chill-out 組合,一鳴驚人的首張專輯帶來美侖美奐、雋永清逸、柔揚雅緻的動聽聲音,sample-based 製作間配以 Rhodes 電鋼琴及鏗鏘木結他伴奏,以及騷靈女聲主唱——為他們獻唱的包括近年甚受香港人歡迎的Sia (13年後她發表了一曲《 Chandelier 》)。

想回顧更多2001年音樂,來聽我這個《 In the Year 2001 》歌單吧。

我的 2020 年香港獨立音樂 10+10

我的 2020 年 20 大專輯 (外國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